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四回 能笑一年的笑话
        我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人看着如此憔悴?

         听了徐芸华的问候,赵氏此时此刻,气得肝儿直颤。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芸姐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中午的饭菜里下了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肯定没下,不过,菠菜和鳝鱼不能一起吃的事,徐芸华可没打算招了。

         “二婶,您这是说什么呢,中午的饭菜虽然是侄女做的不假,可厨房里那么多婆子厨娘都看着呢,侄女如何往饭菜里动手脚,这样岂不是都被人看了去了。”

         “你...”

         徐芸华不给赵氏说话的机会,抢着一直说,“再者说了,这做午饭的事侄女事前一丁点也不知道,您吩咐了,侄女直接就去了,哪里来得及准备其他。”

         “你...”

         就不让你说话。

         “二婶,您得想想,今日一整日您也不是只吃了侄女做的吃食,或许是别的茶水点心有不干净的东西掺杂在了里面也未可知啊。”

         “你...”

         就不让你说话,气死你。

         “二婶,您是不是听了哪个小人的谗言,才来质问侄女呢,您怎么可以如此冤枉侄女呢,侄女实在是委屈啊,二婶...”

         徐芸华正说着,徐志远突然出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也是听说了赵氏身体不适的事,所以过来看看。

         徐芸华见二叔露面,立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低声抽泣起来。

         “二婶,您一定要明察呀,千万不可错下判断啊,侄女真的是冤枉的呀!”

         哭声有渐大之势,赵氏怔住,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好了。

         徐志远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幕,不由得问起原因。

         不等赵氏开口,徐芸华抢在前面把事情叙述了一遍,说完又哭起来。

         “老爷,这...”赵氏急着解释。

         徐志远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原本还有些担心赵氏的身体状况,可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后,倒觉得赵氏肯定身体无恙,否则也不会有精力在这儿兴师问罪了。

         “芸儿,你莫跪着了,快起来吧。”

         有二叔开口,徐芸华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一侧,依旧是一张委屈的小脸,人见人怜。

         徐志远皱着眉头看向赵氏,“你说你一个长辈,大半夜的弄这一出是做什么,难道芸儿是犯人吗,有什么话不能等明日一早再说。”

         赵氏肚子一抽,又有了去净房的冲动,可当着徐志远的面,她急于解释清楚,于是强忍着那股意思,脸上脖子上布满了细密的小汗珠。

         “老爷,妾...妾身不是把芸姐儿当犯人,只是问问而已,妾身还不是怕她年纪小,兴许做饭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放错了什么材料也未可知啊。”

         “你也知道她年纪小。”徐志远绷着一张脸,表情难看极了,“她才刚订了亲,好端端的你让她下什么厨房,难道咱们家里没有厨娘吗,若是今日换成珮儿,你会让她这么做吗,赵氏,即便你心里不喜欢芸儿,至少面子上应该过得去,今日之事,我看压根儿不是你吃坏了东西,而是公道自在人心,是老天爷在惩罚心术不正之人呢!”

         二叔的话说得够狠,估摸这里面也有对前些日子采英那事积压的不良情绪,这次一并释放出来。

         徐芸华一面觉得心里痛快,一面又有点儿替二婶肝儿疼。

         让你没事老想找我茬,这下好了,这苦果只有你自己担着了。

         赵氏听了徐志远的话,脸色儿都白了,嘴唇也没了血色,她想往前一步,去近前解释,可身体一摇,有些站不稳。

         亏了陈嬷嬷眼睛尖,迅速扑上去扶住了她。

         结果。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噗...”

         一个先抑后扬,拖着尾音儿的屁,就这么被赵氏释放了出来。

         瞬间,整个正厅都安静了。

         不不不,是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赵氏的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白,像被谁点了定穴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陈嬷嬷显然也没料到会有这一出,扶着她,也一动不动。

         徐芸华先是一愣,然后笑意如山洪般迸发出来,可这种情况下,说什么也不能笑出声啊,她只好尽力憋着,几乎要憋出内伤。

         然后就是徐志远了,他的整张脸都黑了,想说点儿什么,可嘴唇动了两下什么都说不出来。

         “噗...”

         又一声。

         徐芸华看得出来,二婶真的快哭了。

         屋里夫君有,小辈儿有,丫鬟有,下人有,真的是丢脸丢到老家了。

         刚才徐芸华还只需要自制力就能控制住笑意,这下,只有自制力是不够了,她憋笑憋得浑身颤抖,无奈之下,只好低下头去,用手捂着嘴,尽量不笑出声。

         徐志远也到了忍耐力的极点,说了一句,“真是丢人。”

         说完,拂袖离去。

         徐芸华见状,心想自个儿就别在这里给二婶千疮百孔的心上再添堵了,于是主动告退,“二婶,您...您身子不适,就先休息着,那个...那个侄女明日再来看您。”

         徐芸华匆匆退下,回到跨院,终于可以放开了大笑一场。

         今儿一整年,恐怕不管再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但凡想一想今天发生的一幕,自己都能立刻笑出声了。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一笑能笑一年的笑话了。

         第二日,不等徐芸华当面与赵氏问安,就传来了她病倒的消息。

         赵氏一向身体强健,这么多年来鲜少有个头疼脑热,这次生病估计也不全是因为腹泻造成的,昨儿那两个屁,立了大功,她定是觉得脸上挂不住,干脆就托病不再见人。

         不需请安才好,徐芸华乐得自在,扭头就走,可才刚走出主院,迎面就对上了徐珮华。

         许久不见,徐珮华的精神倒是好了许多,可见最近修养得不错。

         “站住。”

         一见面,就吆五喝六,徐芸华皱了眉头,冷冷地问,“有事吗?”

         徐珮华气得指着徐芸华的鼻子大骂道,“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我娘才病倒了,今儿我就是拼了命,也要要你好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