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寻亲副本10
        “那些人有问题!”感觉到身后已经没有了警惕的目光,陈一蜚冷着脸挪到了肖定楠旁边。

         “我知道……不过,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赶路,尽量别跟他们起冲突吧。”肖定楠感觉到身边多了个热乎乎的身体,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熟悉的腿软的感觉蓦然袭来……太丢脸了!!!

         “不是说前面有民房吗?不如我们去那边看看?楠哥我好饿啊~~”张小宝挤过来占据了肖定楠的另一边,好在斑斑的背上空间很大,不然三个大男人挤在一起,非得从大猫身上掉下去不可!

         “不能去!我们继续赶路,到下一个服务区休息!”身后,李苗杨白着脸喊道。

         “怎么回事?”陈一蜚三人转过头看着他。

         “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有个很危险的东西……”李苗杨严肃地抿着嘴巴,双手紧紧抱着小白毛绒绒的耳朵。

         “噗嗤~~还直觉?你个小屁孩……哎哟!!!”张小宝正转过身准备无情地嘲笑李苗杨小盆友,冷不防整个人被陈一蜚一把抓住,塞到肖定楠前面,肖定楠反应过来,立刻抱住张小宝卧倒在斑斑身上!

         只是一瞬间,陈一蜚就幻化成了一棵巨大的铁线莲,挥舞着无数枝条,将试图攻击他们的一只巨大的野狗牢牢挡在外面。

         “快!带着斑斑和小耳朵,你们先走!”陈一蜚大喊一声,幻化出更多青黑色的枝条试图将那只野狗捆起来。

         这种时候可不是客气的时候,自知自己留在这里只是累赘,不但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让陈一蜚在战斗中束手束脚,肖定楠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立刻大喊一声,让斑斑全力往前跑,小耳朵机灵地跟在哥哥屁股后面,纯白色的猫毛迎风飘扬,透过小耳朵高大的身影,肖定楠只看到陈一蜚对面,那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的变异野狗!离得这么远,空气中仿佛还能闻到野狗身上散发出来的令人恶心的血腥味儿……

         陈一蜚,一定要平安地回来啊!!!

         陈一蜚战斗得十分苦逼!!!

         看到肖定楠他们带着两只猫远远跑开,陈一蜚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全力和眼前这只巨大的变异野狗厮打在了一起!

         是的,厮打!!!!!!!!!

         这只变异野狗可能末世前就在野狗队伍里混得不错,战斗技能十分熟练,最恐怖的是,这只野狗不知道吃了什么,口水竟然还有腐蚀性,那腥臭无比的口水顺着利齿浸入铁线莲,陈一蜚整个人冷汗直冒,甚至头都有些晕了……

         就在他几乎支持不住的时候,远远地,只见斑斑瞪大眼睛跑了回来,在他身上,肖定楠和张小宝手笼成喇叭状冲着他大喊:陈哥!陈哥!快,把那只狗引到这边来!汽油!这里有个油罐车!!!

         陈一蜚顿时精神一振!幸亏那野狗听不懂人话,看到斑斑过来,可能是被这么大块的小鲜肉给吸引了,竟然放弃了陈一蜚这棵难缠又不能吃的“植物”,直奔“肥嫩可口”的斑斑而去……

         斑斑瞪大眼睛站在那里,紧张得毛都炸了,直到那野狗跑到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这才转头狂奔!

         虽然体型没有那只野狗那么大,不过,斑斑跑起来还是非常快的,而且高速公路上到处都是冰面,他完全可以一路滑行过去,倒是那只野狗,因为太重滑行不起来,反而拖慢了速度。

         不过,这种想追而追不上的情形,却彻底惹怒了这只在附近称霸的野狗,变异野狗怒吼一声,四肢发力狂追斑斑。

         “喵喵~~”斑斑已经看到了油罐车。

         爸爸说了,等那只狗追过来,他就绕过去,猫科动物的动作在动物界可以说是非常灵巧的,只一个轻微的方向摆动,斑斑巨大的身体就灵巧地绕过了油罐车,眼看着那巨型野狗距离油罐车只有不到三十米了,看野狗的巨大冲击力,也根本刹不住车,远远地,张如姣手中点燃的箭头嗖地一声直接射向油罐车顶上打开的口子,只听到轰地一声,恰好扑倒油罐车面前的巨型野狗被一阵巨大的冲击破击中,哀嚎着摔了出来,满身的皮毛瞬间着火!

