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内部比试 一
    赵小云听了孙悟子的话,也生出了一些感触。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孙悟子的这番话比他的那番话更有道理。然而,他还知道,他的那番话被人们听到了可能觉得有趣,但孙悟子的话,却更可能被无法辩驳的人斥为谬论。

     孙悟子见赵小云似乎陷入了深思,但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突然担心起来,接着说:“尊重想法不同但能够自圆其说的人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不要求别的任何人尊重你有不同的想法。这一点至关重要,切记!切记!”

     “徒儿知道了。”赵小云从孙悟子的上一句里感受到了深刻,对他心生敬佩。他从这一句话里感受到爱护,他感动了。他原就知道,如果一个人站在了一群人的对面,是没有道理可讲的。那时候,较真是最致命的。

     “很好,你能理解我的话。看来你还真的很适合修炼我们的《五雷天心正法》啊。”孙悟子看到赵小云的表现,很是满意。

     “师父挑的人,怎么会错呢?”赵小云想轻松一些,于是开玩笑的趁机拍了个马屁。

     “哇哈哈,孺子可教。”

     孙悟子把焚天诀传给赵小云后就走了,在后面的几天里赵小云日夜苦练,终于在参加门派内的比武之前成功的使出了火。

     赵小云不知道是这焚天诀的名字起的太过夸张,还是自己用的太坏,毫无焚天的感觉。他现在只能在手掌聚起一团比拳头稍大一点的赤红色的火焰,向外扔出去的话,飞行两米也就完全消散了,他欣喜也失望。

     虹枫派里的青年弟子,报了名的占了七八成,一共三百多人。遵从林擎风的指令,还没比试之前这些人的教习师父就刷掉了一批,一共留下二百四十人。这二百四十人再进行四轮比试,每轮淘汰掉一半,最终留下十五人。进入前六十名的其余四十五人有资格挑战这十五人中未曾交过手的师兄弟,能够获胜的就替代他的对手进出最终的大名单。剩下的五个名额是林擎风和几位长老已经定了的,只有他们才真正肩负着门派的荣辱,因此不需要参加门内的比试。

     管事的弟子把参赛者按照大致的强弱分成了两半,被看不起的那些就都被编上了号码,号码都被写在纸上放进一个坛子里,让被看好的对手随机抽取。

     赵小云不出所料地获得了拥有一个号码的资格,他的室友无可敌军团的团长——史艳琛,因为最近进步神速,挤进了上半区。

     正式比赛的前一天,二百四十个报名的弟子都被叫到了虹枫派的大礼堂里。萧清玉是最主要的执事弟子之一,他在一众师弟、师妹面前亲手写了从一到一百二十的号码牌,每一个数字两份,其中一份投进一个大坛子里,然后一通猛烈的摇晃,搅拌。剩下的一份就近随机的发给跟赵小云同一个阵营的、在人们眼中晋级无望的一百二十人。

     一切准备停当,萧清玉把那个盛了号码的大坛子放在了礼堂最前面的台子上,让跟史艳琛同一个阵营的种子选手(当然了,只是第一轮),一一上台抽取。

     让赵小云惊讶的是他们无可敌军团的两个活宝,吴达智和梅闻花也报了名。让他惊掉下巴的是这两位还都在上半区,跟种子选手们站在一起。吴、梅二人先后上台抽取他们各自的对手。吴达智抽到了号码牌就按照规矩,交给了萧清玉。萧清玉在台上高声地念了出来,二十六。台下的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约摸十四五岁的可爱小女孩举手喊道:“是我,我的是二十六。”萧清玉向众人宣布:“好了,吴达智,你的第一轮对手就是这位师妹了。”吴达智向那个可爱的女孩点头示意,走下台来。

     接着是梅闻花,一样的程序,他抽到的是一百一十一。赵小云正在叹息着黑幕就听到萧清玉在台上大声的咆哮:“一百一十一是谁,聋了吗?你倒是吭一声啊。”赵小云突然回过神来,想到发给自己的正是一百一十一,赶忙举起了号码牌,应道:“是我,是我,我是一百一十一。”

     萧清玉怒斥道:“怎么回事?麻利点儿啊,你倒是。”

     赵小云满脸羞色:“不好意思,走神了,不好意思。”

