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渣娘1
        “妈~~妈您消消气!”柳孟梅一把拽住婆婆,她倒不是心疼张馨梅,主要是怕婆婆一时失手,毕竟人家可是大肚子孕妇,又是刚来的新人,要是在他们这里出了事,那些新来的还不知道背地里怎么议论呢!现在基地正是需要这些人的时候,可不能给大家惹麻烦!

         “我消不了!!!”王秀红气得眼珠子都红了!她是真没想到啊!这世上真有这么黑心肝的亲娘!亲儿子失散这么久,见面了连句暖心话都没有,开口就让儿子做这个做那个,要是李苗杨是个成年人还好说,李苗杨现在可是连十岁都不到啊!

         真是造孽哟~~~

         想起自己刚才对李苗杨说的那些话,老太太臊得一张老脸都快滴血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说好了优待幸存者的,你们敢打我?信不信我回去就把这事儿告诉他们?看以后谁还给你们干活!”张馨梅捧着肚子闪到一边,一脸警惕地看着众人。

         “您放心,我们说过的话一定算数!优待幸存者的相关政策也会马上公布出去。”肖定楠走过来一把搂住李苗杨,李苗杨挣扎了一下,被他在背上拍了两下,顿时无语地假装伤心,把大脑袋塞到了肖定楠的怀里,装柔弱可怜,谁不会啊?他还有年龄优势加持呢!

         “不过呢,咱们这里属于基地核心区,您不符合核心区成员吸纳条件,所以抱歉,入住核心区的申请我是不会批准的!”

         “那,那她们怎么可以?!她们是异能者家属是吧?我也是啊!”张馨梅愤怒地指着王秀红等人。

         “呵呵~~忘了说了,入住核心区有两个条件,一个是需要异能者推荐,可以是亲属或者朋友,一个就是需要缴纳每人五百斤粮食的入住费。”肖定楠非常不要脸地狮子大开口,反正规矩是他们自己定的,在场的也都是自己人,谁会去追究他们是不是真的收了五百斤粮食?

         “那……那我可以让我儿子帮忙交!五百斤粮食而已,杨杨你现在这么有本事,一定有办法的吧?”

         众人都被张馨梅的无耻惊呆了Σ(°△°)︴

         你一个成年人,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帮你弄五百斤粮食?还是在这种变异动物出没、瘟疫横行的末世,亲~~你脑子被驴踢残了吗?

         “咦?他难道没告诉你吗?当初我们去你家救他的时候,他亲口答应的,说是给我们白干三年活儿,现在一年都没到呢!对了你不是他亲妈吗?你可以出钱帮他赎身啊,哦!差点忘了现在钱已经没用了,这样吧,我给你打个折,就算两年吧,每年两千斤粮食,您一手交粮我一手交人!”肖定楠不愧是混夜市的,平时不声不响,真挤兑起人来也是口才不俗~

         李苗杨把大脑袋往他怀里使劲儿拱了几下,呜呜假哭了几声,笑得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了:唉呀妈呀,没想到楠哥嘴皮子挺利索呀!以后上阵打嘴仗可以当个替补了……

         确实是“替补”来着,因为在吵架这一专业领域,男人嘴皮子再利索,那也不如广大女同胞先天自带的嘴炮功能——

         彪悍的王老太太最先开炮了:“小贱人你积点德吧!肚子里还揣着个野种呢!别缺德缺大发了,生个儿子出来没□□!哦,你肚子里的野种是亲生的,杨杨就是你捡来的是吧?还亲妈呢?人后妈都没你这么坏的!一肚子坏水!别把你那野种给闷出黑心肝来!”

         王翠琴冷笑一声拉住老太太:“您可别气着自己,为这种人不值得!哎呀可惜现在没有医院可以做dna检测,不然我真想出钱给杨杨和这位女士做个亲子鉴定,这种黑心肝的女人,怎么养得出杨杨这么好的孩子呢?说不定呀,杨杨真是人家从医院抱错的呢!”

         “琴姨您这话简直太对了!我看杨杨也不像是这位大妈亲生的!咱们杨杨,那智商!那情商!怎么看怎么不像这一位生得出来的呀!绝对抱错了!”柳孟梅帮腔道。

         “就是就是!晓梅你说得太对了!杨杨家不是挺有钱的吗?说不定呀,当初这女人就是想靠儿子争家产,所以才假装怀孕,然后从外面随便买了个男孩子,这种事情豪门里可不少见呀!杨杨你可别被这种人骗了!”张如姣在一边给好基友点赞,顺便脑补了一场豪门狸猫换太子的狗血大戏。

         围观众男士:(⊙o⊙)!!!

