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同居生活4
        拗不过肖定楠,陈一蜚只好放任这家伙,利用刚获得的异能,鸡同鸭讲地和斑斑比划了起来。

         不愧是“亲生父子”,即便不会喵星语言,肖定楠竟然也能通过动作,让斑斑明白了:这种草对爸爸的伤口有效!他要找更多小弟帮忙去采草药!

         “唉!为什么让我听懂动物们说话,却不能让他们听懂我说话呢?”看着斑斑在一边吩咐自家“小弟们”去采草药的威风劲儿,肖定楠无语地想着。

         今天负责来给斑斑送饭后水果的,是五只刺猬,看起来像是一家的,领队的还是那只狐狸,这厮大概仗着是斑斑手下的第一小弟,现如今在大湖周围可是说是风头一时无两,连向来彪悍的草原狼看到它都有些发憷,实在是“狐假虎(喵)威”的实力写照!

         得到了“召集小弟采草药”的紧急任务后,狐狸小弟一溜烟地叼着肖定楠特意留下的几根对照组草药标本去执行任务去了。

         不消说,第二天一早,整个大湖附近的动物们都忙翻了天,过来喝水都不带停顿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陆续有动物们过来“上贡”了:嘴巴里叼着采到的同款草药,十分恭敬地放在斑斑“豪华别墅”的门口,冲着自家老大低低叫了几声,又老老实实地消失了。

         当然,大湖附近就这么点地方,还有很大一片是草原,有运气好的动物顺利采到了草药,当然也有倒霉找了一天都木有找到“同款草药”的,譬如挨到傍晚才磨磨蹭蹭过来的一群山猪。

         倒霉的山猪一家,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草药,这也怪它们自己,平时在山林里横冲直撞的,参天大树尚且想上去撞几下,何况被踩在地下的野草?

         山猪们高贵的头颅是不会低下头去看这些杂草的……现在,你让它们在一堆乱糟糟的杂草里找出“同款草药”,简直跟让人类从一堆蚂蚁里认出工兵甲一般,难度系数10000……

         眼看着天都快黑了,担心交不了差会被自家老大痛扁,山猪大哥咬咬牙,把自己一直藏起来的一个秘密基地里的人参挖出来两根最大的,叼着去交差了……

         山猪大哥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老大斑斑却一点也不领情!!!

         看着两根细长细长仿佛发育不良的“白萝卜”,斑斑一脸不爽地眯起了眼睛,慢慢伸出锋利的爪子……

         “等等!这是野山参吧?哎呀怎么给挖断了?”肖定楠大叫一声,连忙让斑斑把那两根“白萝卜”丢过来。

         斑斑:(⊙o⊙)!

         这难道不是白萝卜?!

         野山参是个什么鬼?!

         山猪一家终于逃过一劫!!!

         被认证了确实是珍贵的野山参,斑斑满意地摆摆手,让山猪小弟回去了。

         “太好了!大家最近都辛苦了,正好用野山参炖点野鸡汤补补!”拿到了许多可以缓解腿伤疼痛的草药,又意外获得野山参两根,肖定楠瞬间心满意足了。

         最近他倒是休息够了,陈一蜚却累得够呛,又要照顾他,又要打猎捕鱼,又要忙着做土坯砌墙,哦,忘了说,昨天晚上,这厮已经连夜把山洞里通往那条暗道的通道给砌严实了,外面还用泥巴混合着石头又弄了一层石头墙,保准野猪来了都撞不破的!

         今天又忙着继续做土坯,准备给他搭个灶台什么的。

         其实照他说的,没必要搞得这么仔细,反正他们也就是暂时借个地方养伤,等伤好了,还是要想办法回去找其他人的,砌什么灶台呢?

         不过,陈一蜚的两句话却劝动了他——

         “这几天没下雨,我们还能在外面做饭,万一下雨了,只能到山洞里去做饭了,到时候熏得到处都是烟,还怎么住人啊?有了灶台,我再把烟道给引出来,到时候下雨天就能在山洞里做饭了。”

         “而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其他人那边怎么样,万一那边已经不适合住人了,我们找到人,可以把大家带回来嘛!这山洞这么大,再往里扩一扩,住上十几个人完全没问题啊!”

         “也对!”肖定楠被说服了,“而且有斑斑的这些小弟在这里看着,就算我们离开一段时间,有它们看着,这山洞应该也不会丢掉。”

         “就是这个道理!”陈一蜚点点头,将刚打理好的两条鱼放在火堆上烤,让肖定楠在旁边看着,他去找野鸡去了。

         所以说变异人就是会作弊,如果说以前陈一蜚打猎是依靠直觉和感官的话,现在,对自身异能越发熟悉的陈一蜚,早就学会偷懒了!具体办法就是:变成铁线莲,偷偷潜伏在森林里,然后伸出许多藤蔓潜伏在地面,遇到路过的小动物,直接抓住捆起来!

         然后,当然不能立刻杀死!

         得先带到斑斑面前,让他辨认一下是不是他手下小弟,如果是,放掉,顺便塞两果子压压惊;不是小弟,杀了吃掉!

         这么来回几次,陈一蜚和斑斑都有些不耐烦了,最后还是肖定楠给出了个主意:“不如给斑斑的小弟们每人身上栓个红布条?这样下次你看到身上有红布条的就放了嘛~”

         好主意!!!

