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牢狱之灾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道士第三十章

         这话说的阴森森的,但是张霞脸上却带着微笑,小小看了看大姑发现这段时间的调理她的气色好了不少,人跟着也漂亮了起来“大姑我给你通通筋络。”

         “咋个通法?”

         “你趴下。”这是小小求着陶之教她的,其实就和按摩推拿差不多,只不过他们这些人体内有元气效果平常人比不了。

         小小手劲可不小,一处处按下去开始是疼,但是张霞很快就感觉一股热流注入了体内,这热流就是这些天小小练出来的一点元气。

         元气少打架不行,推拿还是很好使的。

         按着按着张霞直接睡着了,宋翎羽端着饭菜进来一看“呦,咋还睡上了。”

         张霞睁开眼睛,伸了伸胳膊腿“小小给按的真舒服。”

         宋翎羽假装责怪“哎,我这待遇不行啊。”

         小小嘿嘿笑了笑“吃完饭就给你老人家按。”

         “我老么?”

         “不老不老。”

         吃了饭几个人就坐炕上唠家常,小小是不是逗弄逗弄小虎“快快长大哦,姐姐给你买好吃的。”

         “哈噗………。”

         突然听到妈妈说“那是谁啊?”

         小小抬头看,陶之就站在窗户外,小小下地出去“你咋来了?”

         陶之憋了半天“没饭吃。”

         宋翎羽也出来“这是谁啊?”

         小小看了看陶之“我朋友。”

         “是不还没吃饭呢?进来阿姨给你做点吃的。”之前陶之和小小的对话宋翎羽显然是听到了,看了看陶之“这孩子长的真漂亮。”

         陶之又尴尬了,小小拉了拉他“走,进屋。”

         宋翎羽去做饭,陶之跟着小小进屋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你妈妈家境很好。”

         “好?”小小从没听过妈妈提家里的事情,不过虽说这些年在村里待的土气不少方言也学了一大堆,但是小小总觉得妈妈身上有那么一股气质,而且虽说听说妈妈只读完了高中,但是小小觉得妈妈的文化水平可不比她前一世低。

         陶之点了点头“家境不错但是命运坎坷,去年有一死劫,你破的?”

         小小点头“是啊。”

         进了屋陶之看了看张霞,小声说“她的命运也有改动。”

         小小压低了声音“我们全家命都改了。”

         此时陶之终于有了点表情波动,但是小小感觉他的意思就是你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张霞看到有人进来热情的说道“小小你朋友啊?快坐。”

         陶之吃了饭就回山上了,他总是觉得现在实力太低没有安全感,所以一直在努力恢复实力。

         天还没黑张海就回来了,现在钱挣得不少他也舍得两块钱坐车了,不过小小觉得爸爸回来之后有点魂不守舍的。

         宋翎羽忙着做饭倒是没什么感觉,张海神神秘秘的跑到外屋地,小小也偷偷的跟了过去,就听见爸爸说“媳妇我今天看见死人了。”

         “咋回事?”

         原来下午张海去配货站取货,临时想上厕所就拐到了个小巷子里,这一进去不要紧啊,发现垃圾堆里埋了个接近赤裸女尸。

         “报警了么?”

         “报警了,下午在警察局呆了一下午。【ㄨ】”

         本来报个警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想着父亲上辈子的结局,小小心里总是突突的。

         饭正常吃,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可是第二天一早就走警察过来要带张海走,问为什么也不说就说协助调查。

         可是这阵势,手铐都带上来怎么能是协助调查那么简单。

         但是几个女人孩子哪能拗得过警察,张海就这么被带走了,警车一走小小就和妈妈打车去了县城里,县城里也没啥熟人只能去找马陆,先去商贸城找他不在那,直接去了家里。

         小小他们找过来的时候马陆正吃早饭呢,听了情况就往熟人那里打了个电话,得到的消息并不怎么好。

         说张海现在是局长亲自审讯呢,跟进去的都是心腹打听不出来。

         一听审讯小小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严刑逼供啊,以她爸爸那宁死不屈的性格指不定要挨多少打呢。

         前世她可听说不少冤假错案,你说一个人在监狱里度过了自己最美好的二三十年,那是钱能买的回来的么?

         “马叔叔你能不能帮帮忙。”小小都快急哭了。

         马陆想了想“我认识的人不是这个口的,我想想办法啊。”

         马陆媳妇也在一旁听着,看见小小娘俩这样有些于心不忍“我给我哥打个电话,让他去看看。”

         宋翎羽一直眉头紧锁,突然说道“可不可以借用一下电话?”

         “可以可以。”

         宋翎羽拨通了一个号码,手姐姐的握着电话,手心里都是汗,终于电话通了,小小能听到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喂……,喂?请问你是哪位?”

         “小萱啊,我是宋姐姐,你哥在家么?”

         ………………那边说什么小小听不太清。

         “你听我说,我有事求你……………,对清水县……,嗯嗯,你一定要告诉你哥哥,姐姐谢谢你了。”

         …………………

         “到时候我会回去的,挂了啊。”

         一通电话宋翎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整个人虚脱了一样,她实在是太久没有和那边的人联系了。

         二远在京城的一个别墅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挂了电话立刻打了另一个号码“喂,哥宋姐姐给我打电话了……,是翎羽姐姐……………………。”

         小小走到妈妈旁边“妈妈不哭。”

         “走,妈带你去找爸爸。”

         马陆拿了车钥匙“我送你们过去。”

         警察局好进,但是却不让见人,怎么说都不好使,娘俩怕张海吃苦急的不行,好在等了会马陆的大舅哥来了,虽然不是的一个系统的,但是局长总是要给些面子。

         虽然局长出来了但是还是不让见,说什么都不好使,宋翎羽走到局长对面厉声问到“你有什么权利抓他?”

         “他有犯罪嫌疑,我们必须控制。”

         “证据呢?”

         “证据我们自然是有,不需要向你提供。”

         “那你向谁提供?”宋翎羽声音阴沉的很“是不是觉得在这里你是土皇帝了?觉得我们就是小老百姓奈何不了你?我劝你最好马上放人,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成受得了的。”

         局长是个五十来岁的胖男人“呦呵,威胁我?我吓大的啊,我说他有罪他就有罪,放心很快他就会认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