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回 都听你的
        ***今日第二更***

         除了宴席,或者招待客人必需,一般人在家中用饭的时候,是不说话的,饭桌上的规矩体现得也是个人的修养。

         而徐芸华的话,通俗点儿翻译的意思就是,一直叨叨叨到底有完没完,这是在饭桌上,教养都没了。

         高韵听了,当场便涨红了脸,咬着下嘴唇没了声响。

         二太太原本是想冷眼旁观的,管高韵说什么呢,再过分最后也可以用一句“还小,不懂事”来圆场,可是现在,高韵偏偏遇上的是个硬茬子,她便恼了。

         但是恼归恼,此刻也不好再插嘴说些什么了,谁让刚才高韵说的时候她没吱声,现在徐芸华一开口,她再吱声,倒显得是在偏袒自己的女儿了。

         而其他几位长辈,高老太太和三太太像是没听到没看到似的,依旧吃着饭。

         倒是大太太,表明上无异,可心里却觉得徐芸华反驳得对,若是刚进门便留下软柿子任人捏的印象,以后少不得要被人经常挑衅磨搓,这下好了,看以后那起子有心人若还想找事,非得要好好的考虑考虑后果才行了。

         想到这儿,大太太不禁给儿子的这门亲事点了个赞。

         早饭本就简单,吃过饭,老太太谁也没留,便遣散了大家各自回去。

         徐芸华跟着婆婆和两个小姑子去燕汐堂坐了没一会儿,便回了自己的小院,话说今儿上午除了有个不让人省心的高韵之外,可以说一切皆顺利,徐芸华心情不错,刚进院门就哼起了小调。

         “就这么高兴。”高晟在厅里喝茶,见徐芸华面色红润,就知道她是在刚才跟高韵的斗智斗勇中胜了,正心情好呢。

         刚才用饭时,高晟虽不与徐芸华同屋,且饭后就直接回了和风苑,但是,徐芸华与高韵的事他还是听说了。

         徐芸华见高晟在,收敛了一下眉开眼笑的表情,走上前去,“你怎么在这儿,我还以为父亲把你叫走了呢。”

         徐芸华还没想好应该如何称呼高晟,夫君什么的,好像显得太亲密,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只用了一个‘你’。

         高晟笑了笑,指着身旁的交椅说道,“来,坐吧。”

         徐芸华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坐了下来。

         “有些事昨日太仓促,我来不及交待你,所以趁着现在无事,我便说与你听听,可好?”

         原来是这样,徐芸华欣然点了点头。

         “咱们已经结为夫妻了,以后你就是和风苑里唯一的女主子,那么以后和风苑里的事就通通有你做主吧,不管是你想如何分配银钱,还是奖惩奴婢,我都没有意见。”

         徐芸华一怔,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全权做主和风苑里的大小事务,你...你都没意见?”

         高晟的嘴角弯出一个很好看的角度,“是,没意见,都听你的。”

         徐芸华有些受宠若惊,她没想到,高晟竟对自个儿如此的放心。

         “以前在我身边伺候的有几个固定的人,不过内院里也就阿福和兰薇两个,阿福是贴身小厮,兰薇嘛,你见过的,许多事我倒是比较放心她来做。”

         比如说,送姜汤,送鸡丝豆腐丝的包子。

         徐芸华心里明白,这个兰薇,高晟是颇信任的。

         “你带来的人,也是你用的惯的,以后如何安置你就从长计议吧,只要不出乱子,怎么都行。”

         高晟的意思大致就这些,徐芸华听了不禁觉得心里暖暖的,这样的安排,是在绝对的尊重她这大少奶奶的身份,让下人看了,也是不敢胡来的。

         徐芸华抿着嘴含蓄地笑了,不过,虽说高晟说了他不过问,可自个儿心里的安排计划还是要简单说与他听一听,彼此尊重,才能做到相敬如宾。

         “既然...既然夫君这么说,那我便不惭应下了,我是这么想的,兰薇毕竟是夫君你身边的老人了,伺候夫君也有经验,所以,以后便让她教导和风苑里其他的丫鬟吧,不管是我带来的人也好,本来就在和风苑里的也好,由她管理,应该不会有什么差池。”

         高晟点了点头。

         “而管账方面,我想就由我身边的大丫头青儿来负责吧,她素来仔细,账算得也细,我想应该也能得心应手。”

         高晟再点头。

         “我能想到的暂时是这样,其余的嘛,等以后想起来了,再说吧。”

         徐芸华用征求的意见看着高晟,高晟回以一个微笑,“很好。”

         徐芸华还以为高晟这个‘很好’是在赞同自己的安排,殊不知却是因为别的。

         话说,那声‘夫君’听着还是很顺耳的。

         “哦,对了。”

         徐芸华突然一声,似是想起了什么,引得高晟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徐芸华转了转眼珠,下意识往高晟那边靠了靠,将声音压的低一些,“夫君有没有房中人,我需不需要见一下?该如何安排,夫君还得跟我说说。”

         这里说的房中人,自然是通房了,大门大户里的少爷公子,在年纪合适的时候,若是没有婚配,便会被家里的长辈安排几个通房,放在屋里,为的事能防止他们出去胡闹。

         高晟今年已经二十了,成亲算是很晚的,虽然之前他说了不需要自己帮她置办通房妾室,但不代表他现在没有,哪怕是摆设呢,所以,还是事先问清楚得好,否则哪日突然出来一两个,还是要吓自己一跳的。

         说起这个,高晟原本一直保持得很好的笑容,一下子就崩坏了。

         以前不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吗,怎么今日又问。

         “我说过的,我没有额外的心思再去跟别的女人纠缠,目前业已成亲,那就要一心一意的跟你过。”

         跟自己过,还一心一意!

         徐芸华有些恍惚,高晟这到底来的是哪一出?

         P.s.酱休息了两天,终于捂脸回来了,孕反神马的太折磨人了,受不鸟啊~~~

         感谢【黎家大少爷】打赏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