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回 景颐伯府贺寿(上架首日求订阅)
        ***上架第一日第二更,求首订,求支持***

         今日是景颐伯夫人六十岁的寿辰,景颐伯府门口张灯结彩,扎的全是红色的灯笼,衬得气氛格外隆重和喜庆。

         景颐伯世子和世子夫人,带着大公子刘允言早早地就站在门口迎接宾客了。

         高老太爷素来不喜参加这样的场合,所以这次也如往常般是由高老太太带着一众儿孙女眷们前来拜贺。

         高老太太下了车,见到世子和世子夫人,赶忙屈身行礼。

         “老身见过世子、世子夫人。”

         “老太太,您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吧。”

         为表亲厚,世子夫人亲自上前,将高老太太搀起来。

         “今日母亲大寿,您能前来祝贺,她老人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多谢世子夫人。”说着,高老太太顺着世子夫人的搀扶,站起身来。

         高老太太有特殊待遇,是念在她与景颐伯夫人手帕交的情分上,但她身后跟着的一众儿孙女眷亲随却还是要将礼数做足才行,于是后面由大老爷和大太太打头,众人一一行了礼。

         趁着长辈们寒暄的功夫,高隽悄悄跟徐芸华咬起了耳朵。

         “上面那位景颐伯世子夫人也姓方,跟那日随着威远候夫人去别院的大奶奶方氏是一家子,嫡亲姑侄。”

         听高隽这么说,徐芸华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前方站着的世子夫人方氏,果然跟大奶奶方氏在长相上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就比如脸盘,两个人都是宽脸盘大额头。

         “表哥娶表妹,这不就是亲上加亲嘛。”

         两个人正小声议论着,却不知道前面世子夫人正跟老太太说,想要见一见徐芸华。

         “那日|我小姑带着然娘去府上别院做客的时候,幸得徐姑娘一张良方,这几日然娘的胃口果然好了许多,人胖了,精神也不错,不知道那位徐姑娘今日来没来,若是来了,我想见见,也好当面道谢。”

         一听这个,高老太太连忙点头,“来了来了,那丫头跟她妹妹都在我们府上小住,又素来跟隽姐儿要好,所以今日也一并来了。”

         说着,老太太便示意身边的人去叫徐芸华到这里来。

         扎在人堆里的徐芸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王嬷嬷拉到了前排,她抬头一看面前全是大人物,于是赶紧福身行礼,“民女拜见世子,世子夫人,公子爷。”

         “徐姑娘快快请起。”世子夫人招了招手,将徐芸华叫到近前。“然娘的事多谢你了。”

         “世子夫人切莫客气,民女实在不敢当,其实那日也是凑巧了,不过总归大奶奶爱吃就好。”

         徐芸华一脸认真,非但没揽功,反倒是特别谦虚,世子夫人瞧了不禁对她多了许多好感。

         话说到这儿,大门外的青石路上,又停了好几辆马车,此时正是宾客上门的时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世子夫人想着待会儿还有的是时间说话,便吩咐了丫鬟引着高家的客人先进门。

         “老太太,里面戏台子已经搭好了,茶水点心一应俱全,你们先进去稍作休息吧。”

         高老太太颔首,“世子夫人请便。”

         主人家要继续迎客了,高老太太便带着高家人很有秩序地随着打头领路的小丫鬟往府里走。

         徐芸华带着好奇悄悄打量起这处定州城里唯一的敕封府邸,却意外地发现,府里的建筑装潢竟相当的低调,精致却不奢华,处处都彰显着岁月流逝,积淀出的考究感。

         走了没多久,众人被引到了一处名为‘语香榭’的地方。

         语香榭是一处三面环水的二层楼阁,戏台子搭在与阁楼相对的水上,此时已经有了敲锣打鼓的声音,两个花旦正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

         走到入口处,领路的丫鬟停下脚步,回头说道,“禀告各位主子,男客都在一楼,女眷们在二楼,请各位爷从这里进门,太太姑娘们就请跟婢子绕到西面上楼吧。”

         这样的场合男女自然要分席,于是高家的三位老爷,并着高鑫高辉两位少爷便先走了。

         打从高府二门上车时就没看到高晟,徐芸华以为他已经去京城了,便没做他想,只跟着其他人继续往前走。

         到了语香榭的二楼,远远地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嬉笑说话的声音,看来有人比高家的脚程还要快。

         “高府女眷到。”正厅门口站着的丫鬟冲屋里喊了一声,然后麻利儿地将水晶帘子拨到一边,恭敬地请大家进去。

         待众人进了屋,一瞧,原来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徐芸华悄悄扫了一圈,这么多人中,竟一个她认识的都没有,连有过一面之缘,颇为契合的凌筱也不在内。

         “凌筱定是去陪她的外祖母景颐伯夫人了,这会儿还未正式开戏,所以还没过来。”高隽似乎能看明白徐芸华所想,于是主动说道。

         没了认识的人,最好的一点就是不用寒暄打招呼了,反正她徐家本来就是籍籍无名的小家小户,也没人会愿意主动结实自己,徐芸华乐得轻松,只无声无息地藏在人群中,并不吭声。

         高家在定州城绝对算得上是最富庶的门第,再加上嫁入京城翰林学士秦大人家的姑奶奶所出嫡女,也就是高老太太的外孙女现也与炙手可热的睿王有了婚约,以往某些瞧不起商贾的仕宦之家,现在也欢欢喜喜地贴了上来,高老太太和大太太二太太一出现,就被其他的几位太太夫人围了上来。

         大人们说话,姑娘们也有自己的乐子。

         高家的姑娘以前常参加类似的聚会和宴席,所以各自有各自相熟交好的小姊妹,三三两两走过来说起体己话。

         连高隽都被知州府上的千金叫走了,最后只剩下徐芸华和徐珮华二人。

         “堂姐,咱们去那边坐坐吧。”

         在外人面前,徐珮华还是很愿意表演所谓的姊妹情深这种戏码的,徐芸华自然也没有意见,点了点头,便跟了过去。

         可是才刚走没两步,就听到斜前方一个并不大的女声说道,“哟,这可是景颐伯府,怎么什么不三不四阿猫阿狗的都能混进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