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变异铁线莲3
        安逸了这么久,在酒店里有吃有喝,还有人保护,他们早就忘记了当初在末世中逃亡的骇人滋味儿,现在,那种灭顶的恐怖再次袭来,而且一出手就弄死了他们18个人!听回来的人说,那棵植物大概是喜欢拿动物的尸体(包括人类)做花肥,他们……大概也是那棵植物的狩猎对象吧?

         这天晚上,肖定楠一夜没睡,躺在斑斑柔软又温暖的肚皮上面,盯着酒店宴会厅顶上绚丽多姿的古希腊神话故事彩绘出神,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绝望的一天……老实说,自从连续的雾霾开始之后,虽然外面危机重重,但自己却机缘巧合的坚持到了和陈一蜚他们联手的时候,而且斑斑也变异了,从那以后,他们的生活几乎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抛开外界的危机来说,他过得比末世之前还要好,有朋友、有斑斑的陪伴,也不需要饿肚子,还能住进那么豪华的千万级别墅……这是他从前从未想象过的美好生活!

         可是,于他而言,美梦终究是短暂的……因为他的粗心大意,陈一蜚生死不知,更是连累了徐一清牺牲了那么多的手下!刚才那个女人说的真没错,他就是个扫把星!

         “斑斑……爸爸好没用……”无力地将脸整个埋在斑斑柔软的绒毛里,肖定楠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这一刻,他对自己简直充满了痛恨!连斑斑都能为了保护自己而强大起来,可自己呢?除了会做饭,几乎一无是处!还到处给大家惹麻烦……

         “小楠,你别这样……我们都知道不是你的原因……”王翠琴拍了拍肖定楠的胳膊,拆了一袋面包递过去,“好歹吃一点吧,后面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好好保存体力!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啊!”

         “谢谢你王阿姨……”

         “呸!别叫我阿姨!老娘有那么老吗?叫我琴姐!”王翠琴不满地瞪着肖定楠,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充满了威胁。

         “妈~~你怎么能这样?!小楠要是叫你姐,那我该叫他啥?楠叔?这不是错了辈分吗?”张如姣不满地撇撇嘴。她才不要平白无故地矮了一个辈分呢!

         “噗嗤~~都这时候了,亏你们还有心思想这个……”肖定楠被王翠琴母女俩搞怪的样子给逗笑了,接过面包慢慢啃了起来。王翠琴说得对,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要一天没有找到陈一蜚的尸体,没有确定他真的死了,他们就还有希望,就还有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

         陈一蜚不是老说自己命硬吗?

         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狗带的!!!

         “琴姐,你心态真好!怪不得这么年轻!”半晌,吃完面包的肖定楠感激地看着王翠琴。老实说,真要让他喊王翠琴做阿姨,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实在是王翠琴保养得太好了,四五十岁的人了,看起来跟三十刚出头的女人似得,皮肤莹润光滑,凤眼妩媚动人,连身材都保持得非常好,实在让他这样的弱鸡宅男表示汗颜。

         张如姣这会儿真的有些绝望了……自家老娘那就是个妖孽!明明她这个闺女都快三十出头了,母女俩走出去,别人还照样当她们是姐妹俩呢……简直一点儿也不科学!!!

         “哈哈~~什么心态好啊!那都是被逼的!”打定了主意要转移肖定楠的注意力,王翠琴开始跟他拉起了家常,“你绝对想不到,我在我们姣姣这么大的时候,曾经因为产后抑郁症差点抱着姣姣跳楼呢!那时候我最胖的时候有一百五十斤呢!”

         “啊?!”肖定楠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实在无法想象妩媚妖娆如王翠琴,竟然会有那么胖的时候……

         “呵呵~~有什么好奇怪的……也怪我年轻的时候没长眼睛,找了个渣男!那个时候,我怀了姣姣,公司的事情也特别多,我那个前夫就背着我养了个小情人儿,后来那个贱人还怀孕了,我怀孕大概七个多月的时候吧,那个女人挺着大肚子找上门来,大概是想刺激刺激我吧,最好一尸两命她才得意呢!”

         “当时我是又急又气,好不容易挣扎着生下姣姣,产后没有调养好,得了很严重的产后抑郁症,整个人一下子胖了五六十斤,那时候,我周围的人估计都等着看我笑话吧,觉得我又胖又丑,还带了个孩子,肯定要被那个渣男给甩了。”

         “那后来呢?”

         “呵呵~~后来啊,有一段时间,我确实是不想活了,那个时候,我站在月子中心楼上,真想抱着姣姣就这么跳下去算了……”

         “妈……”张如姣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家母亲说这些让人悲伤绝望的往事,当下就惊呆了。她一直以为是自家彪悍太后一怒之下甩了那个渣爹,没想到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好啦!没什么可伤心的!”王翠琴将张如姣揽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微笑地看着肖定楠,“后来啊,我这个小闺女,突然就冲着我笑了,小嘴巴裂开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那时候我就想啊,就算是为了姣姣,我也不能让那对贱人得意了!!!”

