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团聚4
        张氏兄弟巡山回来,大家一起吃完早饭,就商量着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了,过了一个晚上,大家已经发现,目前的当务之急其实并不是种田,而是……扩建山洞!!!

         “那个~~有点挤啊~”张如姣磨蹭着,没好意思说男女混居啥的,临时宿营还能接受,毕竟她也不是一般的女汉子,可是,长期这么住下去,她真怕自己某一天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男人!

         “也对~~那就先扩建山洞吧!后面正好还有空间,临时砌的墙也不用全部都打掉,打个门大小的洞口出来,到时候正好做个隔断!”肖定楠拿了一根木柴在地上划拉,末世前他就喜欢折腾他那个出租屋,小小一点麻雀大小的空间,也被他隔出了若干个功能区,现在这山洞的面积更大,可以改良的地方就多啦!

         “外面这三间不变,客厅和厨房可以继续用着,剩下两间,一间做储藏室,存些粮食杂物之类的,一间做值班室,守夜的可以睡在里面。中间这一段,我大概看过,宽度也有个十几米,这样,我们顺着旁边开个洞,做一个宽度大概两米的走廊,走廊边上靠山壁这一边再做一个隔断,分成两个房间,一间给琴姨和姣姣姐,一间给王奶奶,后面还有一个半圆形比较宽敞的地方,单独隔出来给水哥一家,最后面再隔出三间来,陈哥、小宝和我一人一间……大家看看怎么样?”这山洞到后面基本都是长条状的了,要想做单间,就只能靠山壁做墙,然后另一边留出来做走廊。整理设计看起来就跟末世前那种单身公寓差不多。

         “那通风怎么办?”

         “这好办,屋顶不造就行了。而且这山洞里面不知道通向哪里,我们都没去探过路,也不知道危险不危险,屋顶不造,大家说话都能听清楚,万一遇到危险了也好及时呼救。”

         “你们住了这么久也没往里面去过?”众人好奇。

         “呃~~我现在行动不便,陈哥也说没必要一定去里面看看,索性就弄了一堵墙给堵死了……”

         “小楠说得对!现在这世道还讲究什么*?好好活着才最要紧!没屋顶就没屋顶吧!大不了到时候给大家做点耳塞……”张如姣咬牙道。能有个单间,已经比露宿野外要好太多了!下游的那些人现在可还住在野外当野人呢!他们这样的,已经算是不错啦!

         “对对!安全第一!”大家一起点头,陌生的地方,奇怪的山洞,还没有经过勘探,仿佛想到了什么奇怪的生物,几个女人都忍不住寒毛直竖,这会儿恨不得大家依旧住在一起,单间神马的,末世前确实很吸引人,现在嚒,呵呵~~好好活着最重要!!!

         至于装修神马的,呵呵……还是留点力气种地去吧!吃饱肚子才能有心情享受不是吗?为什么电视新闻里一提到穷人就说人家家徒四壁?废话!时间和仅有的收入都拿来赚钱填饱肚子了,哪里有那个闲钱去搞装修?

         现在,他们就是电视里那种可以分分钟拿去作为扶贫目标、拍出来可以感动慈善家们的特困户啊~~~摔!!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只要对自己有了准确的定位,再做什么事情就会非常有目标性,并且极少会出错。

         确定了“脱贫致富”这个短期目标之后,众人再商量事情,就变得接地气了许多——

         “要抓紧开荒种地!先种点成熟快的蔬菜瓜果,粮食还有,可以慢慢种起来。”

         “可以先让斑斑的小弟们帮忙打猎,小白和小耳朵也可以帮忙。其他人抓紧时间做土坯。”

         “我看下游路老伯他们人不少,要是来不及的话,我们可以多猎些野味,雇他们的人帮忙一起做土坯呀!”

         “你们安心去忙好了,做饭的事情就交给我和你们柳嫂子吧!”

         “那我帮柳嫂子看孩子吧!”李苗杨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这五短身材目前还派不上大用场,顿时憋屈地领取了“在家看孩子”这个低级任务。

         肖定楠更可怜,他双腿骨折的地方还在痊愈中,行动不能,只能在家继续宅着~

         说做就做,将斑斑吃剩下的“贡品”拿了一些带着,张广水和小五一起去下游找人帮忙去了。陈一蜚则带着张小宝抓紧时间去挖泥和泥,准备原材料。王翠琴和张如姣母女俩留在家里,把山洞重新收拾一下,带来的物资先拿出来堆在客厅,剩下的两个房间,男女各一间暂时住着。王奶奶和柳嫂子开始忙活着准备午饭,如果真要雇人来帮忙的话,好歹也得管人吃饭吧?

         得知他们想要雇人做土坯,路老伯原本还有些犹豫,因为他们也要开荒外加造房子,人手还不够用呢!不过,在看到张广水手里的肉之后,路老头咬咬牙,点头答应了!

         麻蛋谁让他们这些人里面就没一个能打猎的变异人呢?

