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回 皇帝不急太监急
        ***数据有些惨,各位亲,求收藏和推荐***

         听凌筱这么一说,徐芸华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怔,她手上使得筷子正夹着的一块红烧排骨也‘嘭’地一声掉在了桌上,排骨滚了两下,差点儿掉在徐芸华的衣裙上,她慌忙躲闪,显得有几分狼狈。

         好吧,那啥...一听到‘娶’字,她就果断魔怔了!

         “哎,好端端地这是怎么了,我...我说错什么了?”

         凌筱一脸茫然,看了看徐芸华,又看了看高隽。

         高隽现在满心满眼的都巴望着徐芸华能嫁给自个儿的大哥呢,不过,她也看得出来,对于这事,徐芸华压根儿没下定决心,所以,即便是当着凌筱,她也选择了闭口不谈。

         “别看我,我哪儿知道。”

         高隽都这么说了,凌筱却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她转了转眼珠,起身搬着自己的板凳,坐到了徐芸华的身边,很近的那种。

         徐芸华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打了一脸的问号。

         却不知凌筱十分突然地说道,“要是你没有心上人,不如嫁给我大哥吧,别看他比高晟大哥还要大上两岁,不过至今未娶呢。”

         徐芸华:“......”

         这真不是从天而降的喜悦,而是闷雷,一个能把徐芸华雷得外焦里嫩的闷雷,她不禁想问,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时代,难道都时兴未出阁的妹妹,替自己的大哥相亲吗?那,她们的大哥真的有这么难娶吗?

         徐芸华正无话可说的时候,高隽愣头青般的举了手表示强烈反对。

         “哎,我说静淑县主,不带你这么玩的,你是妹子,也不是母亲,又不是长姐,这样是不是操心太过了?”

         徐芸华眼了口唾沫,瞄了一眼高隽,你说这话的时候,倒是一点儿都不脸红,想当初你不是也干过类似的事!

         “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母亲常年病中,自顾尚且不暇,何况操心大哥的亲事,而且我也没有姐姐呀,身为哥哥唯一的妹妹,我不为他操心,谁为他操心!”凌筱理直气壮地拍了拍胸脯。

         高隽这边也不肯示弱,“我就是因为了解你家的情况,这才要反对的,想当初你大嫂刚定了亲没多久就病逝了,凌大哥可是亲口说了,要为未过门的妻子守满三年,现如今不过刚两年,怎么,就要反悔吗?”

         “我大哥是正人君子,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过的话当然不会反悔,说了守满三年,就一定会守满三年的,不过,芸华尚未及笈,现在订下,等她及笈,正好是一年后,那时我大哥也可以另觅良人,岂不是天作之合!”

         凌筱和高隽突如其来地杠了起来,在徐芸华到底要不要嫁凌肃这件事上,争得面红耳赤,而徐芸华呢...

         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这事难道身为主角的自己,都没有发言权吗,要两个黄毛丫头替自己筹谋铺路,简直就应了那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

         “哎我说二位...”

         徐芸华试图叫停现在的局面,可刚一开口,就被高隽一句话噎了回去。

         “你别说话,我今儿得跟她掰扯掰扯!”

         凌筱附和,“对,我俩先掰扯明白,你再说。”

         徐芸华:“......”

         我...我就这么多余吗!

         “你就是觉得芸华做菜好吃,这才想她嫁给凌大哥的!”

         “是又怎么样,你有什么不想她嫁的理由吗?”

         徐芸华:“......”

         吃吃吃,都是吃惹的祸,徐芸华马上就想剁掉自己的手了!

         徐芸华弱弱地说道,“那什么,我想去趟净房...”

         “去!”

         “去!”

         高隽和凌筱几乎是同时回答。

         两个人的声音叠加到一起,振聋发聩,徐芸华收了收下巴,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我去去就来,你俩...你俩随意。”

         说完,徐芸华带着青儿,悄悄地走出饭厅,其实即便是她大张旗鼓也没什么所谓,反正饭厅里的那二位,还在争辩得热火朝天呢!

         说是去净房,其实徐芸华不过是出来寻清静的,刚才在厅里,听了主题为‘自己嫁不嫁凌肃’的辩论赛,她那叫一个尴尬,论身份,论地位,无论论什么,她徐芸华也甭想高攀凌肃嘛。

         高晟对自己来说尚且是高攀,更别提凌大公子了!

         人家是军侯长子,御封奉恩将军,将来还要继承侯爵,她一个落难小孤儿,估摸就算是凌肃要娶妾,围着整个定州地界划拉三天,也不一定能划拉到自己头上呀!

         可厅里那俩姑奶奶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饭做得好,不代表就能嫁得好!

         而且,你们问没问过人家凌大公子的意见,胡乱拉郎配,简直笑话!

         站在娴月阁院门旁的廊下,正腹诽连连的徐芸华,一面翻着白眼,一面郁闷得直挠头,就在这时,身旁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男子的交谈声,她听后吓了一跳,正在想千万别是凌肃和高晟来了吧。

         可惜...理想与现实总有那么一截的差距,徐芸华刚念叨完,就有几个人从娴月阁的大门口走了进来。

         白衣的高晟!黑衣的凌肃!一个不少!

         后面还有个跟班凌辉!

         徐芸华两眼发直,脱口而出,“我去...”

         我去,这什么情况,不是说了你们要在劲松堂把酒闲话的嘛,没事来这儿干什么!

         现如今,饭厅里俩姑奶奶还没吵出结果呢,要是一不小心被哪个耳尖的少爷公子听去了,难堪的不是她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而是自己呀!

         最坏的结果是,所有人都误会自己是野心勃勃,想要攀高枝的心机婊。

         徐芸华心念不行,我得赶紧进去让凌筱和高隽住口。

         念及此,徐芸华也顾不上什么礼不礼的了,转了身,撒腿就往回跑,那叫一个快。

         这下,轮到别人傻眼了,高晟和凌肃:“......”

         凌辉竟还一脸茫然地自问道,“咱们是妖怪吗,她这是逃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