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章 番外之老司机带带我
        如果一定要评选出七香谷十大悲情男主的话,周亚一定在前三甲之列!原因无他,实在是这货的追妻之路心酸而又漫长,看的旁边人都恨不得劝他放弃,又忍不住暗搓搓下注赌他什么时候放手。

         “你到底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耳朵里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安媛媛忍不住暴躁地回头吼道,“都说了我们不合适!山谷外面适合你的女孩子挺多的,上次不是还跟过来一个吗?我觉得你们俩挺合适的。”

         说到这里安媛媛就忍不住生气。前几年她考虑到山谷里面的土地都拿来种粮食了,所以就和军师申请,去山谷外面的一个小山坡开坑了一些荒地拿来种一些常用的草药,她现在也开始带徒弟了,手底下十几个徒弟加上她,完全可以照顾好那片草药,反正这种东西也差不多等于半野生状态的,只需要注意别被野兽糟蹋了,或者旱涝季节多照顾着点,就能自己长好了,劳动量也并不很大,偏偏这人还厚着脸皮说要来帮忙做义工,害得她被徒弟们笑话。

         更可恶的是,这个招蜂引蝶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的小山村里招惹来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女生,竟然一路跟过来说是要向她挑战,还说自己是老女人,根本配不上周亚。

         是的,她承认,自己确实觉得和周亚不合适,可这并不代表她要受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女生的无理指责,她可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性格,当场就掏出备用的变异铁线莲花粉把这只白白嫩嫩的小绵羊给放倒了,顺手就丢给军师当肉票去了,据说还真的收获了一大笔赎金,后面的事情她没管,不过,据说周亚亲自去和那个女孩子说了什么,后来那个女生倒是再也没来过,她还有些小失望呢,本以为这个小女生再纠缠纠缠,说不定周亚心一软,顺势就跟过去当上门女婿了呢?这小女生嚣张归嚣张,长得倒是真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山谷气候的原因,十多年过去了,已经37岁的安媛媛,看起来依然和二十多岁的时候差不多,唯一有变化的,大概就是她的眼神吧,曾经的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而现在,有了阿福这个干儿子,还有她热爱的医疗事业,还有山谷里胖大厨研发的各种美食,生活于她来说已经非常完美了,她完全不觉得自己还需要一个男人来安慰自己“孤独”的生活。(这是其他人单方面的想法,其实她完全不觉得自己很孤独,工作狂一般都这样。)

         “怎么?又被拒绝了?”看着垂头丧气跑回来的周亚,老爷子也无语了,他现在已经不再取笑这个倒霉的义子了,实在是失败太多次,围观吃瓜群众都忍不住同情他了。

         “嘿嘿~~虽然没有收我的花,不过,果子都没有丢出来呢~”周亚满足地将手里的野玫瑰整理了一下,准备等下送去给胖大厨做食材。

         “小子,你不会真认准安医生了吧?那可是座万年冰山啊~”老爷子感慨道。想当年他夫人曾经跟他说过,女人一旦狠下心来,那可比男人狠多了,他从前不觉得,可是,这十多年来亲眼所见,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家夫人的话果真是金口玉言,再没有错的了!

         “嗯!反正我也不打算再要孩子了,如果安医生不接受我,那我就这样永远陪着她也挺好的嘿嘿~~”这浓浓的属于偏执狂的变态语气,听得老爷子浑身发寒。

         其实,周亚也知道自己是陷入了一场苦恋。可是,或许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明白,有时候,能够拥有一个可以执着的方向,却是比漫无目的的人生更加的幸福。

         或许,十年前他追求安媛媛,只是喜欢这个漂亮倔强又勇敢的女人,可是,十几年过去了,这个女人早就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深入骨髓的爱恋。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跟前跟后地催促着她答应自己的追求,而是默默地替她解决一切他能看到的问题,给她所有他所拥有的最好的一切,只要看到她依然开开心心地活着,周亚的心里就无比满足,仿佛那就是他生存的全部意义。很多人都觉得他傻,可是,只有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福。这世上,许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半,并且在残破而又疲倦的婚姻生活中日复一日地互相折磨,可是,他幸运地找到了填补内心残缺的那一半,并且,仿佛一个小心翼翼守护的影子一般,细心呵护着这并不完美的两个半圆。

         所谓幸福,有时候只不过是心之所往罢了,无关其他。别人眼中他所谓的牺牲和付出,于他,又何尝不是甘之如饴呢?

