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熟人1
        第二天一早,众人收拾整齐就出发了。

         半路上,徐一清手下的一个速度变异人小景,悄悄地溜了出去,带着徐一清的亲笔信,狂奔去肖定楠他们的根据地报信去了。

         之所以一定要等到今天半路再走,也是因为直到今天早上出发前,罗光宗才把他们辛苦打探到的关于那个基地的大概位置和情况告诉了他们。没有更详细的资料,是因为肖定楠在森林安全区外围安放了大量的岗哨,明的暗的都有,罗光宗的人担心打草惊蛇不敢靠的太近的缘故。

         开玩笑!自己摸别人岗哨的时候很痛快,轮到自己,那当然是越安全越好!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岗哨在,报信的小景刚一进入森林外围,就被一群山猪给包围了!

         小景:(⊙﹏⊙)b发生了神马事?!这些山猪要吃了我吗?

         好在,很快就有一个手持自制长矛的哨兵走了过来——

         “站住!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好标准的门岗用语,一定是前保安队队长陈一蜚培训的结果!

         “呼~~不是山猪就好!那个,我老板是肖定楠的好朋友,他让我来报信,有一大堆人马要来袭击你们!说是你们抢了他们的仓库和一大笔物资……”

         “那些光头?好的!那麻烦您跟我进去吧!”抢物资这件事儿基地里的人都知道,并不是什么秘密。更何况,能说得出肖定楠的名字,十有□□真的是熟人来报信。

         不过,这哨兵也不傻,没有直接把人带到肖定楠面前,而是直接带到了军师这里。

         “哎呀我记得!你就是那个骑着兔子的小孩!”小景看到李苗杨还挺激动。

         哨兵也松了一口气,听这语气绝对是熟人啊!没他啥事儿了……

         “你是那个……”

         “啊!我叫景华,是徐老板手下的,嘿嘿……你的大兔子呢?”

         “在外面吃草……对了!我听他们说,有人想来偷袭我们?”

         “对的对的!这是徐老板给你们的亲笔信!”景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李苗杨。

         李苗杨拆开信件快速浏览起来,当看到罗光宗这三个字的时候,突然冷笑了一声:“哟~~这光头,我还没去找你们晦气呢,你们倒自己找上门来了!得~既然来了,就都别走了!”

         李苗杨回来的路上就后悔了,尤其是听那些幸存者说了罗光宗等人做过的坏事之后,深感把这群真正穷凶极恶的敌人留着简直是个随时会爆炸的不□□!

         回来后,李苗杨立刻偷偷找到陈一蜚,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偷偷找个机会过去实施斩首行动,而且一定得瞒着肖定楠!

         陈一蜚是作为恋人,不想让自己这血腥不堪的一面让爱人看到。李苗杨则是觉得以肖定楠为人处世的原则,一定不会在抢了别人的粮食之后,还回头去杀了人全家,这着实挑战了他的个人道德底线,虽然在李苗杨看来,这种世道还坚持道德底线实在是可笑……不过,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他还是希望能尽量保护好肖定楠的这种道德底线的,毕竟,心地善良的好人,谁会不喜欢呢?尤其是这好人还把自己当做亲人的时候。

         原本李苗杨的计划是只杀了那个带头的罗光宗和他手下几个死忠,其他的人就抓回来做苦力的。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心软了,这种人,已经习惯了趴在别人身上吸血,再让他们吃素,可能吗?

         “好~事情我知道了,我这里马上写封回信,你带回去,具体怎么做,我会告诉你们徐老板的。”李苗杨写完信之后,仔细封起来交给景华。

         “那……我要不要再见见肖先生?”

         “不必了,肖先生出差去了……”

         “出差……”景华噎了一下,这种世道还需要出差吗?去哪里出?小家伙你找借口也要用心一点好吧?我看起来就那么好打发?

         自认为“一点也不好打发”的景华被山猪们“友好地”送出了安全区。

         不过,他还真是猜错了,李苗杨并没有忽悠他,肖定楠确实是出差去了,不过,他出差的目的地很近,就在大湖下游那片荒地。

         一下子吸纳了将近四百名幸存者。大湖附近立刻热闹起来。

         人多了,再想像以前一样放养就不现实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就是这些人在罗光宗等人的压迫下,几乎身无分文地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睡在野外、喝湖水吃野草吧?

         于是,第一件事,分组!

