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冲突起因
    赵小云已经知道,山下顾人城里有一家药铺了就有一株千年野山参,标价一千枚金币。按照这里的普通工人的工资每年两枚金币算,赵小云需要积攒五百年才买的起。

     他一直想等孙悟子回来跟他商量一下,但孙悟子自打那次收他为徒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他到顾人城找了几次,都不得见。

     仙力的增长让他意识海中映现的那副奇经八脉图上唯一的亮点上的光更强了,他已经清楚的看到连接光点的线通向的是下一个光点,线下的字是“符、咒、印、斗”四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了解这四种要诀,他就是了解。

     符就是书符,代表道法的G文和法规;咒是咒语,代表道法的密码或者说号令;印是手印,代表道法的权威和印信;斗是特技,代表那些可以修炼增强的技能。道术修炼者所能使用的一切道法都不外乎这四种。

     赵小云现在已经开启了其中一种叫做浮光步的步法。修炼浮光步能够加快移动速度,敏捷身形,提高瞬间爆发力。步法的高超对于其他一切术法都有加成作用,它可以使平凡的发光,发光的耀眼,耀眼的无法直视,是一种真正的能够受用终身的技能。

     浮光步修炼到大成境界还会激活一种叫做掠影的特技,在行动过处留下残影,残影存留一段时间,真身可以在存留的残影中间任意移动,仅凭一个人就可以做到无所不在。

     赵小云修炼浮光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现在快到了未曾想象到的迅疾。但他还不能够知道这距离掠影的开启还有多远,他满怀期待。

     赵小云踱步来到陈兰根的小院,窗子里飘出的袅袅云烟直上到碧蓝的天空,风和日丽。

     赵小云现在很得陈兰根的欢心,三言两语就哄得他高兴,然后就弄到了一点疗伤药。他又跟陈兰根扯了一阵闲篇,估摸着吴达智、梅闻花二人该回来了,就向陈兰根告辞出来了。他刚出了院门,就碰到火急赶来的史艳琛。

     “不好了,出大事了。达智跟闻花在顾人城里跟人打起来了。“

     “哦,打就打吧,他们也没少挨打呀,这还算是事儿吗?”

     “这回不一样,闹得有点大,这回他们有理了,丢的还是咱们门派的人。师尊发话,说这次一定要向巨鲸帮讨个说法,已经派人下山处理去了,咱们军团的人也要去几个才是啊,就咱们俩吧。“

     “不可能吧,他们怎么会有理呢?”

     “我也不太清楚,赶紧的,现在还能赶上先下山的几个师兄。”

     二人一阵飞奔,在山门外没多远的地方看到了一行人,其中为首的,正是引赵小云入门的萧清玉。

     “哎呦,赵师弟,好久不见,气色不错啊,早先听说你已经突破到天枢境了,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萧师兄这是要下山吗?”

     “是啊,有两个师弟在顾人城里被巨鲸帮的人欺负了,师尊叫我处理一下。“

     “哎呦,因为什么事啊?”

     “说是这两位师弟在一个兵器铺前面瞎逛,就被打了。”

     “是这样吗?那可太过分了。”

     “对呀,巨鲸帮一直都爱跟咱们过不去,平时他们虽说跋扈,倒还不至于出手伤人,这回可把师尊惹毛了。”

     “五世祖刚好派我们俩进城办点事,咱们同去吧。”

     “好的,赵师弟这一向可好?在五世祖那里还过得去吧。”

     “哎呦,苦不堪言吶,我跟你说……”

     赵小云抓住萧清玉的手正要诉说,刚开个头就被萧清玉打断了。

     “哎,阿探师弟,好久不见,听说你已经突破到天玑境了,恭喜恭喜啊。”

     史艳琛往赵小云身后躲着,扭扭捏捏的答道:“萧师兄取笑了。”

     赵小云突然看到了最前面走着的一个女孩,正是李秋浓,一下明白了史艳琛大反常态的原因。

     “哎呦,李师姐好。”

     李秋浓见赵小云过来招呼,稍显冷淡的点了下头。依旧回过头默默前行,给赵小云的热情浇了盆冷水。

     赵小云知道这是她面对史艳琛的态度,自己被株连了,不以为意。一行人就此无话,不多时,他们就到了顾人城中。

     在天祥兵器铺的门口,吴达智和梅闻花正躺在地上哭天抹泪。萧清玉到了近旁猛踢了吴达智一脚,说道:“赶紧起来,还嫌不够丢人吗?”

