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危机再现3
        气喘吁吁地跑到山顶上,众人跑得鞋子都掉了一堆!赤着脚浑身泥巴地就这么躺在地上,眼神不好的简直分不出来到底是人还是泥巴!一不小心就踩到人了!

         “呼~~怎么这么大水?!”众人一脸惊恐地看着脚下。

         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吧,这种感觉,就好像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家门前平时只是拿来洗拖把的小池塘,突然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一样……

         原先他们住的地方,因为靠近下游大河拐弯的地方,河流比较平缓,约莫也有一百多米那么宽,可是现在,即便站在山顶,他们也再看不到河对岸到底在哪里了……遮天蔽日的大暴雨,依然在下个不停,暴雨模糊了众人的视线,连往日颇具地标意义的瀑布都看不到了。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穿越到了圣经里传说的“大洪水”时代,毁天灭地的浩劫,让人类陷入了灭顶之灾……只是,他们,并没有诺亚方舟……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想哭的话,现在,所有人已经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雨,还在下。

         洪水,一点一点地向上漫延。

         速度虽然降下来了,可这种慢刀子割肉的感觉,却更加令人恐惧绝望!

         “我们,不会被淹死在这里吧?”张如姣抱着小耳朵被打湿的大脑袋,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只有等了……等洪水退下去,或者,涨上来……”肖定楠莫名有些绝望,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也真是过够了!死就死吧!现在四面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洪水,除了等,他们还能往哪里逃呢?

         “祈祷吧……”王翠琴面色肃然地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低头默念。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浮现出了一抹绝望……可是,面对可怕而残酷的自然灾害,渺小的人类,毫无办法,他们,只能等待,或者祈祷。

         这一刻,古今中外的封建迷信分子,在这个小小的山峰顶上聚集了,只可恨没有猪头和香烛,众封建妇女只能纳头就拜,满嘴里都是往日熟悉的各路神佛……当然了,也有信仰西方基督教的教徒低头默念圣经的。

         “算了……我还是去搭个帐篷吧!还不一定会死呢!”张小宝十分乐观地扯了几块油布,跑到一边搭帐篷去了,大人可以淋雨,小孩子可受不得凉气!

         刚才大家见面的时候,担心基地里几个小孩子受凉,肖定楠已经让几个大人抱着孩子躲在斑斑肚皮底下了,可这样虽然能挡雨,却挡不住风,担心孩子们着凉,张小宝主动提出要搭帐篷,其他几个家里有孩子的大人也纷纷过来帮忙,很快就搭出了好几个简易帐篷,让老弱妇孺们先进去避雨休息,当然了,想祈祷或者进行封建迷信活动的也依然不会耽误事儿。

         “水哥,借你运气用用呗?来!猜猜看,这水会不会涨上来?”关键时刻,李苗杨终于想到了他们还有张广水这么个自带幸运加成的人物,徐一清也想起了他们队伍里还有白茶妹子这么一员福将,闻言也忍不住让白茶来碰碰运气。

         “等等!先别说话!你们同时出手心手背,猜洪水会涨上来的出手背,猜我们能平安度过这个坎儿的出手心!我来数一二三!”肖定楠不会祈祷,但是对于这种玄妙的异能还是非常看好的,当下也兴奋地加入进来。

         “好了,准备好!一、二、三!”

         随着肖定楠一声令下,张广水和白茶同时伸出了右手——

         “呼~~”众人早就围了好几圈,看到两人同时伸出了手心,顿时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不……不会这么准吧?”白茶妹子一脸担心地看着众人。作为一枚萌妹子,她对于这种“肩负着整个队伍生死”的重任,真是有点hold不住呀!

         “妹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呀!我们都相信你,真的!还有水哥!”众人心有余悸地说,恨不得将这两位抬到桌子上供起来!

         现在,他们对这场大洪水没有丝毫的办法,唯一能安慰他们的,就只有这近乎玄幻的“运气”了……

         张广水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倒是无所谓有什么心理压力,从小到大一直是家里的福星,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啦!

         雨太大,柴禾什么的根本烧不起来,柳孟梅勉强用凉水泡了点面饼子给几个小的喂了点,最小的阿福就惨了,这小胖子目前还处于无齿状态,只能喝奶,凉水根本冲泡不了,饿得哇哇大哭,看的肖定楠心疼死了!

         “这,怎么办呀?”肖定楠抱着阿福也想哭了。

         “把奶瓶给我!再给我找个烧水的水壶、打火机还有保温杯!”陈一蜚站了起来。

         “你要干嘛?”

         “我带着小五去其他地方看看,要是能找到背风干燥的地方,烧点热水带回来,好歹给孩子们弄点热水喝,还有阿福泡奶粉也得要热水啊。”

         “顺便看看其他地方的灾情怎么样,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的落脚点……”李苗杨赶紧补充道。看现在这情况,即便洪水落了下去,他们原先的基地,只怕也是不能用了,如果真的运气好这次能活下去,他发誓,一定要造一个固若金汤的新基地出来!起码得抗得了八级地震、挡得住山洪暴发才行!

