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渣娘5
        第二天凌晨,天还乌漆墨黑的呢,张广水就早早地爬了起来,老婆还带着俩儿子睡得香甜,张广水俯下身,在三个宝贝蛋脸上挨个亲了一口,这才小心翼翼地拎着外套走到外面。

         张小宝已经带着小五在吃早饭了。

         小五最爱的葵花籽是老早就吃完了,现在,他被迫和其他人一样,每天吃肉吃鱼吃果子,没有坚果的世界,简直一脸的生无可恋~~

         “快吃吧,等有机会我一定去给你找很多葵花籽!”张小宝仔细给小五理顺了一头呆毛。顺手又给它脚下的背包里塞了一些饼子和水。他们这次主要是去探查附近池塘情况的,为了赶路肯定不方便自己找吃的,带干粮是最方便的了。

         “哥,快来吃点吧,吃完早去早回!”张小宝给张广水盛了一碗米粥,又拿了几个饼子过来。

         “今天我出门,等下你帮你嫂子看着点双胞胎。”张广水三两下喝光了米粥,揣了饼子,爬到小五身上,小五扇了扇翅膀趁机跑掉了,它真是一点也不想吃那些肉啊~~还不如自己去湖里抓小鱼吃呢!

         “希望水哥能找到那些水产蔬菜种子,哪怕不多呢,起码还有点希望……不然再这么旱下去,只怕连草都没得吃了~~”听到外面传来的说话声,肖定楠翻了个身,把自己往陈一蜚怀里塞了塞,日夜温差大就是这点不好,白天热死,晚上冻死,仅有的棉被都让给基地里的孩子们了,他们大人,只能用打猎留下的兽皮之类的勉强盖住。

         “冷吧?我给你热热身!”陈一蜚将肖定楠整个压在身下,他向来体热,这么一折腾,小小的单间顿时热了起来,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肖定楠的错觉~~

         “喂~~大清早的发什么癫?”

         “没发癫啊~~我发/情了~~”陈一蜚一脸坏笑,为了福利,完全可以不要脸!

         好在五点钟他们就要起床忙活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某人一脸餍足地抱住了已经浑身汗湿的肖定楠:“现在不冷了吧?”

         “呸!!!”

         “好啦别生气啦~~今天你在家休息,我带着斑斑和小耳朵出去一趟。”

         “干嘛?”

         “咱们这里,东西还是太少了!尤其是一些种地的农具还有棉被之类的,之前咱们从那个监狱仓库里拿的都是些吃的,反正那些光头现在已经死了,我就想带着人去看看,把有用的都拿回来。”

         “啊?那些人怎么会都死了?”肖定楠惊得瞬间忘记了浑身的酸痛。

         陈一蜚:“……”糟了!说漏嘴了!

         “说!实!话!”肖定楠咬牙,陈一蜚这一脸心虚的样子,明显就是有事瞒着他!

         “呃~~其实这事儿真不怪我们,是那些光头自己找死!他们竟然带了汽油来,准备烧死斑斑它们……”

         “什么?!”肖定楠一下子跳了起来!“他们,他们竟敢用汽油烧死斑斑……该死的!你怎么不喊上我一起?”

         “呃~~杨杨担心你心软,没敢喊你……”

         “放屁!有人要烧死我儿子!尸体呢?”

         “啊?!”

         “我问你那些人渣的尸体呢?我要去鞭尸!!!”一想到乖巧可爱的斑斑有可能会被泼汽油,喵爹气得头发都快冒烟啦!

         “呃~~尸体……没有尸体了……”陈一蜚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人死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尸体?难道是烧了?

         “呃~~那个,你知道的,杨杨不是新研究了一种奇怪的变异果子吗?担心那些人泼汽油引燃森林大火,他,他就提前下手,带着小五给那些人来了个空投,那些人……都被腐蚀得骨头都不剩啦~~”

         “该!!!”肖定楠咬牙!“便宜他们了!”

         “那~~要是尸体还在,你打算怎么办?”

         “哼~~当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们不是喜欢泼汽油吗?那我就成全他们!统统挖出来泼汽油烧成灰好了!”喵爹冷笑道。

         “那个,亲爱的,你是不是被小变态给传染了?”陈一蜚一脸诡异地看着他。

         “好!那我们换个角度来说吧!”肖定楠笑眯眯地看着陈一蜚,“我问你,要是咱俩有个孩子,比如说,才六岁吧,有人要泼汽油烧他,你心里怎么想的?”

         陈一蜚默了默,在脑海里自动代入了一下,顿时咬牙切齿!眼珠子都气红了!

         “真是便宜他们了!!!”

         所以说,有时候真的不能小瞧任何人,哪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庭妇女呢,你要是敢当着她的面伤害她的孩子,信不信她咬死你?!

         在这一点上,肖定楠充分展示了一个护短喵爹该有的素质。

         不过,对于陈一蜚说好了答应带他和斑斑出去玩,结果现在又要去搜寻物资的事情,他同时表示了抗议。

         “咳咳~~我倒是无所谓,不是怕你不方便吗?”看了看某人靠在皮毛褥子上不停揉腰的样子,陈一蜚一脸坏笑道。

         “卧槽~~~”肖定楠一脚踢过去,将某个不要脸的家伙踢到床底下,“滚吧滚吧!记得保护好我儿子!不然扒了你的皮!”

