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神秘女子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至于神神秘秘的么?不知道还以为肚子是你弄大的呢。”

         老神婆嘿嘿一笑“我就是想葛老头会不会求到咱们身上。”都说同行是冤家,老神婆和葛老头可以说是清水县周围最出名的两个大神了,这些年少不了明争暗斗。

         不过这几年有了小小老神婆稳压葛老头,周围有些地方都知道老神婆身边有时候跟着个小女孩,就是都不清楚是徒弟还是晚辈,也叫不上来名字。

         “你真恶趣味,我就想知道他要是求你你帮不帮忙?”

         “帮怎么不帮,能把生意做到他们村去我乐意至极。”

         “你咋那么确定他会求你?犯不上吧。”

         “他当然会求我,那大肚子男人是他侄子。他要是找我你陪我去看一眼啊。”

         “本姑娘出场费很高的。”

         “这次要是成了你七我三,我就想争口气。”

         小小想了想觉得这活可以接,她京城可还有两个人要养呢,每年年初她都会给打过去一千多块钱,那可都是她自己挣的。

         聊了一会小小就回了牛奶奶家,坐炕上玩一会就睡了,第二天早早起来跟着二爷爷上了山。

         小小看着抱着小虎健步如飞的老头忍不住说道“你个偏心眼的”

         “我咋偏心眼了?”

         “你抱我上过山么?”

         “小虎才多大啊?”

         “比我第一次上山的时候大。”小小第一次上山是五岁,小虎生日小但是也六虚岁了,姐俩就差了三岁多而已。

         “咋那么事多呢,我大孙子我愿意抱。”

         小小哼了一声,她当然知道倔老头为啥对两个人差别这么大,不只是重男轻女的事,小虎是倔老头的孙子,她那时却是倔老头有意考验的准徒弟。

         “师父,你一天天在山上有意思么?进城和我们一起住吧,大姑也要结婚了。”

         “山上待惯了,受不了城里那污浊之气,霞丫头结婚的时候我自然会去看看,我相信她上过一次当会学聪明的。”

         到了山上小小就跟着倔老头练习八卦掌,小虎跟在旁边比比划划萌死了,打完拳一身臭汗拉着小虎“走,姐姐带你泡温泉去。”

         那温泉就是之前打水那块,后来小小央求着老道在旁边用石头弄了个小水池。

         然后接下来的情况一般都是小小那着毛巾追着只穿了一个小内内的小虎满地跑,小小时不时会给小虎推拿一下这样有助于身体的生长发育,所以小虎断了奶之后几乎就没有生过病。

         “张炎虎,你给我老实一会。”所有有弟弟的姐姐都可以三秒钟变泼妇,小小一发火小虎立刻就老实了,乖乖的回来让小小帮着擦干身上的水套了衣服。

         把小虎送回倔老头那小小又自己回来,虽说小虎才五六岁但是一起洗她也挺不自在的,每次都是给小虎洗好了自己再回来洗。

         小小舒舒服服的泡着温泉,不经意间睡着了,梦中她看到了一个女子,红衣白发绝世的容颜,小小发誓她绝对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算起来只有陶之可以和她相提并论。

         小小不知道的是此时血罗盘中流出了几丝透明的液体混入她的血液,流遍全身,她更不知道的是她的眉眼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不能轻易发现却让她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好看一些。

         “师兄………。”随着一声惊呼,小小醒了过来,这是梦中女子发出的唯一的声音。

         吐了口气小小擦干身体穿上衣服回了木屋,对于这个梦她并没有太过在意。

         小小回去倔老头愣了一下“你吃仙丹了?”

         小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咋地了?”

         “你没感觉你的元气深厚了很多?”

         小小仔细感受一下“哎?好像真是……,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顿悟。”

         “还顿悟……,切……。”明显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好在小小深知人艰不拆的道理,说白了就是嘴欠会挨揍。

         小虎从一边颠颠颠的跑回来“姐姐我饿了。”

         “屋里有饼干先吃两口。”

         “哎……。”

         “等等,你怀里抱的啥?”

         “没啥啊。”

         小小一看,竟然是个受伤的小狐狸“哪找的?”

         小虎一脸做了坏事的表情“外边。”

         “我给它上点药吧。”

         “嗯,谢谢姐姐。”

         小小小了点消毒水,还有消炎药,小狐狸还挺乖给它消毒的时候都不乱动“师父,白狐狸不常见吧。”

         倔老头在旁边一脸的严肃“白狐狸是不常见,这么小就成了精的更少见。”

         小小能感觉到老头说完怀里的白狐身体瞬间紧绷,小小一脸的震惊“你能听懂人话?”

         此时小虎却跑过来把白狐抱在怀里安抚“不怕不怕……。”

         “师父它会不会对小虎有威胁?”

         “它身上没什么妖气,应该走的是正道,就怕伤它的东西不好对付。”

         小虎抱着狐狸不撒手央求到“二爷爷我们帮帮它么。”“姐姐………。”

         小小还是看着倔老头让他拿主意“管不管?”

         老头弱点是什么?就是他大孙子,小虎什么他都不想拒绝,特别不想让小虎觉得他怕了。

         老头想了想“你用你的鬼画符把房子周围布置布置,估计找来的绝对不是什么善类,咱们就算替天行道吧。”

         “小虎你抱着它在屋子里别出去听到没?”

         “嗯嗯。”

         倔老头回屋准备不少东西,然后给小虎身上挂了不少东西,带着小小出了屋说道“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东西恐怕不简单啊。”

         “怎么个不简单法?”

         “我哪知道,你师父我这么大岁数天眼还是半吊子呢,你问我?反正今天晚上看你的了。”

         “那我们不救不就得了?非亲非故的。”

         “你没看出来那狐狸和小虎有联系?命运这种事真是玄之又玄。”

         “师父,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没学什么风水看相的,怎么算东西这么准?”

         倔老头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说道“我这是天生的?当初你师爷就是因为这点收我为徒的,但是除了这个我对其他的一点天赋都没有,只能修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