         粮食可以慢慢种,新鲜肉难得啊!现在又不像以前,想吃肉了,兜里揣个几十块钱,上街找个肉摊随便挑!他们这群人要真敢去森林里打猎,估计被“随便挑”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眼瞅着就快到中秋节了,路老头琢磨着,月饼是没戏了,肉,总得让大伙儿尝尝吧?为了吃肉!这活儿必须接!

         看到路老头点头答应,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吃肉不吃肉的,大家倒不是很在意,只是,这些人被末世之后那些乱七八糟的变故吓坏了,担心万一他们拒绝了,那边的人一生气,以后不肯再出手保护他们了,那他们可就彻底玩完了!

         双方商量了一下,分出一半人去帮忙做土坯,剩下一半继续在这边盖草棚,是的,木屋耗费太大,村里人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用这些木头做支架,多盖几间草棚出来,到时候人住着不挤,还能腾出两间做仓库呢!

         “一蜚,你过来一下!”肖定楠想了想,把陈一蜚喊了过来。

         “怎么了?腿疼吗?”陈一蜚蹲下来担心地看着他,他知道,骨折病人痊愈的过程,伤口时不时的就会隐隐作痛,又不敢给他吃太多止疼药,只能忍着了。

         “没事,腿不疼的。我就是突然想到了,既然我们打隔断就是为了遮挡一下,不用隔音效果太好,那土坯可以稍微做得薄一点嘛!有我们原先砌墙的一半厚度应该就够了,这样节省材料不说,你们做起来也轻松点不是?”

         “嗯!这个主意不错!那我去把那些做土坯的模具再削浅一些。”陈一蜚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丛洗的白白嫩嫩的茅草根,塞到肖定楠手里,“拿去吃吧,甜甜的!”

         咦?茅草根?很久没吃了呢!

         肖定楠稀罕地接过来,拗断一截肥嫩的送到陈一蜚嘴边,“你也吃!”

         陈一蜚顿时傻呵呵地张开嘴,示意肖定楠给他送到嘴里。

         肖定楠喂得开心,陈一蜚吃的香甜。

         一旁看孩子的小单身狗李苗杨:眼已瞎~~~求放过!!

         好在陈一蜚还要忙着带其他人做土坯,很快就离开了。

         “喏!给你吃!”肖定楠分了一半的茅草根递给李苗杨。

         “哼~~小白才喜欢吃草根呢~~”末世前的小土豪李苗杨根本没吃过茅草根这种玩意儿,顿时嫌弃地扭过头。

         “可好吃啦!你尝尝看?我们以前小时候买不起零食,就去田埂上挖茅草根,洗干净了吃起来甜甜的,这玩意儿还能治病呢!”

         被强力安利了一番,李苗杨将信将疑地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唔!还真挺甜的!嚼嚼嚼~~~

         双胞胎看着眼馋,也想吃,被李苗杨一人塞了一根,三个豆丁于是靠在一起嚼嚼嚼,远远看去跟三只肥兔子似得!

         吃完茅草根,肖定楠把斑斑喊过来,抱着斑斑的粗大腿,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楠哥你腿好了?!”李苗杨惊喜地瞪大眼睛。

         “嘿嘿~~别说出去哈!过几天就是你陈哥生日啦,我想偷偷练起来,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肖定楠傻呵呵地笑着。

         “切~~虐狗的人是木有好下场的~~”李苗杨歪着头看着某个傻蛋在一边抱着猫腿练习走路。虽然嘴上不屑,不过,对于肖定楠和陈一蜚这一对,他还是很羡慕的……这小变态小时候被他那对渣父母扭曲了婚姻观和爱情观,抗拒一切以繁殖为目的的男女关系,反而对肖定楠和陈一蜚这样的关系非常看好,话说回来,要是他那个便宜大哥真死了,李苗杨以后又打算找个男人的话,他那个渣爹就真的要绝后了……真是报应!!!

         中午,王秀红和柳孟梅做了满满两大锅的炖肉,里面除了肉和基本的佐料,其他什么都木有,大铁锅是他们从废墟里挖出来带过来的,是那种农家砌土灶用的大柴锅,陈一蜚用以前砌墙剩下来的土坯给做了两个灶台,正好连大铁锅一起砌进去做大锅饭。

         主食,咳咳,勤俭持家的婆媳俩可舍不得吃大米饭,去附近采了些野菜回来,混着玉米面做了许多的野菜面饼子,就着炖肉吃,也算不错的伙食了!

         反正,看做工的人的吃相,这顿帮工饭大家还是非常满意的!

         人多力量大,花了两天时间,做了足足有好一万多块土坯,足够他们把山洞重新改造一下了,陈一蜚还大方地把他们做土坯的模具什么的借给了来帮工的人,受到陈一蜚的启发,这些人也打算回去做些土坯,砌墙不够,可以先砌几个灶台之类的呀!还有床,都可以用土坯砌起来,比睡在地上舒服多啦!

         下午的时候,看着大家做土坯都熟练了,陈一蜚就没有再在一边指挥,带着斑斑跑出去,到上游的森林里大肆猎杀了一番,弄了许多肉回来,傍晚,做完活,先给做工的每人发了五斤肉,算是一天的工资,众人拿到肉,都乐呵呵地回去了。

         “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是什么呢?”分完肉,陈一蜚摸了摸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