         于是,斑斑再次让小狐狸把手下小弟都召集过来,挨个排队栓红布条,在报废了一整匹的棉布之后,斑斑大人的小弟们,终于有了保命的护身符!!!

         看着一群蠢货绑着红布条得意洋洋地走掉,肖定楠忍不住扶额:果然中二病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不是只有人类才会有的……

         天气越来越热,晚上,吃完热腾腾的人参鸡汤后,肖定楠觉得整个人都跟泡在营养液里似得,黏糊糊的……

         “那个,一蜚哥,晚上你能给我打盆水来吗?我想擦擦身子……”

         陈一蜚:╮( ̄▽ ̄)╭终于等到这个(肌肤相亲)的机会了!!!

         内心泛起粉红小泡泡,陈一蜚板着脸,无情地拒绝了肖定楠的要求:不行!你腿上骨折的地方还没有痊愈,不能乱动!真想洗澡,我帮你洗吧!

         肖定楠:(⊙o⊙)!这和我想的根本不一样!!!

         然而,目前仍处于残疾状态的肖定楠,是干不过陈一蜚这个四肢健全的正常人的。更何况,人家说的有道理啊,万一乱动弹骨头没长好,以后真变成个瘸子了,一辈子的形象都毁了!

         于是——

         昏黄的火堆前,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衣衫半褪,羞涩地将脸扭到一边,旁边,另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块干净的棉布,轻轻替他擦拭身上的汗渍……这画面,真的挺唯美也足够暧昧的……

         然而,架不住这世上有一种生物自带的煞风景技能——

         “喵呜~~”爸爸!爸爸!有人过来了!!!

         “什么?!”陈一蜚干净三两下帮肖定楠擦了擦上身,给他穿上衣服,“你在这里呆着!我出去看看!”

         这大晚上的敢在原始森林里到处乱走,不是强者就是变态,反正都不会是什么好惹的,斑斑还在外面呢,肖定楠丝毫不敢放松!

         “斑斑!回去躲着!别出声!”陈一蜚分出一支可以感应的藤蔓放在斑斑的豪华别墅前面,瞬间变成一株铁线莲,潜伏在暗夜中……

         “咦?这里好像有光……难道有人?”这声音略耳熟……好像是……

         “张小宝?!”

         “谁?!”张小宝吓得赶紧抱住最近的一棵树,随即也反应了过来——

         “陈哥?!是陈哥吗?”

         “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陈一蜚重新变成人形,赶紧走过来,看到张小宝的瞬间,他简直忍不住想替这货鞠一把同情泪了……

         这货简直跟从垃圾场里捡回来的娃似得,衣衫褴褛不说,脸上一道一道的泥灰,被汗水冲成了黄土高坡,一脸的菜色,看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果然——

         “陈哥?有什么吃的没有?我快饿死了……”求生的意志支撑着他一直拼命往前走,直到现在,终于看到了亲人!张小宝再也坚持不住了!

         “走!跟我回去!”眼看张小宝快要晕倒的样子,陈一蜚也顾不上嘲笑这厮了,赶紧走过来一把搀起张小宝。

         “咦?小宝?他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

         “等一下再和你解释,我先给他拿点吃的!”

         幸亏晚上炖的人参鸡汤还没有吃完,这时候也来不及热了,直接撕了一个大鸡腿让张小宝抱着啃!

         吃了半只鸡,喝了大半锅人参鸡汤,张小宝整个人躺在地上,感觉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这时候,陈一蜚也把在树林里遇到张小宝的事情和肖定楠简单说了一下,俩人都对张小宝为什么会突然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表示强烈好奇,看到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为其他人担心……

         就小宝一个人出现在这里,那么其他人是不是已经……

         他们不敢想!!!

         “楠哥!陈哥!幸亏在这里遇到你们,不然我非得饿死不可!!!这一路上,连个喝水的地方都找不到!”喘息了半晌,张小宝喃喃开口道。

         这时候,陈一蜚和肖定楠才知道,张小宝这家伙究竟遭遇了什么——

         原来,那次大地震之后,本来他们收拾好了就想在附近寻找他们的,谁知道后面又接着来了一场震感非常强烈的余震,张小宝当时就掉到了一个坑里晕过去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万幸的是,他没有被掉落的石头砸伤。

         不幸的是,他睁开眼,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周围其他人都不见了,四周一片死寂……

         身上只有一个背包,背包里有一瓶水还有几包方便面,张小宝不敢坐以待毙,只能随便找了个方向一路找过来,结果,越走越不对劲……就这么走到了森林里。

         然后,这货就一路跌跌撞撞地,闻着空气里水汽的味道(打鱼人对于水汽特别敏感),找到了大湖边上……

         “那其他人呢?你一路过来,一个都没遇到吗?”

         “是啊~~我一路找过来,嗓子都喊哑了,一个都没遇到……”

         三个人一起沉默了。

         那场大地震给他们带来的心理阴影,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除,他们不知道余震到底有多可怕,可是,这诡异的地壳运动,却让他们彻底失去了努力的方向……

         到底怎样,才能找到其他人呢?

         他们,又知不知道他们还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