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回 先来一碗馄饨
        “这么窄怎么穿过去?”

         徐芸华蹲在地上,歪着头朝狗洞里看。

         高隽同蹲,抬起两只手比划着说道,“看着是窄,可是爬过去一点儿也不费劲儿,一会儿我在前面带路,你和青儿丫头跟在我后面,让竹青垫后就行了。”

         徐芸华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这样的安排。

         再看时,只见高隽身体往前一扑,轻轻跪倒在地上,两只胳膊撑着地,脑袋向下低,整个人麻利儿地向着狗洞里爬去。

         一看这幅架势就知道平日里没少从这里溜出去!

         墙内的三个人眼见着打头的高隽整个人都消失在狗洞里,片刻后,又传来她报平安的声音,“我这边没事,你们快过来吧。”

         徐芸华听罢,一咬牙,也四肢朝下趴在了地上,有样学样,只不过速度要比高隽慢上许多。

         待徐芸华脑袋钻进洞里,像高隽说的,这狗洞确实是外面看着窄,实际内里宽,能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或者是纤瘦的少女经此轻松通过,徐芸华只扑腾了几下,再抬头时,便已经‘别有洞天’了。

         这里是高府外围一个不起眼的胡同,偶尔有送菜的贩子会推着车子从这里经过去后门,除此之外,便鲜少有人从这里通过了。

         高隽站在墙外,伸手拽起徐芸华,不一会儿,青儿和竹青也依次钻了出来。

         高隽左右两边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岔子,这才放心地对徐芸华说道,“出来了就没问题了,走,咱们先绕到街上去,吃一碗鲜乐堂的小馄饨,再去找你外祖一家。”

         徐芸华:“......”

         四姑娘,你确定这次你是来帮我的吗,还是打着帮我的旗号,偷偷溜出来吃东西的!

         徐芸华明白,高隽偷溜出来的次数多,有经验,而且对定州城也熟悉,在做决定上,自然更应该听她的,可是,现在不是出来春游的,毕竟自己的事更着急,于是用试探性地语气跟她商量。

         “咱们出来一趟不容易,不如先去找我外祖一家,若是时间还有富裕,咱们再去吃馄饨怎么样?”

         高隽微微一顿,自言自语道,“可是这个时辰,钟婆婆包的蟹肉馄饨应该才刚下锅,如果紧着两步赶过去,应该能吃到最新鲜最热乎的呢...”

         不过高隽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她知道徐芸华正着急着呢,于是话锋一转,准备先可着今日的正事来,“不过你的事比较重要...”

         可是没想到这边话只讲出了一半,就被徐芸华一脸饭痴像给打断了。

         “蟹肉的啊...那行,先来一碗再去寻人吧。”

         高隽:“......”

         大姑娘,你确定你是来寻你外祖一家的吗,还是你早就猜到我想吃蟹肉馄饨了,所以来蹭吃的呀!

         四个人从狭小的胡同走出去,混入熙攘的人流,按照高隽的指示,七拐八拐,拐进了定州城最热闹的市场。

         在这里几乎卖什么的都有,大大小小的店铺林林总总,还有一个挨一个排在街道两侧的小摊,小贩们吆喝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在街道中间的一个大台子上,还有一伙卖艺的艺人,他们正在展示胸口碎大石的节目,徐芸华驻足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被高隽拽着离开。

         “怎么,你连这种把戏都没见过?”

         徐芸华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高四姑娘指定又朝着自己投来‘鄙视’的眼神了,算了,反正自己都习惯了。

         又往前走了几步,眼看着有一处店面前站着的人特别多,徐芸华好奇地多看了几眼,没想到高隽却指着那里兴奋地说道,“前面那处有好多人排队的地方就是我说的鲜乐堂了,那里是整个定州城最好吃的一家馄饨馆,听说还有从京城赶来鲜乐堂的人,就只为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呢。”

         听高隽这么说,徐芸华简直不能再好奇这家鲜乐堂的馄饨到底有多好吃了,但是看着门前排成长龙的队伍,她又觉得打怵,就这阵势,得排到什么时候啊,说不定太阳下山之前,还没吃上馄饨呢,何况这趟出门还有正事在身,不能耽搁太久。

         许是看出徐芸华心中顾及,高隽得意地昂着小脑袋安抚她道,“别担心啦,本姑娘出马,还能让你也排队不成,走,这回让你享受一下特殊待遇,跟我单独开小灶去。”

         开小灶!

         徐芸华忙不迭地点头,原来,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有‘有熟人,好办事’这一说了,只不过是用在吃馄饨上。

         高隽大摇大摆地走到鲜乐堂的门口,一个肩膀上搭了条白毛巾的伙计几乎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聪明地一声没吭,只陪着满脸的笑意,无言地把高隽以及徐芸华她们请到了内堂里的一处单间。

         “姑娘稍等,小的这就去请婆婆来。”

         原来,这伙计并不知道高隽的真实身份,只是鲜乐堂的老板娘钟婆婆曾经交代过,她是贵客,不论什么时候到,都要好好招待。

         不大会儿,单间的门帘掀起,一个看起来头发几乎花白的老婆婆从外面走了进来,这就是钟婆婆,她一见高隽的面,便屈膝行了个礼。

         “高姑娘来了,恕老身有失远迎。”

         说着钟婆婆扫了一眼与高隽一起围桌而坐的徐芸华,虽不知道徐芸华是谁,但能跟高姑娘一起的姑娘,一定不是普通人,于是钟婆婆对着徐芸华行了个同样的礼,“老身也跟这位姑娘请安了。”

         “怎么这次凌公子没跟高姑娘一起来吗?”

         钟婆婆此话一说出口,高隽的脸色莫名有点儿奇怪,说不出来是哪儿奇怪,但总之透着股不自在。

         高隽撇了撇嘴,“怎么,没有他来,婆婆就不打算招待了吗?”

         钟婆婆笑着摆手,“姑娘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凌公子曾交代过老身,高姑娘跟他是一样的,若是有半分慢待,凌公子都是要恼人的。”

         钟婆婆这话未免信息量太大,连徐芸华都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出来的样子,微微侧目瞄了高隽几眼。

         高隽也有点儿听不下去了,她咽了了口唾沫,连忙冲钟婆婆使眼色,“行了行了,外面人多,婆婆不用在这里招呼我们了,快端两个大碗的蟹肉馄饨来就行了。”

         钟婆婆笑着再施一礼,这才转身出去。

         高隽不自在地喝了一口茶水,再一转头,正好碰上徐芸华探究的眼神。

         高四姑娘,原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