         陈一蜚点点头,将一个烧水的水壶、两只打火机和四五个保温杯都塞到一个超大的编织袋里,放在小五背上,正准备去拿奶粉呢,被肖定楠按住了——

         “带保温杯就够了,弄到热水回来再泡牛奶吧,不然时间长了,泡好的奶粉就不好喝了。”

         “也对!那我走啦!”

         “嗯!一路平安~”

         “你们俩要不要十八相送啊?放心吧!就小五这体型,就算掉下去也沉不下去啦!”李苗杨翻了个白眼,小五自从跟在吃货张小宝后面混了之后,每天大吃大喝,还时不时的开个小灶,吃得连毛色都鲜艳了许多,整只鸟也胖了一圈,再附带金钩铁爪以及飞行技能,出去只有它欺负别人而没有别人能欺负得了它的……

         一脸黑线地目送陈一蜚和小五离开,肖定楠靠在斑斑身上,屁股下面垫着一块黏答答湿乎乎的大石头,一脸沉重地看着眼前白茫茫一片的水面,巨大的轰鸣声从下游传来,他知道,再往下的那个城市,这次大概真的是要在大洪水中“倾城”了。

         “想活着……怎么就这么难呢?”肖定楠真的想哭了。

         认真说起来,他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带着这么多人在末世里讨生活。从前,他不过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夜市小贩,就算养着斑斑,他也没感觉到多大的生活压力。

         可是,末世后,不知道怎么搞的,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负担越来越重,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信任他依赖他,他就越不忍心辜负别人,可是,即便已经是这样兢兢业业了,老天爷还是不肯放过他,一次又一次的剧变和打击,一次又一次摧毁他们生存的希望,这样的生活……他真的快过不下去了!

         即便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某个小变态还不肯放过他——

         “楠哥你歇好了吧?歇好了就赶紧起来,咱们去把剩下的物资对一对,还要给大家发点干粮填肚子呢!”

         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们的!!!

         肖定楠恨恨地站起来,踩着烂泥巴跑去山顶最先搭起来的一个简陋帐篷里清点物资去了。

         不得不说,幸亏李苗杨反应得快,及时把基地里的大部分可以搬运的物资都转移了过来,不然他们不被淹死也要活活饿死在这里了。

         不过,即便如此,在从半山腰转移到山顶的路上,许多米面被褥之类容易潮湿的物资,还是被暴雨淋湿了,山顶光秃秃的并没有多少树木遮挡,搭起来的简陋帐篷,并不能完全挡雨,再加上地面也泥泞潮湿,可以说,垫在下面和堆在上面的物资,基本上就已经算是彻底报废了……

         “老天爷这真是一点活路都不肯给我们啊……”看着被雨水淋湿粘在一起的粮食,张如姣喃喃道。

         一帮人都忍不住红了眼圈。这些粮食,他们一直舍不得脱壳吃掉,就是想留着,等天气好点了看能不能自己种出粮食来,现在好了,被雨水这么一泡,算是彻底完了!

         “等等!这些淋湿的粮食别扔!”或许是被这无情无耻的老天爷给刺激到了,肖定楠仿佛瞬间打通了任督二脉,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徐大哥,我听说蛇能在水里游很远,你可以吗?”肖定楠看着徐一清。

         徐一清点点头:“不错!我变成原型不怕水的。”

         “那太好了!徐大哥,能不能请你帮忙,顺着水流到上游去看看?”

         “你想干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再大的洪水,也不可能把整个地球都淹了吧?我们应该是在大河的中下游,所以水面才会这么宽,洪水也都往下游来了,那么上游……”

         “上游一定有没被淹到的地方!!!”李苗杨瞬间秒懂!

         “是的!我们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每次发大水,上游基本都没什么影响。我猜想,顺着洪水的流向往上走,肯定有没有被淹到的地方!徐大哥的原型这么大,带十几个人出去肯定没问题的……”

         “可以!我一次最多能带三十个人……”徐一清补充道,他也大概猜到肖定楠的主意了,当下点头赞同道。

         “那太好了!麻烦你去上游看看,要是有没有淹到的地方的话,先带一部分人过去,把这些发芽的粮食也带过去,找块肥沃的土地种下去,不管能不能成,好歹也算是一份希望。”

         “好!”

         “我这就去!”

         “等等!徐大哥,你先去看看,安全第一,如果不行,宁可这些粮食烂了,人平安是最要紧的!”肖定楠看着徐一清。

         “我知道,放心!”徐一清也回望肖定楠,眼神暖暖的。

         “卧槽!有□□!!!”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柳孟梅和张如姣两只*狼对视一眼,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陈你快回来呀!有人在惦记你家亲爱哒~~”柳孟梅和张如姣在内心疯狂地呼叫受害人陈一蜚。虽然大家现在都是一伙的,可就算是亲戚也有个亲疏远近呢,相比于为人冷淡的徐一清,她们当然更偏向陈一蜚这个“自己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