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大张飞镖
    暗器在这里并不常见,很少有人使用,一方面是因为它需要特别专业的练习才能发挥出相当的战斗力,而专业的练习又耽误仙术的修炼;还有就是因为所谓正人君子者的鄙夷了。

     据周围的几个知情人士所说,张作乐不仅修为高超,暗器功夫更为高超,简直可以说是恐怖。在曾经的一次门内弟子切磋中,他连续七场面对修为更高的对手使出飞镖,镖镖命中,例无虚发,得了个“大张飞镖”的绰号。

     又因为张作乐家是书香门第,张作乐的父亲和他的哥哥还有他本人,都在城中的文试竞赛中得到过二等奖,他的亲族之中更是先后有七人获奖。他们家的祖宅——“张园”的门前,贴着一副上任城主亲笔书写的对联。上联“一门七获奖”,下联“父子三榜眼”。因此张作乐还有一个绰号叫做“大张榜眼”。

     张作乐的对手叫做欧阳银虹,他的兵器是一对乾坤圈——一种很少见的武器。欧阳银虹是城中豪富,他们家里开了一个钱庄,就叫做银钱庄。他的这对乾坤圈是纯金打造,金光闪闪,但不知道是不是属于秘宝一类。

     赵小云是穷惯了的,没怎么见过金子,也不怎么认识金子。他听旁边的一个师兄说,欧阳银虹的这对金环用的全是二百四十开的纯金,纯的都不能再纯了。

     张作乐和欧阳银虹同是顾人城中的上层人物,平时也有接触,但各自对对方的观感都不太好,甚至有些敌视。他们的这次相见,可以说是分外眼红。

     张作乐和欧阳银虹客套完毕,并没有着急交手,而是同时站定了。

     张作乐把剑托在身体的右侧,空着的左手倒背在身后,眼睛瞅向剑尖。这时候的他可以说是浑身上下,全是破绽。但欧阳银虹知道,全是破绽也就是没有破绽,他无从下手,只有等待。

     欧阳银虹目光炯炯,站立如松,将双环举在胸前。双环中间的空当将他的胸脯整个暴露在外,可以说是他全身唯一的破绽,出手攻向胸前也是击败他的唯一途径。但张作乐知道,这个唯一的破绽,就是欧阳银虹的防御中心,是他全身上下唯一不能动的地方,他无从下手,只有等待。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二人纹丝未动。

     台下的观众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有人开始咒骂出声。但真正能看懂的人都知道,他们此时的对决,比激烈的打斗,绝不轻松。

     两柱香的功夫过去了,台下的赵小云的鼻尖上已经沁出了一丝冷汗,而张作乐的指尖微微的抖了一下,就是这轻轻一抖也没能逃过欧阳银虹的眼睛,他出手了。

     欧阳银虹将其中的一个乾坤圈抛向张作乐,那圈子仿佛变成了飞鸟,拥有了灵魂,不再需要欧阳银虹的发力也能回旋飞舞,见缝插针的进行攻击。欧阳银虹则拿着另一个乾坤圈,围着张作乐不停的变幻着方位,等待他露出破绽,出手决定胜负的一击。

     张作乐的修为比起欧阳银虹要差一点,这在他们静立对峙的时候已经表漏无疑了。欧阳银虹的绕旋,又迷乱了他的心,约摸二十个回合过后,他露出了一个微小的破绽。然后就被欧阳银虹猛击了一下,跌倒在地。张作乐就地一个翻滚腾跃而起,倒飞升空,一脚踢飞了围着他的那个乾坤圈。接着脚尖轻点地面,向欧阳银虹飞去,同时刺出一剑。

     欧阳银虹一个格挡,弹开张作乐的攻击,然后一张手,使了一招“拿云手”,被踢飞的乾坤圈像是有了感应一般从张作乐的背后飞向欧阳银虹。张作乐听风辨位,一招“苏秦背剑”,挡开乾坤圈。但是,兵器相撞产生的巨力让飞在空中的张作乐有了一个明显的失控,他落地时的动作已经扭曲。赵小云暗道,完了,大张榜眼败了。

     但是,没有。欧阳银虹放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决胜良机,他只是利用这次破绽占了一个小便宜。

