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回 一拍即合
    ***新坑求收藏,求推荐***

     徐芸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是再普通不过的居家常服,见长辈或者大人物肯定不行,不过如果是高隽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她大大咧咧的,也不会在乎这些。

     “进来吧。”徐芸华对着门帘,轻声说道。话音刚落,青儿伸手打帘,然后高隽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铃兰。

     “你倒是稀客,来,坐吧。”徐芸华跟高隽并未客套,让了座后,便转头对着青儿吩咐,“去泡茶。”

     青儿应声出去。

     徐芸华坐在高隽的对面,任由她上下打量了一圈。

     “看什么?”高隽也不避讳,直爽地回答,“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病了,刚才在花厅碰见你堂妹,还以为是她故意不让你去参加桃花宴的呢。”

     徐芸华提着嘴角笑嘻嘻的,“如果是她故意不让我去的呢,你是准备来解救我,然后带我一起去吗?”

     高隽抿了抿嘴,摇头道,“当然不是,来之前我就想好了,若是你没病,我就跟你再讨几样好吃的,你不是要做那个珍珠嘛,我也想尝尝。”

     徐芸华:“......”

     有时,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突然徐芸华觉得嗓子眼儿有点儿痒,忍不住捂住胸口,闷咳了两声。

     见状,高隽撇了一下嘴,“好啦,我也不傻,确实看出你生病了,所以不会劳烦你的,你不用故意强调给我看了。”

     徐芸华:“......”

     这,是不是就叫做百口莫辩?

     徐芸华一时快憋出内伤了。

     四姑娘,你确定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怕我病得太轻,来补刀的呢!

     短暂的沉默,被青儿呈上来的茶盏打破。

     高隽端起茶盏,轻吹浮叶,然后小抿了一口,只是就这一口,便下意识蹙起了眉。

     “你这是什么茶叶呀,未免太难喝了吧,怎么你光会品肉,不会品茶的吗?”

     看着高隽大写加粗嫌弃的眼神,徐芸华又中箭了。

     是啦,你来自定州城里数一数二的皇商高家,徐家自然比不了,况且一般等徐家采购了东西,一层一层分配到自己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最末等的了。

     不是我不会品茶,前提是也得有好茶给我品才行呀!

     “这是我这儿唯一的茶叶,还是从宝陶县带来的,你若喝不惯,我也没辙了。”

     高隽的性格直接,翻译的通俗一点儿,也有毒舌的意思,她平日里就是这样,高兴与不高兴都摆在脸上。

     许是碰到一个能跟自己性格相投的人不容易,高隽还是挺在意徐芸华的感受的,所以听她这么说,还以为人家是有点儿生气了,于是扭捏地解释道,“我...我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而是你...你这茶叶确实不好喝,不如这样,回头我让我的丫鬟送点儿好的过来,给你尝尝。”

     徐芸华本也不是喜欢计较的人,况且她也能听出高隽是好意,于是咧嘴笑了。

     “不用,我喝这个喝惯了,若是你给我些好茶叶,回头把我的嘴养刁了可怎么好,过几日待我离开了,难不成你也月月托人给我送茶叶?”

     徐芸华这话的重点意在‘婉拒’,而高隽却听出了另一层意思,莫不是连徐大姑娘自己都知道自己‘没戏’的事了?

     “过几日你们就要离开?”

     徐芸华点头,“来之前,我二叔就说了,家中买卖虽不大,但也离不了人,我们顶多住到桃花宴过后,你瞧,今儿就是桃花宴了,估计用不了几日就要辞行回去了。”

     高隽追问,“那你是要回宝陶县喽?”

     问到这个,徐芸华沉默了。

     回宝陶县?自己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想回去,可是不回去又能怎么办,二叔到现在也没跟自己交底,到底寻没寻到外祖一家的踪迹。

     若是自食其力去寻找,偏偏自己是未出阁的姑娘,不能擅自出府。

     眼见着离着回宝陶县的日子越来越近,她心里怎么能不着急呢!

     “怎么还不吱声了,是不是你有什么难处,若是信得过我,尽管告诉我,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高隽热血的一面凸显,徐芸华抬头看着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信任,竟对她无所保留的说出了,希望留在定州外祖家的想法。

     “...可是现在,我除了隐约记得他们之前住的地方,再无其余信息,若是一直联系不上他们,又何谈留下呢。”

     高隽闻言,几乎没有片刻犹豫,一拍桌子说道,“这还不简单,定州城我熟着呢,我带你去寻如何?”

     徐芸华一怔,“你带我去?”

     “没错,我带你去!”说完,高隽再拍了一下桌子,“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儿吧,反正桃园那边正热闹得紧,咱们消失上两三个时辰,也没人会注意到。”

     徐芸华眼睛瞪得大大的,她不是不心动,而是觉得高隽的提议有点儿不靠谱。

     “现在走,是不是太仓促了,而且,高府既是高门大户,必定守卫森严,咱们随随便便就能出得去吗,你确定不用去回了谁,得到谁的同意?”

     高隽带着迷之微笑,从容不迫地回答,“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从小在高府长大,是姐妹中最特立独行,最不安分的一个,你以为就凭着四面院墙就能拦得住我吗,笑话!”

     听了这话,徐芸华心想,哟,四姑娘,你倒是很了解自己嘛!

     “你别婆婆妈妈,到底去不去,痛快点儿,一句话!”高隽又催。

     跟着高四姑娘出门,应该不会出岔子,徐芸华最后一锤定音,“去!”

     “这还差不多,走,你先随我回宝华居,在那儿,咱们得打扮打扮。”

     高隽咧嘴大笑,抬腿就要走,却被徐芸华伸手拦住了。

     “又怎么了?”

     徐芸华伸长脖子,看了看院外,那不是还有个潜伏的特务在嘛,若是自己真的大摇大摆地走了,估计分分钟采萍就会跑去二婶那儿告状了。

     “那什么,等我解决最后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