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回 跟着去
        ***今日第二更***

         “哎呀,今儿怎么这么热啊,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高隽一路嚷着走到东厢,徐芸华见状赶紧让盛夏过去为她打扇。

         “你怎么热成这样,别忘了,现在可还未到夏至,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岂不是真的要热死了。”

         “我最讨厌夏日了,日头那么毒,一天换三身衣裳还是觉得黏糊糊的。”高隽端起茶盏,只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怎么这么热,什么时候了,还用滚水冲茶。”

         “心静自然凉,这个道理都不懂吗。”徐芸华将手里的书扬了扬,“你别没事上蹿下跳的,看书可以静心。”

         刚翻了一页书,徐芸华突然想起之前高隽说要为自己找书的事,难免又问一遍。

         “哎对了,我记得大约半月前,你曾说要为我找几本有意思的书看,怎么这么久也没什么动静了,书你可找了?”

         高隽一愣,“找书?”

         若不是徐芸华提点,高隽早就把这事往到九霄云外了。

         徐芸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是啊,你答应我的。”

         “呃...对,对,是我答应你的。”

         高隽一边搓手,一边说,“你看最近这段时间这么多事,我...我一时就没想起来,要...要不这样,你再等几日,我一定给你找几本好看的书,好不好?”

         “不好!”徐芸华瞪了她一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高隽这妮子年纪轻轻,脑子却不怎么好使,徐芸华表示已经不能再相信她了。

         “今日天气不错,不如咱俩出去一趟?”徐芸华提议。

         “出去,去哪儿?”

         “当然是出府啦,昨儿我去引嫣阁,听你大姐说,东市有一家书铺,里面有许多好书,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能淘到前朝孤本呢,你带我去好不好?”

         高隽一听出门,再伸了脑袋看了看外面的天,立刻摆了摆手,“不去不去,就这天,我才不去呢。”

         见状,徐芸华站起身来,绕到高隽身边。

         她接过盛夏手中的扇子,一边亲自为高隽打扇,一边好言央求,“求你了,就去吧,就去吧,我好奇得紧,你就带我去吧。”

         “不去。”高隽还是拒绝,不过语气态度却没有刚才那么强硬。

         徐芸华见事有转机,顺势说道,“你不是怕热吗,要不这样,我答应你,以后每日给你做一个冰碗吃。”

         听到‘冰碗’二字,高隽来了精神,“就是上次你说的那种带珍珠,带芋泥,带红豆,还有水果的那种?”

         徐芸华点头,“是啊,就是那个,可好吃了。”

         高隽有几日没吃到徐芸华做的好吃的了,原本她想着天热,老让徐芸华下厨房不好,不过现下既然有好吃的主动送上门,她哪有不接着的道理。

         “好,成交,我带你去书铺,你给我做冰碗,说话算数!”

         徐芸华也不示弱,“女子一言,驷马难追!”

         高隽费了不少口舌,好歹让大太太同意了她们去书铺的请求。

         大太太强调了好几遍,出门可以,要多带几个下人奴仆护在左右,还有,要早去早回,不能耽搁太久,也不能再去别的地方。

         高隽欣然答应。

         二人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往外走,迎面却碰到了徐珮华。

         因着隋良的到来,徐珮华这几日格外注意东厢的动静,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要出来看看。

         现下见二人手持席帽,便知她俩要外出。

         “你们要去哪儿?”

         高隽撇了撇嘴,“去哪儿跟你也没关系。”

         高隽不肯罢休,又看向徐芸华,“堂姐,你们是要出门吗,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想去东市的书铺看看。”

         徐芸华之所以会如实回答,是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堂妹根本不爱读书,所以,她觉得,如果是去书铺什么的,堂妹一定避之不及。

         不过徐芸华这回是想错了,徐珮华现在最想紧紧握牢徐芸华的行踪,省得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发生什么意外。

         所以,徐珮华几乎是连想也没想就应和道,“去书铺啊,我也去,我也去,你们等等我,我去换身衣裳,马上就来。”

         徐芸华:“......”

         二门处停的那辆马车足够大,坐七八个人也不会觉得太挤,等车夫去搬脚凳的功夫,高隽对着徐芸华皱眉说道,“你干嘛非得跟她说咱们要去书铺,这下好了,跟浆糊似的,粘上了,甩也甩不掉,你高兴啦?”

         徐芸华现在也是懊恼得不要不要的,她睨了一眼徐珮华,低声说道,“我哪儿知道她这么不知趣,早知如此,就该理也不理,直接走掉好了。”

         事已至此,二人虽然不情不愿,可也只能接受这块橡皮糖的存在。

         脚凳放好,车夫禀告可以登车。

         高隽打头第一个登车,脚才刚搭到脚蹬上,就听身后徐珮华倏然一嗓子喊道,“咦,表哥,那不是表哥嘛。”

         众人听她这么说,也跟着回头去看。

         果然是隋良,正一个人从外面进来。

         在高家住了好几日,除了第一日见到徐芸华之外,隋良再也没见过她了,现下偶遇,隋良也觉得十分惊喜。

         于是赶忙走过来施礼。

         “芸华表妹,珮华表妹,四姑娘。”隋良拜了一拜,“你们这是要出门啊。”

         高隽见到隋良,腹诽一声阴魂不散,便理也不理,直接转进了马车里。

         徐芸华淡淡地笑了笑,倒是徐珮华最热情,赶着回答他,“是啊,表哥,我们要出去。”

         “既然要出门,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快去吧。”说着,隋良将路让开,站到了一边。

         不过,徐珮华却没有因此结束跟他的对话。

         “表哥,我们要去东市书铺,你去过没有?”

         隋良摇了摇头,“那里是定州城最大的书铺,书的种类多样,上有天文,下有地理,很值得一去,我虽听说过,可是并没有去过。”

         徐珮华眼前一亮,立时有了主意,“既然表哥没去过,那不如今日就跟我们一起去吧!”

         高隽,徐芸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