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火药有没有
    史艳琛扪心自问了一下,回答说:“可以的,人当然是可以反悔的。”

     “那就对了。况且咱们也没说不送呀,就是叫他等着嘛。即使咱们最终就没送去,他也应该理解。如果他不傻的话,就一定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人,说到未必就会做到。”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振聋发聩,醍醐灌顶,受教了。我觉得我长进了不少。”

     回到门派,二人就是兴高采烈,心安理得的。他们拱手而别,史艳琛一个人走了,赵小云就到了陈兰根的丹房。陈兰根正在忙活。

     “五师祖,我回来了。”

     “哦,你这一天去哪儿了呀?”

     “是你要我去后山采药去了呀。”

     “哦,是吗?采了多少啊?”

     这句话问到赵小云的亏心处,有些胆怯。他赶忙转移话题,拿出冰晶草,说:“我发现了冰晶草,五师祖,你看。”

     在赵小云的想象中,陈兰根看到如此稀缺的药草,不定是怎么欢喜呢。

     “冰晶草,我看看。”陈兰根接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会,“是很奇特,干嘛用的?”

     他这一问把赵小云问呆了,合着陈兰根就不知道这么一种东西。赵小云心想,入手多年的《仙草纲目》竟然都没有熟读,也难怪他炼不好丹药了。

     “书上说是用来炼伏火丹的。”

     “伏火丹!”陈兰根一下变了脸色,“我那边的书柜里有一本叫做《灵丹大全》的书,你拿出来,给我查一下伏火丹。看看还需要什么原料。”

     陈兰根依旧拿着冰晶草在琢磨,似乎这样格物就能致知似的。

     赵小云找到了《灵丹大全》,没几下就翻到记着伏火丹的地方。

     伏火丹是一种以冰晶草为主要原料炼制的丹药。炼制所需其他的原料都是一些常见的一级药草。作用也就是给一些金石药伏火。它的神奇之处是可以给一切需要伏火的药品伏火,只需要将需要伏火的药品跟伏火丹放在一起一段时间,伏火自动完成,伏火丹可多次使用,直到药力全部散失。

     伏火丹是协助炼药的药品,不是供人服用的。陈兰根看到《灵丹大全》的介绍,知道冰晶草是炼制伏火丹所需的唯一一种三级药材,欣喜若狂。因为有很多药品在放进丹炉之前都是需要伏火的,否则药品里所含的杂质不仅影响炼制成功率,对丹药的效果影响也很大。

     赵小云看到了介绍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伏火丹是全无用处的。因为他原来就知道,所谓伏火就是把一些带有火毒的金石药事先进行煅烧,使里面的带有热性的物质挥发或者产生变化,从而去除火毒的一种方法。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就是炼丹家在伏火的过程中发明的。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的伏火不比地球,伏火丹是唯一可以伏火的东西,没有伏火丹的人,只能直接拿没有经过伏火的药品炼丹,火毒一直都存在于丹内。只是这个世界服食丹药的人都有仙术支撑,轻微小毒不会造成大的伤害而已。

     “五师祖,这种丹药太鸡肋了,只能用来干伏火这么简单的事儿。”

     “不学无术,伏火是简单的事儿吗?”

     “就算不简单吧,可是用三级药材炼制的丹药用来伏火太浪费了吧!直接用煅炼的方法伏火不就行了。”

     “你听谁说靠煅炼能伏火的?伏火丹是唯一可以伏去火毒的东西。”

     这个消息对赵小云来说犹如霹雳一般,如果伏火丹是唯一可以去除火毒的东西,那么火法伏火就不存在,如果火法伏火不存在,火药就不可能被发明出来。

     跟赵小云的震惊不同,陈兰根有的只是欣喜,欣喜过后,他要亲自处理冰晶草,就问赵小云:“《仙草纲目》上说冰晶草的入药部位的哪里?”

     “根,干燥处理了就行。”赵小云还在想这里到底有没有火药的事呢,随口答道。

     “这草根怎么只有一半?”

     赵小云心底正在翻江倒海,原本是不能够顾及其他的,可是他的撒谎的技术已臻成熟,达到张口就来的境地。

     “回五师祖,这株冰晶草生在一个石头缝里,我去拔的时候根就断了半截,那块石头太大,我弄不动,就只能拿回来这半截了。”

     “那你记下位置了吗?”