         他从不觉得安媛媛这样有什么绝情的,不能给予幸福就果断拒绝,这样的果决和善良,正是让他越发眷恋的原因。如果说从前他还以为安媛媛是因为上一段婚姻的心理阴影而不愿意接受他的话,那么现在,他早就不会为了那个幸运又愚蠢的男人而吃醋了,他不配!真的,他的女神,恰恰是因为害怕自己不能给予他幸福,所以才一直不敢贸然走进别人的生活。他为她这样的善良而心疼,也为他自己错过她最好的时光而遗憾。

         不过没关系,往后的几十年,再没有人能靠近他的女神,只有他,会陪着她慢慢变老……重度偏执狂周亚童鞋暗搓搓露出了迷之微笑。

         “这样不行啊~~我怎么感觉周亚哥好像疯了~”周亚的几个义兄弟偷偷找到老爷子求助。

         “唔~~确实得想个办法了~”老爷子摸了摸用心打理的山羊胡子。老司机的战魂熊熊燃烧起来。

         想当年,他为了追到他家亲爱的夫人,那可是十八般武艺齐上阵,完全没有下限的那种,而他比周亚悲惨的是,未来老婆身后还站着好几个难缠的小舅子……就这还让他成功突围了,简直是他毕生最大的成就,没有之一!

         因此,在看够了义子的笑话后,老爷子决定重新出山,帮义子一把,早点把儿媳妇娶回来,也好让他走得安心。

         没过多久,老爷子就“病重”了,或许是年纪真的大了,一场秋雨下来,整个人都躺在床上了。

         这一天,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周亚还没有来,这让安媛媛隐约有些诡异的担心:这货不是每天都要按时来她这里打卡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安医生,你回来了吗?”正想着呢,门外,周亚的基友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安医生!快!快去看看老爷子吧,一大早就说头晕,早饭也没吃,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啦!”

         “啊?等等,我收拾一下马上过来。你周亚哥呢?”

         “嗐!别提了!一早上都在照顾老爷子呢,老爷子年纪大了,还非逞强说自己没事,不让我们来找你,哎呀不说了我们快走吧!”

         这家伙是真着急了,原本老爷子和他们串通好了,是想装病骗骗安媛媛的,谁知道老爷子真病了!要不是来之前他亲眼看到老爷子起不来了,还真以为他是装的呢。

         毕竟也是快七十岁的老人家了,遭逢大难,又跟着他们吃了一阵子苦,身子骨不如年轻人,一场秋雨寒潮过来,难免要难受一阵子,替老爷子看了看,发现只是感冒风寒之后,安媛媛的脸色舒缓了很多:没什么大毛病,这几天吃点清淡的,我那里有些温补的药材,等一下你们跟我回去拿回来,再带个药膳方子回来,让厨房单独做了给老爷子补补,早晚注意保暖,夜里尤其要注意,我晚上再来看一下。

         “就说让你们别紧张,人老了,没病都有三分弱,阎王爷要收人,跑不掉的咯~”

         “干爹你胡说些什么呢?!我这就去给你找几枝人参回来好好补补!”周亚说着就要起来,既然不是大病就好,不过,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体质不比年轻人,还是要多补补才好,他所知道的药材里,人参应该是最滋补的了。

         “等等!你这么没头没脑地出去乱转,人参是那么好找的吗?又不是满地跑的萝卜!我那里倒是还有两支几十年的好参,就是属于基地贵重药材,需要拿积分换……”安媛媛喊住周亚。如果是其他药材的话,她自己就能做主,不过,这两支人参,是斑斑手下的小弟无意中挖回来,斑斑又送给肖定楠的,暂时寄存在她那里,肖定楠也曾经和她说过,如果其他人有急用的话,也可以用积分换一些,反正他暂时也用不上。

         “这个没问题!这些年我们也存了不少呢,先换一根吧!”周亚和其他几个人立刻掏出自己的那一份“存折”递给安媛媛。

         “足够了,不够我那还有呢,其他的药材就不用积分了,我今年的定量还没有用呢,可以挪给老爷子用。”安媛媛拿着众人的存折就赶紧回去,找基地的物资管理处,将人参换了一支出来,拿了钥匙才去开了自己那边的保险箱,取出人参,给老爷子抓药熬药,眼看着老爷子喝了药睡下去,这才舒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老爷子都是一手把周亚养大的,虽然这辈子注定要辜负这个男人了,可不管怎样,除了感情上无法回应之外,在其他方面,她是绝对不忍心再让这个男人伤心的。

         “那个,今天,谢谢你啊~”难得有这样两个人独处的时光,周亚站在那里十分局促,简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看的安媛媛忍不住偷笑。

         “你站着做什么?快坐下!我还有事情交代你呢。”

         “哦!”周亚老老实实地找了个小板凳坐下,双腿合拢,两只手搭在膝盖上,看起来跟幼儿园小朋友似得,特别乖。

         “别紧张,老爷子没事,我就是想跟你说,等老爷子好了,以后最好饮食上多注意点,每天早晚喝点羊奶,大鱼大肉少吃,还是多吃点鱼虾还有蔬菜水果之类的对身体好点,毕竟年纪大了,对了,老爷子以前是不是有高血压?”

