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寻亲副本21
        “我们走啦,小楠……还有你们,在这里等我!”陈一蜚看了一眼肖定楠。

         “嗯!路上小心,快去快回!”肖定楠抓紧时间,又给陈一蜚和张小宝背包外面的袋子里塞了四瓶看起来像是绿茶一样的东西,“这是我找村长要的汽油,装在绿茶瓶子里,那些人要是敢追过来,你们骑在小五身上往下倒,烧不死他们的!”

         这种时候就不要讲究人道主义了,好好活着才要紧!

         肖定楠是这么想的,彪悍的张小宝他娘也是这么想的……

         挥舞着菜刀,把几个试图冲到他们家房间里抢东西的小混混赶跑,关上门锁已经坏掉的房门,催促着儿媳妇赶紧给双胞胎喂粥。

         他们从半个月前就开始缺粮了,一开始的时候一天还能混到一顿米饭,现在一天两顿都变成稀粥了。双胞胎才一岁多点,没有奶粉,只能喝粥,家里大人就都把粥省下来给双胞胎吃,大人们随便从外面弄点过期的面包什么的勉强填饱肚子。

         就这,还有人饿极了想冲进来抢呢!

         末世开始后,张家六口人,张铁军、王秀红老夫妻俩和儿子张广水都在菜市场卖鱼,儿媳妇柳孟梅带着张学凯、张学平两个双胞胎在家里玩。发觉雾霾越来越大,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老两口急忙把儿子赶回去了:“快回去看看我大孙子还有孟梅,这雾霾太厉害了,记得把家里的门窗关紧!”

         为了省钱买房子,给两个孙子落户,张家六口人租住的是一个城中村的两居室,不到70平米的房间里,勉强隔开了两个房间,老两口一间小的,儿子儿媳妇带着孩子住一间大的,他们家这条件,当然也买不起什么空气净化器,这两年城市里雾霾又严重,每次天气不好,老两口就让儿媳妇带着孙子们躲在家里,他们中午的时候买菜回去做饭。

         等到张广水勉强找到家门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可怕场景。

         这会儿,张广水又开始后悔了:应该把爸妈也带回来的,菜市场里的鱼,丢了也就丢了,不过几千块钱,人平安才最要紧!

         回到家,媳妇还在洗衣服呢,双胞胎静静地睡在小床上,老大抱着老二的小胖脚丫啃得满脸口水,张广水怜爱地亲了亲儿子们,又开始抱怨起媳妇:都说了衣服等我回来洗,你平时带孩子就够累的了,这么早爬起来洗衣服干嘛?

         “你还说呢!你和爸妈不是也半夜十二点就爬起来去收鱼了?卖完早市还要回来给我们做饭。你快坐下歇着吧!这么点衣服,我很快就洗好了。对了,你吃早饭了吗?要不要给你做点吃的?”

         “嗯!你多煮点粥,我去把爸妈接回来,外面情况有点不对劲,你们千万别出门啊!”张广水说着就戴上口罩出去了。

         张广水小的时候和爸妈在船上打渔,对危险什么的总是有种奇妙的直觉,张家老两口也习惯于听大儿子指挥了,这会儿他说有危险,老两口赶紧找到隔壁的摊位,把一早辛苦收到的野生鲫鱼、草鱼、泥鳅黄鳝之类的原价批发给了隔壁摊位,几乎没有赚钱还赔了点路费,隔壁一直眼红他们有野生鱼进货渠道的小贩还诧异呢:今天这是怎么了?鱼都不卖了?

         “哦!家里有点急事,得赶紧回去!便宜你了!这批货出手,起码得赚个毛一千块吧!”张广水笑笑。

         “哈哈!那今天可托你们福了!我家里有老南瓜,回头给你们摘几个给娃娃们吃!”小贩哈哈大笑。

         “那可太好了!我说老朱,你这鱼卖完也赶紧回家吧!今天外面雾霾很大啊……”

         “嗐!起个雾怕啥?我们这哪年不来个一百多个雾霾天?”老朱是本地人,对当地的情况那可是太熟了,不以为意地摆摆手。

         张广水无法,他只是直觉有危险,这种玄之又玄毫无根据的感觉,也不好跟别人说。

         不过,好在他爸妈还是非常相信他的。

         离开鱼摊,张广水又带着张家老两口,去菜市场卖米面的地方,扛了整整五六袋的大米,还有十斤装的面粉十几袋,老南瓜、土豆、卷心菜、洋葱、大白菜等可以储存的蔬菜也买了好几大筐,几乎花完了他们这几天赚的钱。

