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回 高隽的小心机
        ***今日第二更***

         高老太太手边放了一封书信,虽然信的内容别人看不见,可是信封上却写着‘敬启’二字。

         徐芸华搭眼一瞧,便认出字迹是二叔徐志远的,所以她想隋表哥来借宿这件事,二叔自然是知道的。

         其实,高家富庶,院落众多,隋良与徐家的关系也算亲近,所以依仗这个关系,来高府借住一段时日也不是不行。

         “隋家少爷赶了几个时辰的车,现下肯定也累了,鑫儿,你亲自把隋少爷送到客院去吧。”

         高老太太如此吩咐,徐芸华等人也就跟着一并退下了。

         出了墨韵堂的门,别人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听高隽抢先说道,“今儿隋少爷初来,不如我们带你在府里稍微转转吧,略熟悉一下环境,以后出入也方便不是。”

         高隽表现出对隋良出乎意料的热情,让众人措手不及,大家纷纷超她投去探究的神色。

         “这...”隋良犹豫了一下,不过再想想,这样似乎能跟芸华表妹多相处一会儿,于是便点了点头,“多谢四姑娘好意。”

         “那就走吧,二哥,你也跟我们一起吧,待会儿还得你把隋少爷送回客院去呢。”

         高鑫素来了解四堂妹古灵精怪,虽不知道此刻她打的什么主意,不过还是欣然同意了。

         众人以墨韵堂为起点,绕着高家外面一圈的回廊慢慢走着,高隽和高鑫不时会说上几句当作介绍。

         走到半路,徐芸华趁着高鑫在跟隋良讨论一处对联出处的时候,悄悄地把高隽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喂,你什么情况,没事为什么要带着隋表哥到处乱晃,他是外客,就算住也是住在外院,根本用不着熟悉这边的环境。”

         高隽撇着嘴看着徐芸华,有些不满,“怎么,难不成你害怕我会害你表哥啊,还是...还是芸华姐你想对不起我大哥?”

         徐芸华:“.......”

         什么跟什么,动不动就胡说八道,朋友还能不能好好做了!

         高隽见徐芸华不吱声了,赶紧换上一副笑脸,“好啦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隋少爷不利的事的。”

         看着高隽最后那一计神秘的微笑,徐芸华怎么都觉得她的话不可信,不过转念一想,这逛园子好像是没什么风险系数,所以也就放下心来了。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没几步就到了花圃,听匠人说有刚培育出来的绿色牡丹,大家谁都没见过,于是便决定一起进去看看。

         高家的花圃极大,徐芸华和徐珮华在高家住了一段时日了,可是还从来没来过这里。

         一进门,迎面便是各色鲜花,由专业的匠人培育,个个开得都极好。

         你看看这个,我看看那个,不一会儿,五个人就分开了。

         高隽瞅准时机,主动走到了隋良的身边。

         “隋少爷,我家的牡丹开得如何啊?”

         隋良为人单纯,没什么城府,自然瞧不出高隽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高隽怎么问,他就怎么答。

         “绿色的牡丹,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真是上上极品,让我大开眼界呀!”

         高隽淡淡地笑了笑,“你是不知道啊,这绿色的牡丹,别说是在定州了,就是在京城也很少见的,听匠人说,这种牡丹价千金呢!”

         千金一株的牡丹。

         隋家虽然殷实,可是与高家比,差得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所以,隋良乍一听,难免小小的吃了一惊。

         “哎对了,隋少爷,你才刚来我家,不知道听没听说一件事。”

         “什么事?”

         上钩了。

         高隽见状,笑着将话引到正题,“就是芸华姐马上要嫁给我大哥的事啊,你是他表哥,又从宝陶县来,这事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高隽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正中隋良头顶,他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响,差点儿站不稳。

         “什...什么,你说芸华表妹要嫁给你大哥,你确定吗,不是珮华表妹吗?”

         高隽故意做出无辜的表情,“不可能啊,她们姊妹俩跟我朝夕相处,同住储玉阁,我怎么会弄错,要嫁到我家来当大少奶奶的,当然是姐姐芸华啊!”

         高隽的语气笃定,可隋良依然不信,甚至搬出了姨母赵氏。

         “肯定是你弄错了,来之前姨母跟我讲了,说珮华表妹与高家大少爷的亲事不日即将举行,所以,肯定是你弄错了。”

         高隽不以为然地笑笑,“隋少爷,你真是傻得可爱,你也不想想,我们高家是什么门第,你姨母赵氏当然是希望她的女儿能嫁过来了,所以才会那样说的,但其实呢,都是她一厢情愿,而我祖母和我母亲看中的是芸华姐姐,这事啊阖府上下都知道了,只等我大哥从京城回来,就要对外宣布了。”

         “这...这不...不可能啊,姨母她...她分明暗示我...”

         在来定州之前,赵氏曾把隋良单独叫到一边,说了许多话,话里话外都在暗示隋良,要他赶紧让家里派人来徐家提亲。

         可是隋良以为,他现在并无功名,还不是娶亲的好时候,所以也只是点头答应,却并未付诸实施。

         但现在听了高四姑娘一番话,隋良惊讶到极点,手也跟着微微颤抖,还好袖管宽大,并未让旁人发觉。

         高隽见状,趁热打铁,继续说道,“隋少爷,你也知道,不光我家在定州赫赫有名,我大哥的才学也是声名远播呢,虽现在赋闲,可入仕也是早晚的事,这么优秀的人,芸华姐姐自然早已心仪许久,这下好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是郎才女貌,你说是不是皆大欢喜呀?”

         隋良被打击得已然体无完肤,只能低着头低低地跟着附和,“是,是...”

         “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好啦,反正以后你也在定州读书啦,等他们成亲的时候,一定要过来喝杯喜酒哟。”

         高隽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她一脸喜悦,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留下隋良一个人站在那儿,他只觉得此地空气稀薄,让人憋闷得无法喘息,于是也没跟徐芸华和徐珮华打招呼,就直接叫上高鑫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