<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回 乔装出府
        “你要解决什么?”高隽不解,于是伸长脖子顺着徐芸华刚才看去的方向瞄了几眼。

         这要怎么解释呢,一两句话好像也说不清楚,徐芸华顿了顿,只用最简单的句子概括道,“外面那个叫采萍,她不是我的人,回头咱们走了,她一准要去我二婶面前告状的。”

         但凡是宅院,不管大小,‘斗争’二字是避免不了的,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变换着花样对付威胁自己利益的另一方,高隽长在高府,而高府也不是个多么太平的地方,从小耳濡目染,她多少也知道一些其中的‘奥妙’,所以,徐芸华这么说,她立刻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你要怎么解决?”高隽又问。

         徐芸华挠了挠头,有些犹豫,显然高隽的到来和提议都很突然,她着实还没想好要怎么解决眼前这块绊脚的小石头。

         “这...”

         看徐芸华吞吞吐吐的样子,高隽开口便教训她道,“这什么这,你连支开身边人的办法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混内院,等你嫁做人妇,说不定要被婆家人欺负死的。”

         瞧着高隽对着自己连续翻来的白眼,徐芸华知道这丫头肯定有对策,于是两只小手攥成拳头垫在下巴下面,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做了个相当可怜又无辜的表情。

         “好嘛,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快点儿告诉我呗。”

         高隽连想也不想,站起身来走到徐芸华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话毕,徐芸华露出‘原来就这么简单’的恍然大悟的表情,狂点头,“受教了。”

         被人肯定,高隽很受用,越发的得意,“你呀,以后就跟着我吧,我知道的还多着呢,以后我再慢慢教你。”

         徐芸华:“......”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四姑娘,你这样真的好吗!

         高隽又跟铃兰交代了几句,最后跟徐芸华点了点头,示意她都安排好了,至此,徐芸华才转身看向青儿,“青儿,你去把采萍叫进来。”

         青儿麻利地出去,不一会儿折返回来,身后果然跟了采萍。

         “姑娘,采萍来了。”

         青儿说完,便退到了徐芸华的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儿晚上犯了错的原因,还是顾忌着此刻高家四姑娘在场,采萍是格外的老实恭敬,从进屋起,行了礼后就一直深深地低着脑袋。

         徐芸华清了清嗓子,对着采萍吩咐,“我看四姑娘的鞋样子不错,你这就跟铃兰去四姑娘住的宝华居,描几个好看的拿回来。”

         采萍垂目,轻声回了一句,“是,姑娘。”

         铃兰冲着高隽和徐芸华屈膝,然后领着采萍出去了。

         到这,徐芸华似还有点儿不放心,特意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往外看去,直到铃兰和采萍的身影消失在客院院门处,这才又追问道,“你确定这个主意可行?”

         高隽重重地点了点头,“行,怎么不行,我已经吩咐铃兰了,先晾她半个时辰,然后嘛,抱出一大摞花样子来,让她挨个的描,估计这么一圈下来,没有两三个时辰,她根本弄不完,咱们就有充分的时间去办咱们自己的事啦。”

         “行,你办事,我放心。”

         徐芸华抿嘴一笑,突然又想起刚才说的要打扮打扮的事,于是又问,“你不是说要我跟你去宝华居的吗,现在采萍去那边了,咱们再过去会不会被撞见。”

         高隽摆手,“这个我也交代好了,铃兰负责看着采萍,待会儿竹青会把衣裳抱来的,咱们稍等片刻,等她来了,就在你这里梳妆打扮。”

         “嗯。”

         就这么一件小事,就把徐芸华和高隽的距离莫名拉近了,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了一会儿,徐芸华甚至觉得之前的鼻塞和头晕,也因此好了许多。

         竹青的脚程也不慢,没大会儿就拎着一个包袱来到客院,打开这包袱一看,竟全是末等小丫鬟穿的罗衣,上下身一水的碧色,外面罩了一件深蓝色的比甲。

         “高府的小丫鬟多了去了,这衣裳不扎眼,待会儿咱们几个都穿上这个,然后悄悄地去西边,我知道那里有个秘密出口,很方便的。”

         有了高隽的号令,徐芸华和青儿,并着竹青立刻开始行动,换衣,梳头,很快便收拾妥当了。

         今儿是高府的桃花宴,赵氏临走的时候带了好几个丫鬟跟在身边,剩下的那些要留守的丫鬟婆子们,也都没安分,趁着无事,偷偷跑去长见识了,所以,客院里一时除了东厢这边有人,便再无其他人了。

         眼见着小院里空空荡荡的,正适合跑路,四个人俱低头垂目,快步往外走去,顺着高府西边的回廊,一直往北去。

         因为怕被人发现,高隽在前面领头走得很快,竹青的体格很好,跟在后面并不吃力,青儿平时干活干得多,也能勉强跟上,而轮到徐芸华就不行了,而且她现在还在病中,鼻子不通,只能用嘴巴呼吸,就更觉得气喘吁吁了。

         “哎...哎...高隽,你...你慢...慢点儿,我跟...跟不上。”高隽回过头来,再次露出标准的嫌弃的目光,“我就说不爱跟你们这些常年养在深闺里的姑娘玩吧,哼,就是麻烦,连走个路都不利索。”

         徐芸华:“......”

         这是走路吗!这是走路吗!这特么...是走路吗!徐芸华在心中咆哮。

         她就一个感觉,就这速度坚持下去,高隽不需要翅膀,马上就能起飞了!

         高隽见徐芸华的脸色确实苍白,想起她还生着病,于是终于说了句软话,“你再坚持坚持,前面就到了。”

         又‘低空飞行’了一会儿,高隽说的秘密出口这才到了。

         那是高府西北角的一处不能说废弃,却十分荒凉的小院,因为常年无人打理,所以院子里遍地长得都是野草。

         “你们家还有这种地方呐?”

         高隽兀自在前面走,云淡风轻地解释道,“这里以前是二房的一个姨娘住的地方,后来那个姨娘难产死了,大家嫌不吉利,谁也不愿意来这儿,慢慢地就荒了下来。”

         “死...死过人的地方!”

         徐芸华嫌恶地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快走两步,跟紧了一些。

         “怕什么,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而且祖母也找人做过法事,不会有问题的。”

         话音刚落,高隽便弓下腰,麻利地扒拉开面前墙根那儿的一片杂草,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洞便露了出来。

         “看,就是这儿。”高隽兴奋地像徐芸华展示。

         徐芸华:“......”

         这神马秘密出口,你干嘛不直接说是...狗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