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回 赵氏的好算盘
        ***今日第二更***

         想好了这些,赵氏硬挤出了一些忧伤的表情,跟着点了点头,“老爷您说的是,可这事纸里包不住火,高家在定州是那样的大户人家,您能打听到他家出了事,那么别人也能打听的到,说不准比您的消息还快,到时候,这事也就真的传扬开了。”

         赵氏这是在为自己铺路呢,到时大家都知道了这事,可不是她的错。

         徐志远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可想想芸姐儿,真是可怜啊,大哥大嫂撒手去了,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好不容易得了一门好亲事,现在又...这可怎么好啊。”

         “老爷,这吉人啊,自有天相,您就别担心了,现在还是多派几个人去打听着,万一再有什么事,咱们这边也好提前准备着啊。”

         赵氏心想,我说的吉人,可不是他高晟,最后是下次再传来的,就是他咽气的消息。

         徐志远忙应下,“对对,你说得对,我得派几个人去定州瞧瞧去,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让他们问清楚了回来报给我听。”

         说完,徐志远从侧门离开,赵氏在暗处笑够了,这才整理了衣衫表情,走到前面正厅。

         厅里坐着的众人早就炸开了锅了,三三两两的讨论到底出了什么事,才让徐老爷如此慌张。

         还有些好事者,甚至还不知道真相呢,竟私下里抢先幸灾乐祸开了。

         再看,赵氏绷着一张脸坐下,面上显现出足够明了的担忧和不快,她生怕自己做的不够明显,万一下面的人不问,她还不好主动打开话匣子呢。

         果然,如她所期望的那样,才刚坐下,就有人主动开口问了。

         “表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以至于刚才表姐夫如此形色慌张,不如你说一说,大家一起帮你出主意。”

         开口的这个人,唤赵氏一声‘表姐’,其实她不过是赵氏一个远的不能再远的远亲,因为家中过得艰难,所以才死乞白赖地扯出这层关系,来巴结赵氏。

         想当初这个所谓的表妹,还曾动过歪心思,想要勾引徐志远,做妾,后来被赵氏识破,赶了出去,好久不再联系。

         再后来她嫁了人,她的男人还是靠帮着徐志远的粮行拉粮食,才得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最近几年才慢慢又开始走动了。

         对于她,赵氏原本是不喜的,不过,这关键时刻,竟是由她开了口,赵氏忍不住在心中夸赞了她一番。

         其余的人听有人开了头,也三三两两的跟着附和。

         “是啊,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说吧说吧,我们帮你出主意。”

         其实赵氏心里明白,他们说想办法出主意,都是为了哄自己开口,故意这么说的,真出了事,一个两个三个跑得比谁都快,全部都不管用。

         放在以前,她肯定不屑于此,但现在嘛,正好受用。

         赵氏抬头看了看众人,然后叹了口气,欲说还休。

         徐珮华这时候也被赵氏的表象迷惑了,跟着忧心起来,她皱着眉头看向赵氏,“娘,到底怎么了,您别吓女儿啊?”

         赵氏拿出帕子拭了拭压根儿没有踪影的眼泪,故意抽泣一声。

         然后转了身对着徐芸华。

         徐芸华刚端起茶盏,见二婶这样,不由得定在那里。

         心想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

         “芸姐儿,二婶说了,你可得挺住了,高大少爷恐怕不好了。”

         赵氏这一句话,听的大家那叫一个懵,什么跟什么就不好了。

         赵氏也怕大家听不明白,于是将刚才从徐志远那里听到的,添油加醋地全说了出来。

         伴随着众人一阵唏嘘不已,徐芸华手里端着的茶盏,一个不稳,竟摔在了地上。

         茶水是热的,溅到了她的脚上,可徐芸华竟一点儿痛觉都没有感到。

         赵氏见状,立刻假惺惺地安慰起她来,“芸姐儿,你也别想那么多,说不准,说不准高大少爷能留住一条命呢,只要人活着就行。”

         赵氏刚才还希望高晟最好快点命归西天,给自己的姑爷让路,可现在却又突然改了主意。

         如果高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坏了,不管是毁了四肢,还是面部,反正命活了,人是废了,那样高鑫作为次孙,还是会被高家委以重任。

         而徐芸华依然要嫁,可不管是谁,面对这么一个烧坏了的人,肯定心情沉郁,再加上婆家人会因此不待见这个命硬的媳妇,想来徐芸华以后的日子会生不如死,想想还真是比让她自我了断,还痛快呢。

         徐芸华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听了身边闹哄哄的声音,却觉得此刻心里无比的乱。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必须赶紧离开,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一想。

         于是徐芸华猛地站起身来,对着赵氏屈膝说道,“二婶,侄女有些不适,恐怕要先回去了。”

         赵氏也不强留,摆了摆手,“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但是芸姐儿,你听二婶的,千万别多想,回头再有了什么消息,我立刻让人去通知你。”

         “多谢二婶。”

         说完,徐芸华带着盛夏匆匆地往外走去。

         见状,坐在屋里的众人不由得想到了同一件事,今儿这节礼恐怕是白送了,没了高家大少爷,徐芸华这个大少奶奶恐怕什么都不是了。

         徐芸华出了主院,强撑着的最后一点儿力气都用光了,她脚下发软,踩在地上,像踩棉花,差点儿摔倒,还好盛夏扶得及时。

         “姑娘,您没事吧?”

         徐芸华硬扯出一个笑容来,“没事,你快扶我回去。”

         盛夏知道姑娘听了这个噩耗心中难过,赶紧搀着她回了跨院。

         进了屋里,徐芸华顾不上换衣裳,只脱了斗篷和鞋子,便钻进了被子里。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冷得难受。

         夏日里她还和他见过面,在月亮湾上泛舟,难道竟成了最后一面了吗?

         徐芸华哆哆嗦嗦地指了指盛夏,“快拿笔墨来,我要写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