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回 认错人
        ***今日第二更***

         徐珮华听话地去了西面耳室,进去前还特意吩咐枣花道,“你别跟着我,也别站在耳室外面,远远地站到一边去,别让人看到,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说话,不过,一旦听到我的呼救声,你也跟着大声喊,把尽量多的人带到耳室里,听到没有。”

         枣花大约知道主子要干什么,她心里觉得冒险,可主子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也只好无条件地听从。

         “是,姑娘。”

         徐珮华觉得不放心,又补充交待,“等事出了,如果有人问你前因后果,你就说不知道,咬死了不知道,就说天太黑了,没看着。”

         “可...”

         枣花觉得很为难,自个儿是贴身丫鬟,主子出事了,说不知道,没看着,这任谁也不会相信呀。

         徐珮华交待完这些,推门进了耳室。

         耳室里面黑洞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高莹特意交待不要燃蜡烛,竟一丝光亮都看不到。

         她只记得高莹跟自己说的,这间西耳室是个放杂物的小仓库,于是摸索着走到里面一角,将自己藏了起来。

         另一边,浮曲阁的饭厅里,大家似乎还没从刚才的行酒令中抽离出来,气氛依然热闹。

         彼此之间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劝酒,好不高兴。

         即使徐珮华出去了,并没有回来,也没人注意到。

         高莹进屋,故意在高隽和徐芸华的桌前转了转,然后看到高晟被高柔叫到了她们那一桌,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瞅准时机,她走到高鑫的面前。

         “二哥,二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高鑫酒量不好,还爱逞能,听到这话立马摇头,咬着舌头说道,“谁...谁说我喝多了,你二哥我还能再喝三...三壶...”

         高鑫嘴里说三,手上却比划了一个五,高莹摇头笑了。

         “我当然知道我二哥还能再喝三壶,但是二哥,你现在好像有点儿要醉了似的,不如出去透透气,沉淀一下,待会儿回来,咱们还要继续行酒令呢,你可不能落了下风,给自个儿丢人啊。”

         高鑫喝了不少,正好想去净房解决一下,于是在高莹的帮助下,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

         高莹见状,有些不放心,于是贴心地喊了刚才的行令官,就是那个穿红色比甲的小丫鬟过来,“米子,你去给二少爷带路,好好照顾,听到了吗?”

         ‘好好照顾’四个字,高莹咬得特别重,米子看了一眼主子,似乎明白了话中的意思,应了一声后,就去给高鑫带路了。

         一出饭厅的门,米子从袖口里掏出一块绣着花的手帕,双手递上去,“二少爷,您出汗了,用帕子擦擦吧。”

         高鑫本就不是个严谨的人,平时吊儿郎当惯了,这下喝了酒,难免说话放纵,于是竟主动低了头,对米子道,“本少爷不会擦,你来给本少爷擦擦吧。”

         米子微红了脸,并不拒绝,伸手便为高鑫擦汗,帕子在高鑫的脸上抹了好几下。

         一股浓浓的香气窜进高鑫的鼻子。

         “好香啊,好香。”说着意欲去抓米子的手。

         米子轻快地躲开,收起帕子,“二少爷,您别闹了。”

         高鑫还算听话,嘿嘿一笑后,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

         待高鑫进了净房,米子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

         等他出来,米子在前,却将已经迷迷糊糊,走路踉踉跄跄的高鑫引去了反方向。

         此时的浮曲阁月黑风高,原本在院子里伺候的下人,早就被高莹打发到屋里去了,在谁都没有觉察的情况下,高鑫来到了徐珮华所在的西耳室。

         “大少爷,您请进去吧。”

         米子的声音不大,可足以让屋里的徐珮华听到。

         徐珮华听后浑身一紧,不自觉地哆嗦起来。

         高鑫此时只觉得莫名的浑身发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米子推进了西耳室,并且关上了门。

         “推我干什么。”高鑫嘟囔了一句,他回过头,又发现屋里漆黑,“怎...怎么不...不点灯啊。”

         徐珮华此时已经紧张到极点了,压根儿分不清声音是谁的,黑乎乎的她只看到门边上站了一个个子颀长的男子。

         高晟与高鑫的个头差不多,身形也类似,这下算是被彻底认错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徐珮华从角落里冲了出来,一句话也不说,迎面直接抱住了高鑫。

         长这么大,这还是徐珮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男人。

         而且是自己心心念念,喜欢已久的男人。

         她的身体比刚才颤抖得还厉害。

         若不是此时挂在对方身上,恐怕会腿软跌倒在地上了。

         高鑫刚才在外面就觉得热,现下被人抱住觉得更热了。

         是一种燥热,从身体下面的某处散发出来。

         他的鼻翼动了两下,发觉对方身上的味道甜甜的,好闻极了。

         于是忍不住使劲儿多吸了两口。

         身体里的不安分因子也开始作祟,像是条件反射似的,也不管对方是谁,就胡乱地亲了下去。

         徐珮华还来不及张嘴呼喊,就被高鑫满是酒气的嘴堵了上来,她当下就愣了,睁大了双眼不知所措。

         连身体也变得软绵绵的,使不上任何力气,只能任由对方探索。

         “小宝贝,小宝贝我来了。”

         高鑫年方十八,早已行过人事,他一边低声喊着,一边去松徐珮华的衣裳。

         几乎是瞬间,就解下了徐珮华的腰带,上身的衣裳也被扯到了半腰处。

         高鑫的手像一只滑溜溜地泥鳅,从徐珮华腰际处进入,大力地抚摸。

         徐珮华吃痛,可嘴却被高鑫堵着,只能发出“嗯嗯”的动静。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就是这儿,就是这儿,二少爷刚才拉过徐二姑娘就进这个屋里了,还说不让婢子多管闲事。”

         慌乱中,门被一脚踢开。

         两个衣衫不整的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由此,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P.s.感谢【恶心的登陆】打赏香囊,感谢【唯一De糖包果冻】打赏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