     “哎呀,我给忘了。”赵小云作恍然大悟状。

     “哎呀,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你可记住了,下回不能这样了。”陈兰根很是遗憾,但这终究算是一件好事,不方便太责怪赵小云。

     “小子记下了,不会再这样了。”赵小云长出了一口气,到现在一天云彩才算散去。

     陈兰根没有再问,处理起了冰晶草的根。

     “五师祖,你能制出火药吗?”赵小云试探着问。

     “什么火药?”

     “就是烟花爆竹里的东西。”

     “什么烟花爆竹?你不要说你们家里的方言好不好?”

     赵小云想找一个非方言的词语进一步的说明,可是不能够,他发现这本来就不是方言。他的猜想几乎已经证实了:这里的火药还没有被发明。

     没等赵小云从自己的震惊中缓过神来,陈兰根又发问了:“这草根流出的汁液你有碰到吗?”

     “大概碰到了吧。怎么了?”

     陈兰根抓过赵小云的胳膊,把在了他的脉搏上,沉吟了一会儿说:“嗯,是中了些寒毒。”

     “怎么会中毒呢?”赵小云不敢相信。

     “冰晶草是有毒的。本来碰一下是没事的,但那是对天枢境以上的人说的,你现在就有事了。”

     “那怎么办啊?”

     “小小寒毒还难不住我。五火丹就可以解。”

     听到这句话赵小云悬起的心放下去了。

     “但是,你还没到天枢境,服食五火丹不仅解不了寒毒还会中火毒的,而且我现在还不能炼制五火丹。”

     “那怎么办啊?”赵小云刚放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

     “什么怎么办?又死不了。你只是碰到了,中的毒很轻,如果是天枢境的人,过几天自己就化解了。等你熬到天枢境就行了,就算化解不了那时候也可以服食五火丹了。《灵丹大全》你也知道我放在哪里了,上面有五火丹的炼制方法,你自己看着学吧,所用的药材也很常见,我就不管了。”

     “那我现在会有什么事吗?”

     “能有什么事?我说了,死不了的。你现在这种情况,只有在午夜寒气最重的时候才会发作。你先试试看,实在受不了的话就起来跑跑,年轻人火气大,无妨的。”

     陈兰根说的很轻松,赵小云也就完全放心了。

     陈兰根是觉得死不了的磨难只会让人更坚强,受苦是走向坚强的代价。最主要的是这些都跟自己没关系,受完苦不仅没有更坚强,吓破了胆也无所谓的,所以全不放在心上。

     赵小云是没眼力,麻木不仁,傲慢自负,就算有人说会痛不欲生,他自己就觉得是咋咋呼呼,危言耸听,先鄙夷的打一个折扣,不当回事,真事到临头,度日如年的时候,再死鸭子嘴硬,哪怕实在受不了,哭天抢地,但过去就完了,得不着吃一堑的教训,一直学不会一个怕。还有就是他的小脑子不够用的,现在还完全被火药的事情占据。

     所谓中国古代发明的火药,其实是叫做黑H药,跟后来人们熟知的T.N.T呀,诺贝尔啊,全无关系。黑H药并不像电灯,电话,飞机之类的发明,是人们憋着劲儿的创造,它的出现带有偶然性。黑H药的主要成分是硝酸钾,硫磺还有木炭。中国古代炼丹家们要对硝石进行火法伏火,而这个过程需要加进硫磺,给所有的金石药伏火又都需要炭,因此这三位极其偶然的相遇了,于是就有了黑H药。

     而现在的七星大陆没有火法伏火的技巧,因此,火药在这里相对于地球要更难产生。而在地球上那已经是一个足够漫长的过程了。

     赵小云决定一个人偷偷的研制出火药来。原料很好找,丹房里都有,可是他虽说拥有制造出火药的全部知识,究竟没有真的操作过,火药又是很危险的东西,陈兰根的丹炉也不能用,需要新弄一个,地点也得隐蔽,他默默的做着计划。

     到了晚上,赵小云提前回到了住处,史艳琛竟然还没回来。

     赵小云觉得过了千秋万世,实际上是一刻钟左右,史艳琛回来了。

     “你知道火药吗?”

     “什么火药?”

     “就是烟花爆竹里的东西。”

     “什么烟花爆竹?你不要说你们家里的方言好不好?”

     “就是那种用火一点引线就‘当’一下炸了,发火光的东西,你知道吗?”

     “不知道。听你说好像很好玩啊。”

     可以确定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过火药。赵小云一阵狂喜,嘿嘿。

     欣喜过后,又有一股担心从心海泛起。

     “你知道寒毒吗?”

     “问这个干嘛?”

     “我中了点儿寒毒。”

     “怎么回事?”

     赵小云又对史艳琛说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

     史艳琛突然伤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