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回 夜宵
        ***新坑求收藏,求票票***

         主院里的饭菜确实不错,可是规矩摆在那儿,徐芸华不能因为喜欢吃就放开了吃,实在觉得遭罪。

         而且,作为一家之主的二叔一旦放下了筷子,其余的人便都跟着放下了筷子,她不知道别人吃饱没吃饱,反正自己确实是没吃饱,所以,一回到自己的小跨院,徐芸华就听到了来自五脏庙的抗议。

         “咦,点心呢,这盒子里的点心怎么不见了?”

         徐芸华一进屋便打开了放在桌上的点心盒子,可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于是忙问青儿缘由。

         “姑娘,您忘啦,昨儿点心就吃没了,今儿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您还就着大米粥,把剩下的那点儿点心渣子都吃光了。”

         自打姑娘不久前落了水,性格脾气以及癖好跟以往是大有不同了,不仅爱说爱笑了,还有在‘吃’这上面下的功夫,可是比以前不知要多多少倍,别人许是看不出来,可作为贴身伺候的丫鬟,青儿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一开始,青儿也觉得奇怪,不过,慢慢地她就发现,现在的姑娘,比以前那个凡事喜欢闷在心里的姑娘更好,而且对自己也更好了,于是,青儿便欢天喜地的接受了自家主子的改变。

         “瞧我这脑子,怎么越来越不好使了。”徐芸华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其实,倒不是那点心有多好吃,而是她感觉在这里的每顿餐的餐量太小了,如果不来顿加餐,根本就吃不饱。

         “那小厨房里还有什么能吃的吗?”

         “回姑娘的话,现成能吃的是没有了,不过,昨儿婢子往大厨房的胖厨娘那里使了银钱,买来了几样新鲜蔬菜和鸡蛋,还有您要的红枣和糯米,都在小厨房里放着呢。”

         徐家的正经主子虽然不多,不过也不是顿顿饭都在一起吃的,跟寻常的大户人家里规矩差不多,每个月也只有初一和十五这样的大日子,全家人才聚在主院的饭厅里一起吃饭。

         或者像今日这般,有客人登门,也会同桌共食。

         而平日里,三餐吃食都是由大厨房做好了,各院的丫鬟端回各院吃的。

         对于徐芸华来说,虽说二叔二婶也是嫡亲的亲人,可毕竟比不得在自己家,除去每日的定食,如果还想吃些别的什么,总要再悄悄使了银子给大厨房的管事,帮忙买回来才行。

         “没有现成的不打紧,只要有食材,咱们就能做。”说着,徐芸华已经起身,一边挽起袖管,一边往小厨房去,现在她的身子已然全好了,亲自下厨神马的已经不在话下。

         ......

         跨院里所谓的小厨房,其实不过是一间不足五六平方的小屋子,只在靠窗的墙边摆了一个小火炉,以及几样简单的厨具罢了,若是想做复杂些的饭食恐怕不行。

         “做点儿什么呢...”徐芸华自言自语。

         只见她半低着身子,扒拉着墙角处菜筐子里面的青菜,在翻看了一遍之后,终于在菜筐子里挑出来两个个头差不多大小的土豆来。

         洗净,削皮,切丝,放入白瓷碗中,打上一个鸡蛋,再点入香油、芝麻、胡椒粉、盐和小葱末拌匀。

         一系列动作几乎一气呵成,青儿站在一边都快看呆了,这些日子以来,她只知道姑娘爱吃,却不知姑娘在厨艺方面原来这么有天赋!

         “别愣着啦,快去架锅,热油。”

         “嗳。”青儿听了吩咐,立刻执行。

         待油热了,徐芸华便把已经入了味的土豆丝一股脑的倒进了锅内,然后就听到“呲啦”一声,香味儿慢慢溢出,一直煎到土豆丝饼两面金黄,这才算做得了。

         “来吧,一起尝尝。”

         主仆俩从小厨房回到屋里,徐芸华小心翼翼地将饼分成两份,分别盛入小盘内,并且毫不小气地推了一份至青儿的面前。

         “这...”

         青儿看着眼前金黄喷香的土豆丝饼,不免狂咽口水,她可是从来都没吃过这个呢,一看就知道好吃,可是...可是哪有婢子跟主子一起用食的规矩呢。

         徐芸华见青儿不动,便猜到她心里是如何想的,于是主动宽心道,“哎呀没事,你且吃就是了,这里就咱们两个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难不成我还能去告你的状嘛!”

         青儿喜滋滋地点头,“那...那婢子就...就谢姑娘赏了。”

         主仆俩正吃得欢实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哐’的一声动静,听着倒像是什么东西被踢破了似的。

         徐芸华和青儿同时转头往屋外瞄,只可惜外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

         “姑娘,婢子出去看看。”青儿话音刚落,紧接着外面又传来一声“瞄”的猫叫。

         “原来是野猫啊。”徐芸华鼓着小腮帮继续咀嚼,模模糊糊地说道,“没事,别出去了。”

         青儿笑着调侃,“姑娘,定是您做的饼太香了,连那馋猫都被引来了。”

         ......

         “什么,你派人去了宝陶县?”书房里,一双暗如墨玉的眸子微微张大,看起来似乎有几分惊讶。

         与他对面而坐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女,长得颇为英气,举手投足一看就不似平常人家闺阁中成长起来的娇女。

         只见少女一脸得意,说话的时候不免微扬下巴,“是呀,我骗你干什么,自打祖母说要给你订亲起,我便打定了主意,要先去看看未来的大嫂到底什么品性,长相如何,若是与你般配,那便罢了,若是不与你般配...”

         “怎么,若是不般配,你预备要怎么样?”男子的嘴巴弯出一个恰好的弧度,笑容格外好看。

         少女翻了个白眼,“我可不会怜香惜玉那一套,实在不行就派几个人去,打断她的一条腿,我想祖父祖母总不会硬让你娶一个坡子吧?”

         “你呀,你呀,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男子扬起修长的手指,冲她轻轻点了点,语气中满是无可奈何的宠溺。

         “大哥,说正事吧,徐家两个姑娘到底怎么样,你就不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