         一头栽倒在毛皮褥子上,腰酸背疼的肖定楠一直睡到早上九点多,这才揉着腰走了出来,此时,出去勘查地形的张广水已经回来了,顺便带回了许多已经干枯的莲蓬,张小宝正坐在那边一颗一颗剥出来,剥一颗,小五大头一伸一啄,一人一鸟配合十分默契。

         “怎么样?”看到张广水在一边画简图,肖定楠扶着腰凑过去看。

         “来,这里坐吧!”柳孟梅十分热情地给他搬了个凳子过来,“年轻人要注意节制啊~~~”

         声音特别大,一屋子人都一脸黑线,张广水脸上的表情显示他十分想死,老婆热衷于撮合男男恋神马的,真是生无可恋~~

         肖定楠红着脸落荒而逃……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行了!继续画图!”李苗杨敲了敲桌子,不耐烦地催促道。大人们都忙着谈恋爱,养家糊口的重担,也只有他努力挑起来了。

         “哦~~是这样的,你看这里,距离我们安全区外围大概二十里地的样子,这里有个大型村落,虽然地震的时候震塌了许多房屋,不过一些连片的池塘还保存了不少,这里大概是专门种植水生植物的,我看了看,池塘里的水虽然都干透了,不过残留的荷叶莲蓬还有不少,底下肯定有不少莲藕!挖出来,大的可以吃,那些小的藕节,正好可以拿来做种!对了,村里还有两个种菱角的池塘,那些菱角藤虽然都干了,不过拿回来泡在湖里,说不定可以成活。”

         “种茭白的没有找到,莼菜也没有,大概这附近不产这两样东西吧。慈菇、荸荠和芋艿倒是仿佛有,不过上面的苗子都枯死了,我也不大能确定,还得往下面挖挖看,距离倒是不远,我跑了三十多里地,大概圈了五个池塘,反正不远,咱们慢慢挖好了。”说着,张广水在地上大致画出了交通路线图。

         搞笑的是,现在这世道,道路交通标志,已经不再是末世前的**镇、**市了,取而代之的,是“**地方大概有一栋倒塌的红色大楼”,或者“**地方有个歪掉的塔”之类的,看的众人又是好笑又是心酸。

         “别哭了!哭能活下去?”小变态残忍地把容易伤感的愚蠢的凡人们骂醒了,“快点!速战速决!赶紧分组去挖种子!不然等天再旱下去,只怕咱们就只能吃土啦!到时候有你们哭的!”

         “先去挖点藕吧!还有慈菇、荸荠和芋艿,多出来的可以拿来过节用!”肖定楠吃完午饭,又活力四射地回来了。丢脸的次数多了,人就麻木了,反正他和陈一蜚自由恋爱,又不碍着谁?怕什么?!

         “是啊~~家虽然没了,人还在,比什么都好!这个节,咱必须得过!还得过热闹了!”周老爷子感慨道。之前他满心想着把周亚他们几个安顿好,自己就能放心去死了,可是现在,看到基地一天比一天热闹,小孩子们虽然日子过得清苦,却因为有大人的保护,重新活泼了起来,渐渐的他也不想死了,活着多好啊!

         于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老爷子重新振作起来,主动把基地唯一一个小卖部给办了起来,因为价格合理货品充足,生意还挺火爆呐!

         “不然我干嘛这么赶计划?快点!都来看看!咱们赶紧分组准备!明天一早,先遣队先去挨个线路排除障碍,主要是清扫一些可能会冒出来的变异动物之类的危险,然后,每个小组配备一个20人的小队负责保卫工作,水哥骑着小五在空中恻隐,你听力和耳力都进化了,遇到什么危险就赶紧示警,陈哥和徐老板负责清除危险!”

         “现在顶顶要紧的是工具,今天陈哥已经带人去那帮光头之前的基地找工具了,这个等他回来再根据找到的东西分配。”

         “楠哥,你带着斑斑和其他十几个人,去最近的地方挖藕。周亚哥,你带着一队人去挖慈菇。景华带两队人去挖荸荠和芋艿,这两处恰好在一个村子里,方便!剩下的人跟我一起看家!”

         为了吃的,大家都准备拼了!

         实在是现在这天气实在是诡异的可怕!

         随着高温酷暑天的降临,大湖水位再次下降,连往日水量充沛的瀑布群,都看起来瘦了一圈!更可怕的是,他们原先想在大湖下游垦荒种地的,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彻底破产了:一般的农作物,种下去刚发芽就被烈日晒死了!即便是水稻,精心养护下也是蔫巴巴的,能不能顺利长出稻穗还俩说呢!

         而他们从老基地仓库里抢来的那些粮食,也不敢再随意吃喝了,现在都是搭配着野味和野菜省着吃,通常是熬一大锅米汤每人分一碗,就着干巴巴的烤肉或者烤鱼小心翼翼地品尝着,家里有小孩的更是舍不得吃,基本都是留给孩子们,自己啃烤肉。

         然而,要命的是,烤肉吃多了容易上火,又开始便秘。

         这时候,大家也没心思再害怕被开膛了,纷纷跑到大队医生安媛媛那里求开药!

         安媛媛哪里有药给大家?

         不过,这个女变态成功在大湖附近找到了一些可以替代泻药的草药,一碗浓浓的褐色药汁下去,保准从便秘到拉肚子!无缝对接!

         是拼命拉还是拉不出来,众人在痛苦中纠结……

         这一切,都是因为缺乏正经的粮食和维生素。这也怪不得连向来云淡风轻的小军师都忍不住想要开发新的蔬菜品种了……

         便秘或者拉肚子神马的,他真是一点也不想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