         “阿水,到底怎么了?”坐在自家买的二手小货车里,王秀红紧张地看着自家大儿子。

         张广水在她眼中向来是个神棍一样的存在,这儿子不知道是怎么了,对于危险的东西总是有种非常神奇的直觉。

         王秀红清楚记得,张广水五岁的时候,某一天死活哭着拽着她和张铁军的大腿,不肯让他们上船。因为就一个儿子,也比较心疼,当时夫妻俩就干脆留在了家里。

         没想到,就是这一天,上游突然起了大水,村里好几户人家出去打渔的都没有回来……

         还有张小宝刚出生那年,张广水已经上小学了。那天放学,他愣是一个人等在岸边,亲自带着张铁军走了另外一条路……而就在第二天,有人打渔回来的时候,在老路上被毒蛇咬伤死掉了……

         王秀红也曾经想过,儿子是不是中邪或者是开了什么天眼,还特意偷偷准备了猪头肥鸡去拜访了附近的神婆,结果,人家神婆根本不敢让她们进门!更确切地说,是不敢让张广水进门,嘴里还嚷嚷着什么“异星……惹不得啊惹不得”之类的,气得王秀红连猪头肥鸡都没给她!

         他儿子才不是什么异星呢!

         分明是她们老张家的福星!!!

         不过,从那以后,张铁军和王秀红夫妻俩就开始惟张广水之命是从,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渐渐的,她们家竟然越来越富裕,先是听了儿子的话做鱼贩子,后来后跟着他到了j市贩卖各种野生鱼虾。

         j市的人有钱,大多注重养生,野生鱼虾只要有门路有货源,根本不愁卖。来这里才短短两年,她们家就买了一辆二手小货车,房子首付也攒了有好几万。

         可是,这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儿子怎么突然抽风买了这么多粮食?

         “爸妈,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是特别心慌……就和那年,村里发大水的时候一样……总之你们听我的没错!咱们在家里多存点吃的喝的,没事当然更好,万一遇到啥事情,起码家里人饿不死不是?再说了,就算没事,这些没拆封的还可以卖给一些饭店嘛!不会浪费的!”

         就这样,小小的出租房里,几乎堆满了各种吃的喝的。

         然后,一家人就再也没有出门……外面已经越来越混乱,变异动物到处攻击人类。

         好在他们还有张广水。

         每天,张广水都会趴在窗台仔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选择他认为安全的时机,悄悄下楼,和张铁军一起去附近找水,有时候运气好,可以找到一些桶装水,有时候运气不好就只能空手回来。

         后来,村里实在找不到一滴水了,张广水一咬牙,干脆开着他的二手小货车,和村里其他幸存者来到了位于一条大河边上的j市新广电中心。

         这里有水,很多水。

         可是,没有粮食。

         张广水他们带过来的粮食,充公了一部分,留下的也慢慢吃光了……

         就在他着急上火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的熟悉的声音:哥?

         “小宝?!”

         “是小宝!”

         “真是小宝!”

         一家人高兴地围过来,王秀红忍不住红了眼圈,使劲儿拍了张小宝几下!

         “臭小子!跑哪里去了?”

         “都怪爸妈……要不是我们把你一个人丢在那边……”王秀红忍不住又想哭了。

         不过,看到小儿子红光满面的,看起来这段时间应该没吃苦。

         “爸妈!嫂子!你们都活着,真是太好了!!!”张小宝也红了眼圈。

         这一路上,短短半个小时的路程,他脑子里一团糟!一会儿想着,要是爸妈他们不在这里怎么办?在这里受委屈了怎么办?两个小侄子没有吃的有没有饿出什么毛病……

         还好!还好……大家虽然看起来都瘦了,也憔悴了,但,起码都好好儿的!

         “快!妈,关门!”张小宝让王秀红把门关起来,放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大把巧克力,每人分了几根,又亲自给撕开包装,塞到两个小侄子手里:“吃吧!受苦了!回头叔叔给你们弄点奶粉,进口的!!!”

         “小宝,你怎么来这里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张广水撕开包装吃掉一根巧克力,把剩下的都塞给双胞胎了。

         “我猜的!听说j市就这个避难所最大,我就想,你们可能会在这里。对了,这次多亏了我几个兄弟帮忙,不然靠我自己根本没办法过来!等安全了我介绍给你们认识!都是大好人!!!”

         “对了哥,爸妈,嫂子,你们快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们商量……”张小宝看了看门,偷偷把家里人拉到房间角落里,担心泄密,还特意用家乡方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