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回 各人心思
        ***新坑求收藏,求推荐***

         递送情报的人走了,留下高晟一人在书房。

         天色渐沉,屋内还没来得及燃灯,他用右手食指敲击桌面,铿铿作响,顺便将这些日子以来,获取的所有线索串联起来。

         ......

         就算自己放弃了殿试,就算比前世晚了几个月,秦蕙心还是见到了睿王。

         那这么说来,秦家早就存了拉拢睿王的心思!

         想想看,若不是已经经历了一世,高晟怎么也算不到,他一直尊重崇拜的姑父,竟然是一个道貌岸然,又兼具狼子野心的伪君子。

         说好的不涉党政,说好的心无旁骛,可事实却是,躲在暗处,一脚踏两船!

         且不说他在暗地里悄悄支持太子。

         甚至还利用他的妻弟,也就是高家大老爷,自己的父亲,参与夺嫡。

         为保万无一失,甚至又悄悄地伙同他唯一的女儿秦蕙心,接近睿王。

         这般肯下赌注,无非就是想着,无论最后是谁坐上皇帝的宝座,秦家都能分得一杯羹。

         但可惜的是,老天爷开眼,不会轻易成就恶人,就算秦义德有两次机会,他也依然选错了人,站错了队。

         他所押注的太子和睿王,最后都没有在夺嫡之战中胜出!

         前世的结局,虽然高家下场凄惨,但身在京城的秦家,同样没能全身而退。

         ......

         若不是这一世,他睁眼时,父亲已经在秦义德的怂恿下,暗中成为太子助力,留下铁证。

         否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重新淌入这滩浑水的。

         这辈子,高晟只想一家人平安!

         听起来也许颇有几分不切实际的小儿女情节,可是,经历了前世生离死别的痛苦后,这便是他现在唯一的希冀了。

         ......

         将思绪理清,高晟闭上眼睛,原本想要闭目养神,可脑海里却突然闯入了一个身着粉衫,表情精怪的少女的身影。

         是了,他怎么差点儿把这茬给忘记了。

         若说现在最让高晟这个‘过来人’看不透的,那便是这位徐家大姑娘了!

         徐芸华,这个在上一世压根儿就没有来过定州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高晟明明记得,也是这一年,只是比这还早上一个月,徐家大姑娘在游湖的时候,不幸失足落水,溺毙了。

         然后,徐家的二姑娘徐珮华,便在祖父祖母的支持下,嫁给了他的二弟高鑫。

         可是现在,一个好端端的她,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这着实让人奇怪。

         高晟不得不怀疑,难道是因为自己着意改变了命运的轨迹,所以,徐芸华也可以‘死而复生’?

         ......

         高隽主动替徐芸华出头的事,不但让徐芸华大吃一惊,连徐珮华都被喝住,一时无言以对了。

         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会儿不见,徐芸华还真就把高家四姑娘给笼络住了!

         徐珮华不禁有点儿怀疑她这趟来高家到底是为了什么,前脚有二姑娘高韵这个刺头,就够她心塞好一阵子的了,后脚又是四姑娘高隽的一顿数落。

         难道是今日出门时没看黄历的原因吗,怎么都跟自己做对!

         就在宝华居一片混乱之际,打墨韵堂来了个穿浅蓝色比甲的小丫鬟,她是高老太太派来的,要喊几位姑娘去用饭。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见状,高柔赶紧站出来圆场。

         “好了,好了,祖母喊咱们了,咱们快去吧。”

         说着,她便抢先拉了徐珮华往外走,高莹和高悦也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徐芸华看着高隽,想要说声谢谢,没想到却被高隽抢了先。

         “哎,我提醒你,你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故意要帮你的,我是对事不对人。”

         徐芸华:“......”

         敢问你这么明显的口是心非,大太太她知道吗!

         不过,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有点儿喜欢你了。

         ......

         赶了半日的路,又说了好一会子的话,为了让徐家人早点儿休息,接风酒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就结束了。

         高老太爷将徐志远他们安排在了外院的客院歇下。

         徐志远和赵氏住正房,徐芸华和徐珮华则分卧东厢和西厢。

         刚收拾妥当,赵氏就急急地赶去了徐珮华那儿,一进屋便支走了所有伺候的下人,要跟女儿说几句悄悄话。

         “刚才我看你精神不大好,可碍于席间人多,不便多问,这会儿就咱们娘俩,你是怎么了,快与娘说说。”

         徐珮华是赵氏唯一所出,从小便被捧在手心里,但凡闺女有一丁点儿的异常,赵氏眨眼便能发现,今日也不例外。

         而徐珮华这边正委屈着呢,见了能给自己撑腰的人,当然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甚至还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徐芸华的不好。

         “娘,您可要给女儿做主啊,徐芸华也不知道给高家姑娘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一个个的都倒向她,尤其是四姑娘,帮着她欺负女儿,娘,您说女儿该怎么办呀!”

         听明白了来龙去脉,赵氏的脸色简直不能再难看了,她跟徐珮华一样,这会儿才发现徐芸华的不同之处。

         当初那个空有外貌的闷油瓶,现在倒成了伶俐种了!

         “她能笼络高家姑娘,你怎么就不能,这会儿觉得难受,你能怪谁!”

         赵氏忍不住训斥了徐珮华两句,也是实在觉得她不争气,偏偏争不过那个克父克母的扫把星。

         “求娘替女儿出个好主意吧,这不过是头一日,若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徐芸华真的把高家上下所有人的心都抓住了,到时那高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就真的成了她的了!”

         徐珮华一脸哀愁,‘声泪俱下’地分析利弊,落到赵氏的耳中,也跟着不得不担心起来。

         “好了,你先别恼,我这边会为你筹谋,但有一条你且记着,明日若是再见了高家的姑娘们,万万不可耷拉着脸,给人家脸色瞧,既然芸姐儿能巴结她们,你也别示弱,别给她留露脸的机会就是了。”

         徐珮华老老实实点头应下。

         赵氏从西厢回到正房,在床上翻腾了半宿也没睡着,最后,她还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算是可以暂时压制徐芸华,索性这才沉沉睡去。

         Ps:貌似今天更得也不早,捂脸,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