         “还好我还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帮我想办法弄到了那个人渣婚内出轨的证据,还有他私下转移财产给那个女人的证据。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呀,狠狠从那个人渣身上刮下来一层皮!几乎让他净身出户,名誉扫地!太痛快了哈哈哈!你们是没看到那个贱人捧着大肚子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差点儿没笑死!以为靠着男人就一辈子不愁了?这种人渣姐姐我就免费送给她了!反正别人玩儿过的破烂货,姐姐我也不稀罕!钱我是绝对不会白白便宜贱人们的!你们年轻人不是常说嘛,爹亲娘亲都不如软妹币亲,就是这么个道理!”

         “琴姐你太牛了!!!”肖定楠和张小宝一脸崇拜地看着王翠琴,此等女壮士,他们只有在电视里膜拜过啊!

         “呵呵~~别跟姐在这儿耍嘴皮子了,咱们女人为什么彪悍?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给逼的?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谁不想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举啊?”王翠琴撇嘴,如果说以前她是憋着一口气坚决要比那对渣男贱女过得好的话,事到如今,她早已没有了当初那股子争强好胜的心,单亲妈妈怎么了?只要有钱有实力,带着闺女过日子不要太爽!想买什么买什么,还不用和渣男的极品亲戚纠缠应酬,小日子过得越滋润,她就越感激当年那个试图抢他老公上位的贱人。

         真是感谢当年的插足之恩啊!

         不然她怎么会有离婚后那二三十年逍遥自在的日子?

         “要我说呀,你们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复杂!你看我们家,我爸妈一心想生个闺女,结果连生我哥和我俩儿子,吓得都不敢生了!我小时候家里特穷!我爸当年以为我妈怀的是闺女,拼命攒钱准备交超生罚款,结果生下个我!交了罚款,听说我小时候我妈坐月子连鸡蛋都吃不起!”张小宝也跟着感慨道,“这么多年,我爸妈一路忙着养活我和我哥,等我们长大了,又忙着给我哥张罗着盖新房、娶媳妇,又碰上我大嫂生了对双胞胎,简直一刻钟都闲不住,哪里有那个功夫去搞外遇?!”

         “唉!可惜我已经跟家里人失去联系好久了,不过我相信,以我爸妈的彪悍,还有我哥我嫂子,他们一定还活得好好的等我去找他们呢!楠哥,等陈哥回来了,你能把斑斑借给我一段时间吗?我想让斑斑带我去找我爸妈他们……”

         话没说完,张小宝的大脑袋就被肖定楠给拍了一巴掌!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还把不把我们当兄弟了?现在外面那么危险,你一个人去我们怎么能放心?要去就大家一起去!反正我和陈哥也没有其他亲人了,以后你爸妈就是咱们的爸妈,找到了,一起孝顺他们!”

         “说得对!小宝啊,好歹现在我们也算是一个小团体的,你怎么能搞个人主义呢?救人这种事情,当然是人越多越好!等找到小陈,咱们一起去帮你找爸妈,就这么说定了!”王翠琴顺手摸了一把张小宝的脑袋。

         张小宝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大家还敢陪他去找亲人,顿时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楠哥……琴姐……你们真好!”

         “知道我们好,就努力锻炼身体吧!如果真的要去外地救人,接下来肯定要露宿野外的,体力不好,抵抗力就差,万一生病了,野外可找不到医生,楠哥,我觉得咱们这个队伍也需要再招个医生你觉得呢?”李苗杨在一边补充道。

         几个人越聊越兴奋,从救回陈一蜚聊到去哪儿招个医生队员,再聊到怎么去找张小宝他家里人,沿途怎么走,遇到突发状况怎么办……聊得兴起,干脆也不睡了,从背包里掏出些瓜子豆干之类的零食,边吃边聊,直到外面天色逐渐变亮,众人才打着哈欠跑去排队洗漱去了。

         吃完早饭,李苗杨主动拉着肖定楠和王翠琴去找徐一清了,他需要尽快知道徐一清他们的计划,本来他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去的,只可惜以他现在的小身板,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号召力,无奈之下,只能拖着队里的成年人一起了……

         “以后你可以自己来……”看到李苗杨徐一清难得露出了一个十分吝啬的笑脸,“我想你大概也是变异人吧?大脑比别人发达?正好,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请你帮忙。”

         “变异人?你说杨杨?”王翠琴惊讶地瞪大眼睛。

         “是啊!你们都没发现?”这下轮到徐一清惊讶了,他以为他们是一伙的,肖定楠和王翠琴他们肯定都知道的。

         “徐老板,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现在咱们先不说这个了,救陈哥他们要紧。刚才您说要我帮忙,是有什么新的营救方案吗?”

         “聪明!不愧是变异人!来,这是我们昨天晚上想到的一些办法,都是针对那个变异铁线莲的,我们有一个植物学的教授,植物方面的问题你都可以问他。”徐一清赞赏地看了一眼李苗杨。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开始商量起即将到来的营救行动。

         肖定楠&王翠琴:“……”莫名感受到了来自智商方面的歧视肿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