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回 红的
        徐芸华没等高晟,一个人快步往停泊马车的地方走去,等到了地方,发现高隽正气鼓鼓地坐在小板凳上等着自己呢。

         “你们去泛舟,怎么也不带上我啊,真没义气。”

         高隽翘着二郎腿,一面说,一面直翻白眼。

         徐芸华走到她面前,“我们也是临时起意,再说了,谁让你一个人跑回来的呢。”

         “我那还不是给你们腾地方,让你们俩能说两句悄悄话,瞧瞧,瞧瞧,好心没好报了不是。”

         高隽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理直气壮,徐芸华看着她都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了。

         这么好心的四姑娘,我谢谢你啊!

         说了两句,高晟便从后面赶了过来,他看了徐芸华一眼,又转向高隽,“走吧,是时候也该回去了,否则天黑了,路上该不安全了,母亲在家也会担心的。”

         高隽拍了拍自己衣裳的下摆,洋洋得意地放下翘着的二郎腿,站了起来。

         目光在高晟和徐芸华两个人中间直打转。

         只是坏笑,并不说话。

         徐芸华被盯得莫名其妙,小声嘟囔道,“看什么看。”

         “看你俩郎才女貌,璧人一对呗。”高隽冲徐芸华俏皮地飞了个眼,“是吧,大嫂。”

         大嫂!

         徐芸华听了这个称呼,下意识脖子往后一缩,嘴巴微张,像被吓到了似的。

         “你...嘴巴再这么坏,我...我可真打你了。”徐

         高隽一点也不害怕,她蹦蹦跳跳地躲到高晟的身后,只探出一个脑袋,吐了吐舌头说道,“哎哟哟,这大嫂还没嫁进我家呢,就要打人了,大哥,你管不管?”

         高晟一脸的无奈,他看着徐芸华害臊的样子,露出抱歉的神色,随后转了身,面对高隽,正色道,“不许再闹了,再闹下次我可不带你出来了。”

         听了这话,高隽撅了嘴巴,“不说了不说了,你们俩呀,连玩笑都开不起,不跟你们俩玩了。”

         说完,她走到徐芸华面前,低着头装模作样地鞠了一躬,“我的好芸华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妹妹这次吧,以后妹妹我,还得请你多多关照,在我大哥面前多多美言呢。”

         徐芸华臊红了脸,不肯与她戏弄多说,只瞪了她一眼,转身便登了车。

         高隽笑嘻嘻地跟在后面,也往车上爬。

         高晟第三个上了车,一行人往宝陶县城赶,正好顺路,要先把徐芸华送回家。

         因为高隽的那一声“大嫂”,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徐芸华低着头只看自己的膝盖,高隽在偷笑,高晟则恢复了无表情状态,闭目养神。

         从月亮湾到宝陶县城的这一段路不是特别平坦,尽管车夫已经尽量在控制马儿奔跑的速度,可马车车厢还是晃得厉害,徐芸华坐在那儿,刚开始还好好的,走了一段之后,突然间觉得肚子有些隐隐的痛。

         她不自觉地发出“嘶”的一声,虽然声音不大,可谁让车厢里是安安静静的呢,自然就显得这一声有些突兀了。

         高隽闻声去看,见徐芸华皱着眉头,赶紧问道,“芸华姐,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高晟也睁开了眼,侧了脸去观察。

         徐芸华摆摆手,勉强一笑,“没事没事,就是刚才突然有点儿腹痛,大概是山路太颠簸的缘故。”

         高隽倒是贴心,听徐芸华这样说,赶紧伸出手去拉着徐芸华的手,给以安抚。

         高晟没吭声,只是对着外面赶车的车夫吩咐,“车再慢一些。”

         好不容易走完这一段颠簸的山路,马车进了城,车厢也终于不跟着晃来晃去了,可徐芸华却觉得肚子痛得更厉害了。

         她悄悄地咬住下嘴唇,心想怎么还不到家,去的时候没觉得路途这么远呀。

         因为肚子痛得厉害,徐芸华手里的劲儿自然就使得大了,她这样一用力,高隽也感觉得到。

         高隽抬头看着徐芸华,又问,“芸华姐,你还疼吗,不然先别回家了,直接去医馆瞧瞧吧。”

         徐芸华还是勉强挤出笑容,摇了摇头,“不用不用,我觉得可能是刚才在外面站久了,吹着风了,等我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六月的天,吹着风了,然后腹痛。

         徐芸华的逻辑也是没谁了。

         高隽担心地看着徐芸华,没再说什么。

         马车再行了一会儿,最后稳稳地停在徐府门口,徐芸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眼看落地了,她松了口气,跟着大家一起下车。

         “你们还进去坐坐吗?”徐芸华客套了一句,其实她知道,高晟和高隽还要赶路,肯定没有功夫再进府了。

         果然,高晟给出了料想的答案。

         “那好,既然如此,你们路上慢些,注意安全。”

         徐芸华抬着胳膊跟二人招手,高隽见她脸色愈发苍白,连额头也出了细细的汗珠,难免忧心。

         “芸华姐,等我们走了,你还是叫个大夫来给你看看吧,身上不舒服,是不能拖的,盛夏,伺候好你们主子。”

         盛夏搀着徐芸华,颔首答应着。

         徐芸华感念她的暖心,不禁点了点头,“放心,我知道。”

         “那好,你先进去吧,看着你进去了,我们就走。”

         徐芸华腹痛加剧,也没工夫跟高隽你让我我让你了,听她这么说,便点了头同意,转身往里走。

         可就是转过身的一刹那,突然听到身后高隽嚷了一声,“哎呀,红的,芸华姐,红的。”

         红的。

         什么红的?

         徐芸华愣了一下,并还没反应过来高隽嚷嚷的是什么,于是茫然地转了头去看。

         顺着高隽所指,徐芸华的目光由远收近,直到落在自个儿穿着的杏粉色的绣花长裙上。

         这个位置有点儿奇怪,臀部往下一点点。

         徐芸华前世的年纪,当然知道月事是怎么回事,可是自打来到这里,这具身体才刚二七年华,以前从来没有过,她便一时大意,压根儿没往这上面想。

         这会儿让高隽指着这么一说,她才彻底顿悟过来。

         唉呀妈呀,她...她葵水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