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乔四爷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四一脸肉痛的递出来手里一直把玩着的东西“小师妹啊,这个送你。”

         小小也不客气,接过来一看是个铜钱,小小不懂古玩看不出什么,但是小小能感觉到上面的灵性“谢谢师兄。”

         本来笑眯眯的乔四突然面色一紧“谁?”

         小小向门口看去是陶之回来了,人家把这当食堂一到饭点就回来“这是陶之,我朋友。”

         听小小这么说乔四身体瞬间放松,倔老头一脸嘲讽“职业病犯了?”

         “人还是警醒点好。”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两个老头斗嘴,小小对着陶之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和我做饭去吧。”

         陶之不是很爱说话,但是只要他不讨厌的小小让他干嘛还是会帮忙的,比如做饭打下手。

         而且一般做好饭陶之就会直接拿走一些,也不知道他去哪里吃了,并且最近晚上也不回来睡了。

         小小不会太过问陶之的事,她感觉两人没啥大关系,她也不想扯上太大的关系,谁知道这个古墓里跳出来的家伙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小小可是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那种窒息的感觉她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ㄨ】

         饭桌上乔四说道“小师妹手艺不错啊,刚比锅台高点就会做饭了,你师父是不是虐待你?”

         小小真不知道这么长岁数的人了做爷爷都足够,一口一个小师妹就不臊得慌“瞎做的,熟了就成,师父做饭太难吃了。”

         乔四哈哈一笑“这个我知道……。”

         吃了饭乔四也就说了来意,那个军大衣是他徒弟叫于河,别看影响不咋地却是个正经的考古专业的硕士,人家相信传统也相信科学,这些年成天鼓捣稀奇古怪的东西。

         前几年古玩市场掏登(找)了一个藏宝图,就好像遇见真命天子了一样,日夜不离身啊,走火入魔似的研究,最后还真就搞明白了。

         于河觉得这起码是个王侯墓,乔四怎么劝都不好使最后只能跟去,至于强子也是于河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

         乔四今天来干嘛?墓里发生危险他替于河挡了一下,但是也不完全,于河和强子体内也有不少气死,死气可以自然散去但是那时间太漫长了,长到足够把人的气运耗尽。

         倔老头听了知道这不是自己强项,死气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如果没有特殊的器皿特殊的方式根本就是无解的“小小啊这是找你的,你礼也收了,帮不帮忙?”

         “帮忙呗,你倒是早说啊,我明天过去吧。”小小也不会去除死气啊,她就是仗着有血罗盘,具体怎么做还得陶之教她。

         “行啊,有你这句话就成,他俩没事了我就带着于河出国。”

         倔老头抬了抬眼皮“出国干啥?”

         “最近国内风声有点紧,我大徒弟在国外发现不错接我过去养老,于河也要继续攻读按时学位。”

         “养老去?这辈子不打算回来了?”小小听得出倔老头心情不太好“也不知道国外有啥好的,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往外跑。”

         “我也不想去,可是不出去万一哪天进局子了呢,小师叔啊我能带走的就带走了,带不走的就送你了。”

         “啧啧啧,有啥带不走的?我才不惜的要,送你小师妹吧。”

         “你可别后悔。”乔四笑了笑“小师妹啊,我京城有处院子,不太大也不小,送你了。”

         小小心里直抽抽啊,京城的院子得多值钱?现在不算啥,再过些年那可就了不得了“师兄,太贵重了。”

         “没多少钱,和我的命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我走之前弄个手续等你十八岁了就过到你名下,地址写给你,就是那有对看屋的爷孙,你定期给点生活费就行,没钱管你师父要,他老有钱了别听他哭穷。”

         小小看了看倔老头,倔老头说道“他那都是不义之财,不要白不要。”

         “哦,那生活费?”

         “自己想办法,你挣钱都上万上万的,还管我要钱。”

         “我的钱不是都给家里了么。”

         倔老头撇了撇嘴“别想打我的主意,院子都给你了,掏不出个生活费了?管你爸要去。”说实话小小还真没在倔老头家见过钱,也不知道都藏哪了。

         乔四慢悠悠站起来“行嘞我的下山了,明天等你们啊。”

         小小笑了笑“我送送您。”今天收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不得表示表示,虽说乔四是报答救命之恩,但也有倔老头这层关系在里面。

         送了乔四爷,小小就有点发愁了,她的想办法找陶之啊,等明天早上陶之回来拿饭那就不赶趟了。

         不过正想着陶之就回来了,见了小小就问“可不可以帮我买些药材。”

         “可以啊,你能不能帮我救人?”

         “什么人?”

         “上次那个老头的徒弟。”

         “好的,什么时间?”

         “明早。”

         “嗯,我把药方给你写一下。”

         “师父,借一下笔墨纸砚。”要说陶之只会写毛笔字,用不惯铅笔钢笔一类的,好在倔老头也是,家里随时都有这些。

         “自己拿去。”

         小小不懂书法但是就觉得陶之的字好看,还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倔老头看了也啧啧称奇,觉得陶之一定是娘胎里就开始练字。

         一张药单下来小小是一个字不认识,算是繁体字啊,好在倔老头繁体字简体字都认识,重新写了一份。

         陶之又出去了,老头反复看着药方“这些药可不便宜他有那么多钱么?”

         小小拿出个木盒子,盒子明显是临时做的“他给我这个,说足够了。”

         老头一看“这棒槌得上百年了,我说他怎么天天钻林子。”“东西给我吧,县城里买不上价钱,东西也买不齐。”

         小小吐了吐舌头“麻烦啦。”

         老头摆摆手“客气啥,倒是他这药方看起来是强身健骨的,要是熬出来你可能要点是点,对你有好处。”

         “嗯嗯。”

         “你说他屁大点孩子咋懂这么多?是不是成精了?你那个什么鬼大叔不会是太白金星吧。”

         “我还觉着他像玉皇大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