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回 行酒令
        有了高晟的那支叫玉玲珑的毛笔,其他人的贺礼好像都不重要了。

         高莹在接受别人贺礼的时候,手里一直攥着那个装玉玲珑的盒子,一步也不离开。

         看来确实很喜欢。

         高韵姗姗来迟,等她送出贺礼,饭菜也已经陆续摆上桌了。

         高莹起身,笑着招呼道,“大家快随我入席吧。”

         众人去到饭厅,才发现高莹竟让人撤去了圆桌,替换而来的是三张长几。

         高晟、高鑫和高辉三兄弟坐东面。

         高柔、高韵和高莹坐北面。

         剩下高隽、高悦,以及徐芸华徐珮华姊妹,坐在西面。

         同屋不同席,既恪守了规矩,也不至于疏远,这样的安排还是很妥帖的。

         众人坐好,门外便有丫鬟端着酒壶进来,往每张长几上放了一个。

         “大哥,你们这一桌放的是清酿,你跟二哥可要多喝几杯。”

         说完,高莹转头,“剩下两桌放的是果酿,说是酒,其实就是果子榨出的汁罢了,咱们就喝着玩吧,对了,辉哥儿,你年纪小,清酿和果酿都不要喝,我让人给你倒热牛乳。”

         话毕,立刻又有丫鬟过来,为每一个人斟满酒杯。

         而高辉的面前放的果然是一杯热气腾腾的牛乳。

         徐芸华眼馋那杯牛乳,再低头看了看自己酒杯里的果酿。

         闻起来像是葡萄和浆果的香气,不过酒糟的气味还是很明显的。

         她是不能喝酒的,一喝准醉。

         可眼下好像每个人都很听从高莹的安排,如果自己提出不喝,会不会显得太特立独行了呢。

         徐芸华琢磨了一下,算了,大不了待会儿跟着举杯,然后趁人不注意悄悄倒出一些就是了。

         宴席正式开始。

         觥筹交错间,大家跟高莹说了许多祝福的话,什么长命百岁,什么顺遂平安,什么心想事成之类的。

         整个席上,气氛非常和谐,高莹频繁举杯,大家也跟着她举杯。

         尽管徐芸华已经作了弊,可还是无可避免的喝掉了两杯果酿。

         “我提议,咱们玩个游戏吧。”

         宴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高莹站起身如是说。

         看她脸颊红润,应该也喝了不少,不过说话行事却没有半分失态,足见酒量不错。

         “玩什么?”

         高鑫说话时有些咬舌头,清酿乍一入口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后劲大,从刚才开始,高鑫就有些兴奋了。

         “咱们就行酒令吧,这个简单。”高莹站起来解释规则,“第一个人随意说一个成语,第二个人就要用上一个人说的最后一个字,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字,以此类推,说不出来的人就要罚酒一杯。”

         原来是接龙游戏。

         徐芸华有些头晕,勉强用手肘撑着上身,尽力听明白了规则。

         嗯,游戏不能输,不能再喝了,否则真的要出洋相了。

         “今日我是寿星,我来做行令官如何?”

         高莹刚说完,就被高柔拉着坐了下来,“不行,咱们姊妹里就属你酒量最好,难道你还想躲开吗,浮曲阁里这么多丫头,你随便找一个做行令官就是了。”

         大家笑作一团,高莹也笑着点头,“是,大姐,都听你的。”

         说着,高莹指派了身边一个穿红色比甲的小丫鬟出来,“你就做我们的行令官吧,待会儿由你开头,指到谁,谁就说。”

         小丫鬟应下。

         “各位少爷姑娘,咱们这就开始了,婢子出的第一个成语是,欢声笑语。”

         这丫鬟倒是真伶俐,口齿也清楚,可见高莹对身边人的管束也是极好的。

         小丫鬟说完,用手一指高晟。

         高晟连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语重心长。”

         第二指,指到了徐芸华。

         徐芸华心念一声,阿弥陀佛,还好这个不难。

         “长命百岁。”

         第三指,到了高柔。

         高柔是高家姑娘里最喜欢舞文弄墨的,这个自是难不倒她。

         果然,贝齿微张,“岁稔年丰。”

         高隽作为第四指也没让人失望,“丰富多彩。”

         紧接着被点到的人是二少爷高鑫,他平日里鲜少对书,肚子里没什么墨水,再加上本身就有些喝大了,脑子根本不好使,所以,这个接龙游戏对他来说,还真不算简单。

         “彩...彩...彩...”

         高隽起哄道,“彩什么,二哥,答不上来可是要罚酒一杯的。”

         闻声,高鑫一拍桌子,“想到了。”

         众人将目光集聚在他的身上,期待他能说出什么好词。

         结果...

         “采花大盗!”

         众人:“......”

         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屋里炸开了锅,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每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果然。

         果然只有‘文采斐然’的高二少爷,才能想到这样华丽的成语。

         连小小年纪的高辉也跟着嚷嚷,“二哥,那不是成语,你快喝酒吧。”

         高鑫见众人狂笑,于是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我喝,我喝就是了。”

         说完,端起酒杯,爽快地一饮而尽。

         酒令进行了六七轮,多半是停在高鑫那里,徐珮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之前明明商量好的,是尽量把高晟灌醉,这样就可以制造自己被高晟调戏的假象。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高晟看起来还是比较清醒的,而高鑫却越来越醉。

         天色已晚,也许用不了多久,大家就要散了。

         见状,徐珮华使了个眼色,不让人察觉地将高莹约到了门外隐蔽处。

         “莹姐,现在该怎么办啊,大少爷依然很清醒,再这么下去,酒都快喝完了。”

         徐珮华心急如焚,可高莹却依然淡定。

         她拍拍徐珮华的手,“不要急,一切我自有安排,你听我的,现在就去西面耳室里等着,不出一刻钟,我一定把我大哥哄过去,她一进去你就关上门,扯开自己的衣裳,然后高呼救命。”

         高莹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笃定,徐珮华见她这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见徐珮华离开,高莹露出一抹阴笑。

         你想嫁到高家来,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P.s.感谢【唯一De糖包果冻】打赏香囊,感谢【起名无能的叶子】打赏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