     台下众人见张作乐连续吃亏,有人开始说出“飞镖”两个字。这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喊声渐渐由星星点点,从不同方位发出的轻声提示,凝成了一束,有节奏的集中起来,爆发成为呼唤,“飞镖”,“飞镖”。

     赵小云明白,不只是这些人,欧阳银虹也在期待着飞镖,他不仅要打败张作乐,还要破掉“大张飞镖,例无虚发”的神话。

     张作乐不知道是没有听到人群的呼喊,还是不愿成为欧阳银虹声名大噪下的垫脚石。他奋力的应付着欧阳银虹的攻击,并没有拔出飞镖。他一次次地被击倒,一次次地爬起来。人们的激情被消磨,喊声渐渐地消弱,欧阳银虹也决定不再耽搁,他要收取胜利了。

     他将两个乾坤圈并拢,贴在胸前,然后奋力往前一推,圈子闪着明亮的金光,仿佛化成了千千万万,弹簧一样朝着张作乐飞去。很多人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到大张榜眼的溃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作乐拔出了飞镖。

     赵小云是第一次见张作乐施展他的飞镖绝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竟似曾相识。那抬手时的动作,那扔出去以后短暂的定格,都仿佛是他见过的。他没有见过,否则一定会永生不忘。他怀疑这被勾起的是灵魂深处被烙印下的人类共同的记忆,不然别的人就不会跟他表现出同样的痴迷。

     飞镖穿过乾坤圈中间的空隙钉在了欧阳银虹的胸前。乾坤圈没有飞镖的速度,在到达张作乐身前的时候失去了欧阳银虹的控制,威力大减,被张作乐拍了下来。

     欧阳银虹的伤并不致命,但也不轻,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他是这两人中间更强的那一个,但是他败了,不仅败了,而且也无法挑战前十五名中的人了。从此,欧阳银虹就把张作乐看作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这是后话。

     赵小云看到这二人的修为、涵养,自忖相差甚远,不可以道里计。开始对自己有些更深的认识了。

     其实,一般人本来就无法真正的认识自己、认识旁人、认识这个世界。人们都或多或少地被自己的短见和偏激所束缚,坚定地拥护错误的认知。错误的看待旁人和很多事物在大多数时间都无关紧要,但错误的认识自己就关系颇大了。

     错误的认识自己大概有两种,一种是自卑,把自己看贬了;一种是自信,觉得我能行。势利眼的人们用成王败寇的方式把自负从自信里面剖离出来,对自信进行美化。觉得“我能行”的人如果真的“能行”,人们便说他是自信,不“能行“,人们便说他是自负。然而自信实在跟自负一样,同样专属于认识不清的人们,只是现实把这些人区别对待了而已。

     真的能够看清的人,做事的时候真的需要自信的振奋吗?真的需要一句坚定的“我能行”?他们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和谋略之后听天由命而已。

     坚持认为自信来源于清楚的认识的人们眼界一定狭窄的可以,只做过一些程式化的工作。因为一旦到新的领域开疆拓土的时候,他们的自信,要不消失,要不也就成为自负了。

     赵小云自打修行了《五雷天心正法》,时不时地总会冒出一些奇异的想法,他觉得这大概是破束缚,脱限制的必经之路吧。

     在赵小云胡思乱想的时候,裁判已经喊到了他的名字。在他之前他的对手已经到了擂台上。

     他的对手是一个俊秀的少年,相当有礼貌。上台之后,不紧不慢地朝裁判唱了一个大喏,口称师叔,回过头来又向台下的观众作了个罗圈揖,这才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叫杜万。

     接着赵小云也到了台上,他朝这裁判也拜了一拜,但没有对台下的观众行礼。

     其实,在这几天的比赛中,很少有人向台下行礼的。赵小云就从来没有做过,在此之前也没见别人做过,而且也一直没人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忍到了极限,不能再忍了,今天台下有一些“没礼貌”的声音传到了赵小云的耳朵里。

     礼貌是一个很平常的词语,赵小云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听说了,理解了,但此时认真的一琢磨,竟然发现自己其实不知道它确切的定义。他心想,回去一定查一下字典,看看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知道自己被声讨的罪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赵小云还是有些生气。他看向杜万,还是刚才的模样,还是含着笑的表情,这没有变过的画面却让他产生了跟俊秀、有礼截然相反的感觉。他觉得很讨厌,决定要给杜万一个好看。就是这一个决定,改变了他们两个人以后的整个的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