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回 母女齐出丑
        ***新坑求收藏,求推荐***

         男人们这一走,墨韵堂的正厅立时宽敞了不少,高老太太让了座给赵氏,两面互相介绍,也算一一认识了。

         今日,除了三房的太太还在病中,不宜见客,剩下所有女眷几乎都聚集在这里了,可见对于徐家人的到来有多重视。

         赵氏以前在宝陶县的时候,也是个能当家主事的人,偶尔徐志远不在,她也能独当一面,可是现如今因着‘联姻’二字来到高府,眼前身边站了这么多高家人,不自觉间,她竟有几分畏首畏尾了,越是想给徐家,给自己的闺女争脸,竟越是慌心慌神的沉不住气。

         刚说了没几句话,只听‘咔嚓’一声,丫鬟才刚给赵氏端上来的热茶盏,便被她一个不小心打翻在地,茶水全撒了不说,还溅湿了她的鞋面。

         赵氏神情尴尬,站在她身后的徐珮华也悄悄蹙起了眉,在心中暗暗埋怨起来。

         高老太太一把年纪,深居简出,平日里养在墨韵堂,打交道的大部分都是自个儿家里的人,高家的富贵是经年累月积淀出来的,气派和风韵也不是一日铸成的,总之,但凡出自高家,那必定出类拔萃,行事有大家风范。

         再说就算是会外客,也都是有头有脸,见过大世面的人,像赵氏这般莽撞,连茶盏都拿不稳当的,还当真是头一回碰着。

         虽然高老太太心中也有起伏,可顾念着赵氏将来会是长孙的岳家人,还是想办法,多少为她找补回了一些面子。

         “都怪那上茶的丫鬟,端上来茶盏就应该往小几中间搁一搁的,这下可怎么好,徐太太,你有没有伤着?快去,叫大夫来,给徐太太看一看。”

         后半句自然是说给王嬷嬷听的,高家本就有家养的大夫,专门为主子们看病,只需要派个人去喊一声,立时便能过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了岔子,赵氏已经够羞愧难当的了,她白了脸,赶忙摆手,“多谢老太太体贴,不过我并无大碍,不需要再劳烦大夫了,湿了鞋面,换一双干净的鞋子便可。”

         高老太太点头,命王嬷嬷带着赵氏去了偏厅。

         白氏坐在下首一直在窃喜,她一面看着赵氏的小家子气毕露无遗,一面再看看大嫂那绷得紧紧的脸,心里是越发的痛快了。

         这会儿她巴不得徐家的两个姑娘再出点儿什么丑,这样的话,大嫂的脸肯定会更臭了。

         赵氏短暂的离开,让正厅里其他人随机切换了话题,三三两两的说着别的,不过目光却似有若无地在徐芸华和徐珮华姊妹俩身上来回游移。

         徐芸华不大习惯成为焦点,尤其是如现在这般,自个儿好像货物似的,摆在人家跟前任人家挑选,于是便把脑袋垂得低低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鞋面。

         而徐珮华就不同了,她从来时便下定决心要留在高家,做高家的少奶奶,所以越是有人看她,她的小脑袋扬得越高,巴不得现在就跳到高老太太身边去,好好地露个脸。

         虽然定下长孙与徐家姑娘结亲的事,可到底与谁结,现在还未确定,趁此机会,高老太太便向站在大太太身后的长孙女高柔悄悄使了个眼色,她年纪小,又是个聪慧的,正适合跟徐家两个丫头打交道。

         高柔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祖母的意思。

         “祖母,大人们在这里说话,我们几个小辈站着挺没意思的,今日徐家两个妹妹刚到,不如就由孙女领着,去园子里转转吧。”

         高老太太慈眉善目地笑了笑,“行,去吧,不过你可千万看好了你这两个妹妹,别跑远了,待会儿摆了饭,我便让下人去唤你们回来。”

         “嗳,柔儿知道啦。”高柔屈膝行了礼后,便转头冲着徐芸华和徐珮华招手。

         二太太白氏见状连忙跟着附和道,“那就让她们姊妹们一起去吧,在正厅杵着,听咱们几个说话,确实没什么趣儿。”

         看着婆母不置可否的表情,白氏赶紧示意二姑娘高韵,并着三房的三姑娘高莹,五姑娘高悦一起陪着徐芸华和徐珮华逛园子去。

         ......

         离开了墨韵堂,脱离了高家大人们打量和审视的目光,徐芸华总算能稍微松上一口气了。

         不过,一想起刚才那阵势,倒真像是以前过年回老家的时候,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扎堆聊八卦的场景,就差叉着腰挑了眉问上一句‘你怎么还不结婚’。

         徐芸华忙着高度精神紧张下的放空,只盲目地跟着大家一起往前走,而徐珮华却趁着这会儿工夫早已亲昵地来到了高柔的身边。

         她知道高柔是高晟嫡亲的妹子,便琢磨着等自己嫁进高家后,她也就成了自己的小姑,如果跟她搞好了关系,便能间接讨好了未来的婆婆和夫君,于是更进一步,熟稔地挽上了她的胳膊。

         “柔姐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高柔人如其名,说话柔声细语,微微一笑,便是潋滟风华。

         “自然是去园子里转转,高家的花园在定州城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现如今又正逢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外加桃花宴举办在即,园子里能赏的景致可是不少呢。”

         “桃花宴?”徐珮华不解。

         “珮华妹妹有所不知,高家的桃园在整个定州城都闻名遐迩,每年三月,也就是桃花开得最盛的时候,家中便会择了吉日举办赏花会,届时会邀请城中亲朋好友前来赏花,是为桃花宴。”

         高柔耐心地介绍,“巧了,今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再过五日,三月初九,便是今年的桃花宴了。”

         “是真的吗?太好了!”

         徐珮华佯装出一脸的兴奋,只是现在对她来说,这赏不赏花的还在其次,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搞定高晟,等有朝一日她成了高家少奶奶,这桃花宴还不是每年都要参加的,又有什么稀罕。

         所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高家大少爷了!

         “柔姐姐,你先跟我说说,那园子里除了桃花桃树,还有别的什么奇花异草、假山流水吗,那...那方才老太太说的湖心亭,也在园子里吗?”

         旁人听了这话也许不会多想什么,可高柔却是个通透的,她看到徐珮华脸颊上两抹娇羞的红晕,再稍微一思量便明白了徐珮华的用意。

         她大概是以为高晟随着祖父他们也去湖心亭了,所以想趁机过去看看吧,却殊不知今日祖母特意知会了大哥,让他不要露面。

         身为闺阁娇女,徐珮华身上一点儿姑娘家家该有的矜持都没有,这对于自小便接受严苛教育的高柔来说,实在无法苟同。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的情绪也隐藏得很好,并没有表现一二。

         但是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在高柔的身后,却有另一个轻蔑的声音,伴随着不屑的闷哼声传来。

         “我就知道,这蓬门小户出来的姑娘,哪里懂得什么叫礼义廉耻,今日一见,果不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