         按照每一百人一个大队、十个人一个小队分开,小队长们负责登记各自小组的成员名单、年龄、性别、特长等等,再由小队长汇总到大队长,大队长直接向肖定楠汇报。

         根据收上来的资料,肖定楠暂时把众人分工初步整理了一下——

         “每个小队抽调出几个人,分别负责做饭、领取分发物资、统计各小队工分等。”

         “剩下的人,吃完饭后全部去挖土烧土坯,准备盖房子。房梁要用到的大树,安排人带着工具去安全区砍伐。”

         “等大家的新房子造好之后,先按照小队和性别暂时住在集体宿舍里,等以后大家在这里安顿下来了,再根据家庭关系自由组合,当然了,以后各家新造的房子必须要经过基地批准,大小和位置都有规定的。”

         “基地暂时实行工分管理制度,以后大家以小队为单位从基地领取任务,做完任务,小队长根据各人贡献分派工分,这些工分,大家可以在食堂吃饭、去基地小卖部购买物资,或者积攒起来当钱用,稍后我们会统一向各小队队长发放专用的工分计件表格和工分代金券。”

         “最后,我看大家一路上自己也带了不少粮食,这些粮食,大家可以自己留着开小灶,当然也可以换成代金券在基地买东西。”

         肖定楠把自己能想到的几个问题都交代了一下,剩下的就让小队长们自己去安排了。当然了,为了防止某些人公器私用,对于大队长和小队长们,他也有自己的监督手段:无处不在的小动物们。

         别以为末世就没有贪污*了,实际上,越是这种生存环境严苛的时候,贪污*就越严重,一个小队十个人,每人每顿克扣一把米,小队长就能白白得到普通人两三天的口粮!

         肖定楠把这些人带出来,是想让这些幸存者们,能够真正有一个相对安稳的、只要付出劳动就能吃饱肚子活下去的地方,而不是以欺凌压榨他们为乐的另一个“罗光宗的基地”。

         安顿好这些人,又让周亚等人帮忙给他们分了足够吃一个礼拜的口粮之后,肖定楠就坐在斑斑身上回来了。

         今天的斑斑也是非常的开心,一路上不时的摸摸地上的小花,再撩一撩路过的蝴蝶,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这么的无忧无虑。

         当然,如果斑斑能把他的大脑袋扭过来的话,一定能看到,他亲爱的爸爸,此刻的表情可称不上是“开心”——

         “什么情况?!”肖定楠瞪大眼睛,几乎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刚才他翻到“新居民户口登记簿”第四页的时候,赫然在“大队内直系亲属”一栏,看到了他异常熟悉的一个名字:李苗杨!

         原本他设置这个必填的项目,是希望今后在安排任务的时候,能够尽量让一家人能在一起,这样也显得人性化一点。末世里,除了吃饱穿暖之外,家人的抚慰,就是他们这些幸存者最宝贵的财富了……

         可是,现在,这个登记姓名为“张馨梅”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直系亲属”一栏,写的是李苗杨的名字!

         “该死的……我当初怎么就没问问他妈妈到底叫什么名字呢?”一想到李苗杨对他爹的冷酷手段,肖定楠忍不住一阵牙疼。

         “造孽哦~~”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能填上李苗杨的名字,说明她已经知道李苗杨就在基地里了,可是,如果这个女人真是李苗杨的妈妈,为什么不自己去认亲,而是用这种迂回婉转的手段,告诉他们“李苗杨的妈妈也在基地”呢?

         “这事儿啊,我们怎么猜测都没用!我看还是直接告诉杨杨吧!他不是一般的小孩子,知道怎么处理的。”拿着那本户口登记簿,作为邻居,王翠琴很快就确定了这个叫张馨梅的女人确实是李苗杨的妈妈,原因很简单,当初她们买的那个别墅,是当地有名的限量版别墅,也就是说,本地最有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其他的也都是外地的知名土豪,土豪界的圈子也不大,数来数去就那么些人,就算没见过面,也都知道名字的,王翠琴当然也知道小区里其他土豪们的名字,包括李苗杨的母亲。

         于是,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和徐一清里应外合干掉罗光宗等人的李苗杨,就拿到了这么一份让他错(蛋)愕(疼)的户口簿……

         “真是她?!”李苗杨微微皱眉,一把将户口簿丢到一边。

         “先不管她了!楠哥,你来得正好,徐一清徐老板带着人过来了,我打算和陈哥出去迎接一下,你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他们的吃住问题?毕竟当初咱们落难,也多亏人家收留嘛!”

         “徐老板?!他们怎么知道这里的?不行我要跟你们一起去!”肖定楠对这个吃货蛇精还蛮有好感的呢~当厨师的,谁不喜欢吃货呀?

         “不行!!!”

         “你怎么反应这么大?我为啥不能去啊?”

         “呃,那个……陈哥说,他不想让你和别的男人靠的太近,所以让我务必拦着你!”李苗杨眼珠一转,果断把脏水泼到了不在场的陈一蜚头上。决不能告诉肖定楠他们要去趁机绞杀罗光宗等人的事儿!

         肖定楠:“……(⊙o⊙)!”

         围观众人捂着嘴巴在一边偷笑,情侣间互相吃醋神马的,也真是一出粉红色的好戏呢……现在没有电视可看,这八卦多难得啊!

         有八卦看,众人一时间都忘了李苗杨那位“亲生母亲”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