         姣姣你说得好有道理!话说回来,貌似如果李苗杨真是张馨梅从外面买来的孩子,那一切就都很合理啦!

         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一点也不心疼!

         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理所当然地在末世降临的时候抛弃了!

         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在有了亲骨肉之后,恨不得把养子的血肉都扒下来供养亲生儿子神马的,完全符合剧情需要啊啊啊~~~

         “你……你们!他真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我要是说一句谎话,让我被雷劈!”张馨梅气急败坏地指天发誓道。

         “得了吧!要真是亲生的,你更得被雷劈了!”张如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你这么多年是怎么对杨杨的?连我们这些做邻居的都看不下去了!我要是雷公一准劈死你!!!”

         “你还不知道吧?雾霾刚来那会儿,你们家那保姆就偷了家里的钱跑了,把杨杨一个小孩子丢家里面,要不是他养的兔子变异了,说不定早就饿死了!没饿死也被变异动物吃了!”想起当初那些日子,张如姣忍不住红了眼圈,“你自己摸着你那所剩无几的良心想想,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骑着一只兔子去跟一帮大男人抢物资,你说你是他亲妈,你难道就没有一丁丁愧疚?你好意思拿你亲生儿子用命换来的物资,来养你和你肚子里这个野种?”

         “托尼和我的贝比才不是野种!”张馨梅大喊道,“是他!是他那个贱人爹对不起我!”

         “他对不起你,你去找他报复去啊!拿一个孩子出气,你丢不丢人?你这行为要被人挂网上,信不信被人肉打脸?!”张如姣真是气死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脑残又无耻的女人?男人对不起你,有本事你弄死那男人啊?拿自己亲生儿子出气,这还是人类吗?

         “行了!小宝,让岗哨上的人把这位女士请出去吧,对了,你再去趟大队,跟大队上的人说一下,这位张馨梅女士是杨杨的亲戚,以后请他们多照顾点,其他的什么都别说。”

         说罢,也不再理会张馨梅,弯下腰把李苗杨抱起来就走。

         张馨梅哪里肯就这么走了?

         可是,在看到张小宝这个浑人一拳头打碎了一摞土坯后,顿时瞪大眼睛,捧着肚子,跟个鹌鹑似得乖顺地走了……

         她已经看明白了,李苗杨那个小杂种,根本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好拿捏,他这帮朋友看起来也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一刻,她真的有点后悔了……不是后悔自己对李苗杨不关心,而是后悔没有在一见面的时候就假装嘘寒问暖,要是她不把姿态摆的这么高,稍微示弱一些,只怕现在已经留下来了吧?还有他那些朋友,一定会帮她说话的吧?

         如果肖定楠知道张馨梅竟然是这么想的,一定后悔自己刚才言语里还给她留了后路!

         不过现在,众人都无暇再关心这个真正冷血无情的女人,尤其是方才吃饭的时候还在支持李苗杨把亲妈接回来住的王奶奶,现在真是恨不得掐死这个死女人!

         “哎呀小楠你刚才干嘛让人照顾她?那种女人,要我说干脆赶出去得了!”

         “唉!她毕竟是杨杨血缘上的亲生母亲!再说了,你们觉得我把她留下来还托人照顾她,真是为了她好?”

         “别逗了!能在这种世道里活下来的,哪个不是人精儿?我让小宝转达的话,我不信你们没听懂!”

         “呵呵……小楠的意思,我大概听懂了,”徐一清刚才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微微一笑,慢慢解释道,“你刚才让小宝过去,说张馨梅是杨杨的亲戚,而不是刚才大家传的亲生母亲的身份,想必现在那边的人已经醒悟过来了,这个女人不管是不是杨杨的亲生母亲,首先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一定不受咱们待见!不被一个基地的高层待见,想必今后,那些人也不会多照顾她多少,反而会因为担心得罪咱们,有意无意地疏远她……其实,让一个自私骄横的女人,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才是对她最大的惩罚吧?”

         李苗杨:(⊙o⊙)!!!我那傻白甜的楠哥,怎么会有这种高智商的学霸才有的思维?一定是你们理解错了吧?

         “不愧是徐老板!”肖定楠给徐一清点赞,“其实我也没想这么复杂,就是想让这种人也尝尝当初杨杨吃过的苦。她不是总嫌弃杨杨是拖油瓶吗?好啊,那我就发发善心,帮她甩了这个拖油瓶,让她和她亲爱的托尼的孩子相亲相爱去啊。”

         “哈哈哈~~~~”众人忍不住拍手大笑。

         李苗杨吸了吸鼻子,麻蛋!真是被这群傻白甜给感动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