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回 商量
        ***昨天短暂上了一会儿新人榜,今天又被挤下来了,酱这个桑心,大家有推荐就尽情砸给酱吧,拜托啦***

         高老太太自知,安排高晟娶徐家的姑娘,确实是委屈他了,就算大媳妇有点儿意见,那也是正常的。

         不过,既然联姻之事已成定局,也只好在矬子里拔大个,尽量挑一个好一点儿的了。

         “昨儿总算是见了一面,那徐家大姑娘和二姑娘,你更中意哪个?”

         孟氏表情一顿,眼睛看向了斜下方,“俩丫头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不足之处,媳妇还真不好说中意哪个。”

         “此话怎讲?”

         有婆婆追问,孟氏这才缓缓道来。

         其实昨儿个晚上,大家从墨韵堂离开时,孟氏特意喊了长女高柔陪着自己说话,问的便是有关徐芸华和徐珮华的事。

         根据自己知道的,再加上高柔见到的,总算能得出一个差不多的第一印象。

         “...许是年纪还小的原因,他家的二姑娘看着举止略微轻浮一些,说话做事也总是毛毛躁躁的,不大稳当,而那个大姑娘呢,柔儿说行事倒是出挑,性格也开朗,但...但她是徐家大房的遗孤,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说出去总归不大好听。”

         孟氏所说,其实也是高老太太心中所忧。

         高晟娶妻,娶的不仅仅是一个妻子,那是将来要跟高晟一起继承高家祖业的正室!

         一点儿差池也要不得。

         大姑娘徐芸华父母双亡,命硬的帽子是注定摘不下来了,晟哥儿现如今身子不大好,若是跟如此命格的姑娘成了亲,万一有个好歹,那可怎么办!

         而二姑娘徐珮华倒是父母健在,昨儿个见面时,匆匆一瞥,瞧着她的父亲徐志远也算是个清风朗月之辈,可她的母亲赵氏却有些小家子气了,一上来就打翻了茶盏,第一印象便打了大大的折扣。

         放着这个不说,光是徐珮华那轻飘飘的小眼神,同样入不了高老太太的眼。

         想到这儿,高老太太不禁有点儿后悔当初轻易定下让晟哥儿跟徐家联姻的事。

         今儿若是换了别的孙子,或许就不会这么难办了。

         “他们人才刚来,也不是说要立刻决定是谁,左右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不如等桃花宴过去,咱们再从长计议。而且,晟哥儿是个有主见的,不如也让他见见,听听他的想法。”

         事到如今,也只要这么办了,孟氏点了点头。

         ......

         送走了徐志远和赵氏,客院只剩下徐芸华和徐珮华,之前在宝陶县的时候,两姊妹也从没玩在一起过,现在来了高府,徐珮华更是视徐芸华为眼中钉,自然也不会与她互动,于是只留下一声闷哼,外带一个白眼后,就默默地回了自己的西厢房。

         徐芸华也没到了自讨没趣的地步,你不理我,我还不想理你呢。

         正巧昨儿换了新地方,夜里没睡好,徐芸华便想趁着二叔二婶不在的这一会儿,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一转身,她就看到了跟青儿站在一起的采萍,哦,对了,还有这丫头呢,怎么差点儿忘了。

         “你俩跟我来吧。”徐芸华轻声吩咐。

         回到屋里,徐芸华由青儿扶着坐下,采萍则负责倒茶,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徐芸华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采萍。

         不过,上下扫了几遍,却依然从她身上找不到什么讨喜的地方,徐芸华无奈地撇了撇嘴,心想你但凡长得好看点儿也行呀!

         “姑娘请喝茶。”采萍端着茶盏放在徐芸华面前的桌上。

         徐芸华没喝,而是主动跟她说起话来。

         “采萍,让你从太太身边过来伺候我,真是委屈你了。”

         采萍垂手而立,一双微挑的杏眼看向斜下方,利落地答道,“姑娘这么说真是折煞婢子了,婢子在徐家为奴,伺候主子是本分,不管是伺候太太,还是伺候大姑娘,婢子都心甘情愿。”

         刚还觉得她一无是处,现在看来,可不是还有一张巧嘴嘛,徐芸华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你以前是伺候太太的,但现在既然跟了我,那我就有几句话需要说给你听。”

         徐芸华终于还是端起了大姑娘的架子,且不管采萍的心思如何,但该说的总要说明白。

         “青儿自小便跟着我,素来知道我的脾气和习性,除了跨院负责洒扫的那两个粗使丫头不提,我身边的一应琐事一直都是她管着的,我也习惯了,所以,我近前的事暂时还由她负责,你就先跟着打打杂吧,学上一段时间后再说。”

         采萍原本是赵氏身边神气的一等丫鬟,到了徐芸华这里倒成打杂的了,就算是她低着头,徐芸华也能想象出,她此刻的脸色一定不好。

         而青儿呢,站在一旁心中满是感动,姑娘这隐晦的下马威明明就是为了自己才使出来的,姑娘这是怕采萍学着以前在主院那套,随意打压自己。

         “不过,你的月例是不会少的,以前在二婶那儿是多少,现在还是多少。”

         徐芸华一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只见她嘴角噙笑,若有所指,“只要你忠心,我这边是不会亏待你的。”

         “是,姑娘。”采萍轻声应下。

         “好了,我乏了,要去榻上歇一会儿,青儿在这儿伺候就行了,采萍你就去收拾收拾东西,搬去跟青儿一个屋住吧。”

         “嗳。”采萍屈膝行了个礼后,走出屋去。

         她一离开,青儿立刻从侧边走上前来,为徐芸华又斟了一杯茶,顺势说道,“姑娘,您该不会信了采萍的话,以为她会心甘情愿地来伺候您吧,太太安排采萍来姑娘跟前伺候,分明...分明...”

         “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说的对吧?”徐芸华得意的笑。

         青儿:“......”

         青儿哪想到姑娘会这么直白,吓得赶紧朝着门口瞄了几眼,在确认外面没人后,忍不住把声音压低。

         “姑娘可不敢这么大声,那采萍是太太的人,现在来了咱们这儿,只怕咱们以后都没好日子过了,万一要是您说错什么,做错什么,说不定她会立刻传话给太太知道的。”

         “你的担忧我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刚才你也看见了,我已经在二叔二婶面前据理力争了,可还是没拦住,算了,来就来吧,一个丫鬟罢了,我还能怕她不成。”

         徐芸华冷笑,赵氏这是故意给自己添堵呢,不过,就这么个丫鬟她还真不放在眼中,你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打算作什么妖。

         “姑娘说的是没错,不过,婢子还是怕...”

         看青儿一脸忧色,徐芸华忍不住劝道,“有我在呢,你怕什么,你就安心地在我身边伺候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就算真塌下来,也有个儿高的顶着呢,跟咱们没关系。”

         青儿看着徐芸华欢脱的模样,终于嘴角一提,笑了出来。

         “好啦,我要歇一会儿了。”

         徐芸华走到里屋榻前坐下,青儿麻利地低下身子为她脱鞋。

         正在这当口,徐芸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若无其事地问道,“我记得二婶跟前还有一个大丫鬟,叫采莲,对吧?”

         Ps:感谢MJUEYE打赏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