     吴达智一看是萧清玉等人,赶紧爬过来一把抱住史艳琛的大腿,说道:“团长你可得给我们出气啊!”说着转过头对着赵小云,“参谋啊,你有没有记错啊?”

     “我们俩来了,看情况不对没敢直接进去,正要跟那边那个卖油条的扫听内幕呢,就被骑马经过的杨青蔷甩了一鞭子。依着我挨打就挨打了,咱们能打人也就能挨打,俗话不是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吗。可闻花是个没脑子的,这你们也知道,他破天荒的在最不该硬气的时候硬气了一回,冲上去往那马屁股上踹了一脚,结果被那匹马还了一脚,昏了过去,就躺那儿了。”

     “接着这兵器铺里又冲出一帮人,上来就揍我。我想这个仇就先记着吧,等以后集结咱们的兄弟过来报仇。他们人多,拳脚相加,我记着记着就乱了,最后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我正懊恼着以前没好好学算数呢,忽然从人缝里看到一个师兄在围观,正叫着好呢。我朝他挥了挥手,他拔腿就跑,边跑边喊,说叫帮手去。”

     ”这帮人打着打着估计认出我了,知道我们家是村子里的首富,势力大,渐渐停了手。刚停手,闻花就醒过来了,飞起一脚把这店里的掌柜踹翻了,这帮人又揍了我们一轮,揍得更狠了。没几下闻花就又昏过去了,他们就又停了手,然后我就躺地上哭。他们叫我带上闻花滚,我哪拽的动闻花啊,就接着哭。”

     “他们怀疑我是缺心眼,我哪受过这样的侮辱啊,就哭的更伤心了。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闻花又醒过来了,我怕他再用飞脚踹人,赶紧的先按住他了。他也没想起来跟人打,抱住我就哭,哭的比我还伤心。你们给评评理,他虽然昏过去两次,可他还没我挨的多呢,我还被人说是缺心眼,他凭什么哭的比我伤心。哎呀,你们说说,他凭什么?”

     史艳琛听完,怒不可遏,又踹了吴达智一脚,吴达智“哎呦”一声,往后一躺,压在了梅闻花的身上,梅闻花又昏了过去。萧清玉冲过去抓住吴达智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说:“往后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拔掉你的舌头。”

     萧清玉对着站在天祥兵器铺门口站着的巨鲸帮弟子喊道:“叫你们这里管事的出来说话。”

     那些人的其中的一个就往店里走去。

     赵小云后悔不该撺掇吴、梅两个缺心眼过来,走过去扶起梅闻花,看他有没有事。刚碰到梅闻花,他就醒了。

     赵小云问道:“你没事儿吧?”

     梅闻花白了赵小云一眼,说道:“哼,我能有事吗?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跟你说,我跟达智来了以后,我就准备直接进去砸店,达智好像饿了,要卖油条,还没买成,就无缘无故的被甩了一鞭子,达智还没有发作的意思。我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当时就火了。飞起一脚,如疾风,似闪电,踹向了那甩鞭子的人。我飞的不够高,只能够到那匹马,还没有接触,我就知道坏了,踹错地方了。果不其然,我的脚刚接触到那匹马的屁股,马就还了我一脚。”

     “还好咱是修行者,有仙术护体,并无大碍。可是我看到了那马上的人,没错,就是杨青蔷。这家伙是孙子中的孙子,比谁都孙子,我灵机一动,昏了过去。接着这店里的狗一样的人就出来护主了,疯狂的揍达智。揍着揍者,就有些要停手的意思了。我猜是他们看清楚了我的样子,认出我来了。知道我们家势力大,有所顾忌。”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我就又飞起一脚,如疾风,似闪电,一下放翻了这店的掌柜。我怀疑是我挑错对象了,这个掌柜的肯定是巨鲸帮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那帮狗一样的人为了表忠心,又过来疯狂的揍我跟达智。我多机灵啊,没几下,我就又昏了过去。”

     “我一昏倒,他们就没辙了,叫达智带上我滚。达智胆小,这你也知道,吓傻了。只知道哭,我想这不是办法啊,只能醒过来。为了防止这帮毫无人性的混蛋再打我们,我就扯着嗓子的哭,哭的我口干舌燥,脑子嗡嗡的。看到你们过来,我才松了口气,想先歇会,再给你们说说来龙去脉。可不知道是谁又偷袭了我一下,我赶忙就又昏了过去。怎么样?反应快吧?”

     赵小云现在直想掐死梅闻花,说道:““往后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拔掉你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