     大概经过两个小时,众人都确定了自己的对手。当天下午就要进行第一轮的比赛。

     出了礼堂,梅闻花就找到了赵小云,说:“赵参谋,小云师弟,闻花有礼了。”

     “有礼,有礼。真好啊,我下午的对手就是你,我都不用准备了。”

     “咱们都是同一个军团里的弟兄,比别人要亲近的多,你说是吧?”赵小云正想说‘不是’,但梅闻花没给他留插话的空间,接着说:“你也知道,像我们有钱人就爱面子,有件事关面子的事儿,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赵小云听到话头,已经猜到梅闻花的意思,他假装理解错误,说道:“我知道你很爱面子。我也愿意给你面子。刚才我说‘不用准备’是开玩笑的,我其实觉得你最近进步可大了,不容小觑。你可以放心,我答应你,回去好好准备,一定充分尊重你这个对手,一定全力以赴。争取做到咱们俩不管是谁输了,都能虽败犹荣。如果我是咱们中间稍微强一点儿的那个,我绝不手软,一定把你打趴下,趴下就不再让你站起来。”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梅闻花登时吓软了,“你了解我的,我哪是会要求别人尊重的人呐,我所说的面子是虚的,你给我点儿虚的就行。我想在比武大会上露回脸,看你能不能故意输给我,我刚才说的是这个意思。你放心,钱少不了的,一会咱们去看达智摆平那个小姑娘用多少,我给你翻一倍。”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赵小云作恍然大悟状,“不行,既然咱们比别人要亲近的多,我一定要跟你来点儿实在的,做到真正的尊重你,给你面子。你别说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改不了了,我意已决。加油!下午擂台上见。”赵小云说着亮了亮拳头,然后转身就走。

     “别呀,要不你说个数。一切好商量。”

     “没的商量。”赵小云挥了挥书,给梅闻花的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是何必呢,何苦呢?就算赢了我也什么用都没有啊,在咱们内部你都未必能够突围,更别说在城主的比武大会上了。你是不是惦记着秘宝呢?想瞎了心了,你。我告诉你,还是从我这儿拿点钱实在。正式比试之前,你反悔都来得及,我在宿舍等着你。”梅闻花声音越喊越大,目送着赵小云远去。

     当天下午,在虹枫派的八卦广场上搭起了八个擂台,每个擂台前都有一个师叔辈的执事道人担当裁判的职位。超过年龄,或者不够资格的师兄弟们也都赶到那里观战,整个广场密密麻麻,挤满了人。

     梅闻花终于没有等到反悔的赵小云,但是他还没有死心,寄希望于赵小云当场改变决定。在比武将要开始的时候,匆忙感到了现场。

     八个擂台矗立在广场的八个方向,就按照各自所在的卦位,分别叫做乾擂、坎擂、艮擂、震擂、巽擂、离擂、坤擂、兑擂。第一号,位于西北方位的“乾”擂,是一号到十五号这十五对比武者的场地,第二号,位于正被方向的“坎”擂,是十六号到三十号十五对比武者的场地。以此类推,赵小云和梅闻花应该在第八号,位于正西方位的“兑”擂比试。

     梅闻花赶到的时候,“兑”擂上已经有一对他不认识的师兄在比试了。他没有观战的雅兴,在人群之中寻找起了赵小云。不多时,他就看到了夹在人群中的赵小云。赵小云专心的看着台上二人的比斗,并没注意到梅闻花。梅闻花大声的喊叫被人群所发出的杂乱的噪声掩盖,搅乱,进到赵小云耳朵里的时候就成了无意义的响声。

     没办法,梅闻花开始朝着赵小云的方向挤去,在他将要到达赵小云的身边的时候,周围突然静了下来,他不愿意放过这千载难逢的空当,趁着这会儿清净,大声的连喊赵小云的名字。赵小云听到了,转头就看到满头大汗,奋力前进的梅闻花。

     不仅赵小云听到了梅闻花的喊声,看到了梅闻花,所有人都听到了,看到了。这一时的安静是因为台上的二人分出了胜负,大家都噤了声等着台上做裁判的师叔点下一对比武者的名字。

     裁判看到颇为着急的梅闻花,就开口问道:“你是有急事吗?”

     梅闻花不知道这位裁判是什么意思,实话实说的答道:“也不算什么急事。”

     裁判瞅了一眼手里的单子,说道:“赵小云对梅闻花,行,就现在吧,你们两个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