         “快!快跑!!!”一击即中,张如姣立刻指挥着小耳朵发足狂奔,刚才绕过去的斑斑已经接应到了后面赶来的陈一蜚,陈一蜚猛地甩出一根藤蔓,趴在斑斑身上的肖定楠一把抓住,三两下将他给拽了上来。

         在他们身后,那只嚣张的野狗正惨叫着在结冰的路面上打滚,试图扑灭身上的大火,只可惜,它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了阴险毒辣的伪正太李苗杨童鞋,这厮刚才就想到了野狗一定会在冰面上打滚试图灭火这一招,直接把油罐车里的汽油放了一小半出来,再加上周围一些私家车油箱里放出来的油,几乎把油罐车附近的冰面全部铺满了易燃的汽油,那野狗不打滚还好,一打滚,简直是火上浇油,大火顿时烧得更厉害了!

         很快,凄厉的哀嚎声慢慢弱了下来,然而,路上的大火并没有减弱,油罐车附近被丢弃的车都开始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合着汽油和皮肉燃烧带来的异味。

         巨大的爆炸声,同样引来了那伙霸占了服务区的人。看到那只威胁并控制了他们好久的怪兽,就这么被这一帮人轻而易举地给弄死了,带头的壮汉脸色一变!看向陈一蜚等人的眼神,有忌惮,更有谦卑的讨好……生怕他们记起刚才他们对自己的不礼貌,万一杀得停不下手,他们这二十来号人,估计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那个~~几位老板,我知道这只野狗的老巢里有一个粮油店,要不,您几位顺便去拿点儿路上带着吃?”

         “呵~~拿点儿?您这话说的可有意思哈!这野狗是我们杀的,那它的东西当然都是我们的战利品,怎么能‘拿点儿’呢?这世道,物资,尤其是粮油这种东西,多紧俏啊!我们既然运气好碰到了,当然要全部带走的。”李苗杨冷笑道。

         “小杂种!!!”大汉内心怒骂了一声,面上却越发的恭敬:当然!当然!都是您们的东西!我们是绝对不敢占几位老板的便宜啊!

         “行了行了~~算你识相,赶紧的,带路吧!我们这都还没吃饭呢!”张小宝坐在斑斑身上摆摆手,狐假虎威地嘚瑟道。刚才拼命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人一轻松下来,整个人饿得不行。

         “好的好的!我们这里也有会做饭的,以前是我们这里一家酒店的大厨,要不几位老板赏个脸,今天一起吃个饭?”大汉点头哈腰地走在距离斑斑足足十米远的地方,生怕这只可怕的怪兽一脚丫子下来把他给踩扁了……

         “不用……几位的饭我们可不敢吃,刚才不是还让我们滚远点吗?呵呵……带我们去粮油店就行了!”李苗杨可不敢吃这些人的饭菜,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陈一蜚奇怪地看了李苗杨一眼,他们现在根本没办法开车,就斑斑和小耳朵两个,也带不了那么多粮食跟食用油之类的,可是刚才李苗杨就悄悄跟他说了,说是务必要把这批粮食给保住,他有大用处。真是个奇怪的小孩子……

         李苗杨才不奇怪呢。

         离开徐一清那个酒店的时候他就想清楚了,既然是要去救人,又或者说是去赎人,赎金是肯定免不了的。

         本来以他们的武力值,强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每天听到张小宝说他爸妈小时候怎么疼他,他哥怎么照顾他,又是担心拖累他,宁可自己出去做苦力,也要让他留在这里过点年轻人的生活……

         反正他算是看明白了,假如不帮张小宝把他爹妈和哥嫂平安地寻回来的话,这小子大概得哭死!

         罢了罢了……看在他平时那么力逗自己开心,段子手当得不错的份儿上,就替他弄份赎金吧!想来那帮人困在广播电视大楼里,周围据说还是城市新区,大概也没多少物资可以囤积的,不然也不会张口就要入伙的每人交几百斤粮食了。

         他就不信了,自己一下子砸个几千斤粮食下去,就换不出来几个人?

         李苗杨对自己的判断能力还是很自信的,只要张小宝他爹妈在那里,又或者是在那个变异人的势力范围内,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放人!

         总之,不管是不是拿来做赎金,李苗杨都不打算放弃这笔到手的横财了,实在不行,还能拿来换物资或者做善事啊,总比便宜了眼前这帮真正的坏人好。

         见这帮人油盐不进,大汉有些恼怒,不过,又想到自己留的那个后手,又禁不住洋洋得意起来,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姑且让你们先得意一会儿,等一下有你们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