         “嗯,有点,不过后来有家庭医生调理好多了。”

         “是啊,末世开始后,就没有家庭医生了……唉!以后我会记得,过几天就来给老爷子量一下血压。你也去食堂说一声,就说我说的,以后老爷子的伙食就和孩子们一样标准吧,少油少盐多补钙。不是我心理阴暗,你们以前请的那个家庭医生,估计也是弄鬼呢,调理也不往根子里治,就这么吊着,我猜你们给他的年薪不少吧?”安媛媛冷笑道。

         “竟然是这样?!那个医生据说还是m国回来的呢,一开口就要年薪五十万,还必须是美金!假洋鬼子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周亚气愤地站起来,该死的!早知道当初末世来的时候就该一枪结果了这个人渣!

         “你也别气了,这算好的了,没有给你故意搞出什么疑难杂症来骗钱。老爷子身体底子还算不错的,从现在开始仔细调养,两三年应该就差不多了。”

         “嗯!我们会努力赚钱的,需要什么药你尽管开口!”周亚感激地看着安媛媛。

         “咳咳~~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哎~~”

         “笨死你算了!这么好的机会!算了……还是老头子我亲自出马吧。”听到外面安媛媛走远的声音,老爷子突然睁开眼睛,一脸怒其不争地看着周亚。

         第二天,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周亚支了出去,老爷子一脸“马上就要狗带”的表情看着前来给他量血压的安媛媛——

         “安医生啊,有句话老头子我早就想说了,老糊涂了,说错了你不准生气啊~”

         “没事的,老爷子您说吧。”安媛媛仿佛知道老爷子想说什么,因此并没有意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

         “唉~你肯定是想,我是想劝你和周亚在一起。其实,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啊,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了老婆子,你猜她怎么说?”

         “我家老婆子说啊,人这一辈子,真的没必要在乎太多外人的眼光,自己觉得幸福就最好。让我不要强迫你们。”

         “你不知道,我年轻那会儿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和我夫人结婚后,一心想着要给她更好的生活,一年365天,几乎有300天都是在外面跑,那时候,我每年最高兴的,就是过年回去,把一年赚到的钱都给她。可是,直到她走的时候才告诉我,原来,她曾经无数次想让我别再出门了,希望我能在家里陪着她,哪怕粗茶淡饭呢,也好过一年只得几天的相聚。因为这个,我们唯一的女儿直到我快30岁才出生,也因为这个,她年纪轻轻就得了忧郁症,等到心脏出现问题的时候,我手握金山,却也再无力回天了……”

         “唉!啰嗦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年轻的时候,该怎么活,不要听别人的,要听从自己的内心,活的好,并不是别人眼里觉得你好就好,自己觉得幸福,才是真好。以前是我们钻牛角尖了,觉得相爱的人一定要结婚才算圆满。可是,回想我这一辈子,有时候真觉得,有没有那一纸证明,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一起,以你们认为最舒服的方式和距离。”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算是周亚的半个长辈了,今天我在这里也给你一个保证,不管将来你和周亚发展到什么地步,我会让他们不要再给你们压力。你呀,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怎么舒服怎么过,我们周亚就是个死脑筋,不过这一点我倒是很欣赏他,觉得对的就坚持做下去,他喜欢你,哪怕没有名分地就这么陪着你,我看他也每天乐滋滋的,这样挺好,挺好,哈哈~~”

         在老爷子的笑声中,安媛媛一脸沉思地离开了。

         “那个,安医生,我干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哈,我不会逼你的,真的!我发誓!”担心老爷子把她留下来逼婚,周亚一脸忐忑地看着安媛媛。

         “别紧张,我觉得老爷子说的挺有道理的,那个,你现在还住在集体宿舍呢?”

         “嗯~老爷子嫌我嘴笨,让小七跟着住这边,我们其他人都住宿舍呢。”

         “那你下午没事就搬我那边去吧。”

         “啊?!”

         “啊什么啊?我想了想,一下子就确定关心有点奇怪,要不咱们先试婚?我那边还有个小房间,你搬过去,咱俩住一段时间试试,那个,我很久没有和其他人住在一起了,可能有些不适应,你,多担待……”

         周亚:……

         周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仿佛一个失语者患者,忘记了人类应该怎么说话。

         很久以后,直到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周亚还觉得这几年简直跟做了一场美梦似得,一点都不真实。

         “媛媛,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某一天,看到自家闺女被阿福抱走去玩了,周亚暗搓搓地蹲在老婆身边问道。

         “没什么啊,就觉得咱俩挺合适的,不如试试咯?反正要是不合适也没什么损失,到时候再把你赶出去就是了……”安医生十分冷漠地推开自家的黏人老公,继续关心她的新药材去了。

         “所以说,我到底是怎么转正的?”当了爹也依然在婚姻中十分没自信的周亚迷茫了。

         背对着他,安媛媛轻轻抿嘴笑了。

         老爷子说得真好,爱与不爱,随心所欲,水到渠成。在这场看似荒唐的婚姻中,幸运的,又何止是他,还有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