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回 很生气很生气
        徐芸华盯着高晟,目不转睛,一动不动,可是高晟却将脸别倒一边,并不看她。

         “我有我的消息途径,这个你就不必知晓了。”顿了顿,“再说了,知道得越多,对你越不好。”

         “你...”这算什么理由,徐芸华有点气,嘴撅得老高。

         就算两个人的关系是建立在协议之上的,可毕竟将来也是要共同生活,共同面对的,什么都不肯说,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不行,在气势上我不能输。

         徐芸华将目光移开,叉着腰呈望天状,故意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算了,你爱说不说,就算你现在想说,我还不想听了呢。”

         自个儿放了‘狠话’,再睨一眼高晟,似乎没受任何影响,徐芸华有点儿受打击。

         “喂,你还有别的事吗,没别的事我可走了,还有,以后别老让人找我,你不怕人说闲话,我还怕呢。”

         说完抬脚转身。

         我还就不信了,你不留我。

         徐芸华在心中默数,“1,2...”

         “留步。”

         果然,果然,果然他还是留我了!

         徐芸华背对着高晟,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脸上都要乐出两朵牡丹花来了。

         她就知道,关键时刻就得拉下脸来,耍耍小性子,这样对方就知道厉害轻重了。

         “还有事?”徐芸华依旧背对着高晟,故作冷淡。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徐芸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然后转过身去。

         冷冰冰地说道,“有话就说。”

         高晟的表情略微有些迟疑,不过随后还是开了口,“徐大姑娘,我自信可以做好目前计划的一切,关于定亲成亲的事,我自有安排,必不会失了你我的约定,所以,以后如果你有什么想法,还是不要擅作主张,自以为是的好。”

         擅作主张?自以为是?

         徐芸华有点儿懵,那个,自个儿什么时候擅作主张,自以为是了?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高晟看着徐芸华,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隽儿落水,你去救她,我确实要谢谢你,可是,你救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恐怕也无需我来作说明,只不过以后若是还有这样的事,我提醒你也不必舍命去露这个脸,这是折本的买卖,不是每次都能赚回来。”

         听到这儿,徐芸华的脸色已经不能再难看了,两只小手紧紧地攥成拳头。

         原来,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

         恐怕这最后一句话,才是你约我出来的主要目的吧。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徐大姑娘若是没事,可以回去了。”

         “你的话说完了,轮到我了。”

         徐芸华松开拳头,尽力压制住心中的怒气。

         “高大少爷,我听过一句话,君子上达,小人下达,越是小人,想法越现实,越功力,别人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是带着目的,刻意为之的,高大少爷乃人中豪杰,肯定知道这个道理吧。”

         徐芸华声音轻柔,目光澄明,根本不像在骂人,而是在平静地叙述什么事。

         说完也不理高晟是个什么反应,转身便干脆地离开了。

         走的还是来时的路,只不过跟来时紧张的心情不同,这会儿徐芸华只顾着生气了。

         不对,不是生气,是很生气。

         她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气得快哭了。

         高晟算什么,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可以胡说八道吗!

         他怎么可以这么想别人,他又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

         他这样直接地说出那些不中听的话,难道就没想过听者是什么感受吗。

         这样伤害人,真的好吗!

         一路回了储玉阁,换了衣裳,徐芸华坐在床沿上,依旧在想刚才高晟说过的话。

         城府浅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心情都写在脸上。

         是了,现在的徐芸华脸上就写了大些加粗的几个字,我很烦,别理我。

         “姑娘这是怎么了,打午睡起来,就一直闷闷不乐的。”盛夏不知道徐芸华出去赴约的事,她是午后才过来伺候的,不过一眼便发现了异常。

         青儿猜,姑娘定是跟高家大少爷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不过却是没敢问的。

         面对盛夏,她只能搪塞,“许是午睡没睡好吧,有点儿起床气也是正常的。”

         盛夏深信不疑,不由得更加小心伺候了。

         “咱们家跟徐家定下婚约有些时日了,可是到现在也没说明白到底要娶哪个姑娘,眼瞧着她俩在这儿住了快小一个月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徐家就派人来接,总这么含糊不清也不是个事,所以我的意思是,在她俩被接走之前,把事情确定下来。”高老太太端了茶盏,“今儿叫你俩来,就是想问问你俩的意思。”

         坐在高老太太下手的是高家大老爷高庆元和大太太孟氏。

         事关高晟的事,自然要与长子长媳商量商量。

         “母亲,晟儿的事还是要父亲和您做主的。”高庆元说话做事总是温文尔雅,在这点上,高晟是继承了他的好基因。

         “按理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晟哥儿的亲事我也不该过问那么多,你们做父母的看好了就好,可谁让他是咱们高家的长子长孙呢,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总觉得我大孙子将来肯定会有大出息,会办成大事,所以,他的亲事我也不得不插上一杠子,略管一管了。”

         即便高晟失去了参加殿试的机会,目前也只是赋闲家中,可高老太太却莫名的笃定,自个儿的孙子绝不是凡人,将来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听婆婆这么一说,孟氏心中当然是美滋滋的,也跟着大老爷附和,“母亲,您是咱们家的当家人,为晟儿做主是理所应当的,媳妇跟夫君想的一样,您就莫要推辞了。”

         大媳妇这么说,高老太太很欣慰,于是也不再言其它,直接说出了自己所想。

         “我觉得,徐家大丫头不错。”

         P.s.今天酱有点墨迹了,更晚了嘿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