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见鬼
        火车停了,但是车门没开,车里的人具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外面有人喊“死人了,出人命了,之类的。”

         由童揉着脑袋,小小也往外面张望,这回个家也太不顺当了。

         火车站就有值班的警察,过来的非常快,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车就再次开动了,由童就那么坐在小小对铺看着她。

         小小就当他不存在,反正她是不回去了,回去准没好事。

         由童就是你不和我回去,我就赖定你了,弄的宋翎羽也是莫名其妙的,拉着小小去上厕所路上说“小小,他是谁啊?”

         小小很无奈“我也不清楚干嘛的,非让我帮忙,也不知道怎么找过来的。”

         “帮啥忙啊?”

         小小说的异常肯定“绝对没好事。”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宋翎羽紧了紧衣服“怎么突然这么冷。”

         小小汗毛都立起来了,这哪是冷风分明是阴风,运转元力开启天眼,突然看见一个身体破碎七窍流血的男人“啊…………。”

         小小直接后退了两步,撞在桌子上,周围的人全都看过来,小小不好意思的一笑“没站稳。”

         然后拉着宋翎羽快走两步回到了床铺那,然后摘下脖子上外公在她临走时还给她的铜钱戴在宋翎羽的脖子上。

         宋翎羽莫名其妙的“你这是干嘛?”

         小小面色凝重“戴着别摘下来。”

         由童还呆在这,突然感觉怀里的罗盘有反应,拿出来看了看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看着小小“发生什么事了?”

         小小耸了耸肩“自己看去。”她可不想再吓自己一回了。

         由童起身出去看着罗盘指针不停的振动,然后推算出了一些眉目“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咬破手指点在双眼上,变换几个手势,暂时来了天眼,他也看到了小小之前看到的那个人,不对,应该说是那个鬼。

         因为死相太惨所以小小没认出来。这就是之前过来找人的那个男人,现在他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四处的游荡着。

         双眼传来一阵刺痛,临时的天眼到此结束。

         由童猜到小小一定知道这事。不然她不会把辟邪的铜钱给她妈妈戴上,回去就问小小“你是不是看见他了。”

         小小心情有些复杂,怎么说呢,就是人死过一次会格外的珍惜生命,或者说自私一些。她不太喜欢管闲事,上一次管闲事就差点把命搭上“看见什么了?”

         “死的那个人就是刚才过来找人的那个,我们两个坐一趟火车过来的,正常人死了不是应该回归天地么,他怎么会变成厉鬼?”

         小小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大神啊,见到鬼了你不去把他收了为民除害?”

         宋翎羽一旁听的迷迷糊糊的“你们说啥呢?什么鬼?”

         小小嘿嘿一笑“没什么。”然后拉着由童出去说“你到底要干嘛啊?简直就是衰神,要是我和我妈不能顺利到家我和你没完。”

         “我师父让我找你的,说你和李家的事有关系,帮帮忙么我看李先生和他夫人真的挺可怜的。”

         “你师父说有关系就有关系啊?我还说没关系呢。我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你别追着我不放行不行。”

         “这………。”由童也挺无奈的,以前和师父师兄在一起什么事都不用他愁,这次自己过来真是啥啥都不知道。

         小小见由童不说话回了铺位,走之前说了一句“别跟着我。”

         由童委屈的呦,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小小回去直接爬上了上铺躺着,宋翎羽有拿起报纸看了起来,现在手机功能少没得玩,只能看书看报消遣时间。

         “哇………,哇………。”没一会车厢里就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小孩子偶然间是有可能看到成年人看不到的东西。

         小小就那么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翎羽拍了拍小小“小小啊,我咋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凉呢,试试我是不是发烧了。”

         小小探出头来发现那鬼就在对面床上坐着。不过因为宋翎羽身上带着铜钱所以他不敢靠近。

         不过现在他没有那么吓人了,恢复了一些正常人的样子,断裂的地方重新接上了,血迹也都消失了。

         小小下来收拾东西“妈,下一站下车。”

         “啊?下车干嘛?”

         “我有不好的预感,听我的下车吧。”

         “嗯。这车是有点邪性。”从上车起不到一天时间死了两个人了,之前那女的听说没到医院就死了,然后乘务员吧消息告诉那个男的,那男的在火车启动以后直接跳下了铁轨。

         拎着东西到门口等着,到下一站也就十来分钟了。

         由童一直都没有走远,拿着个罗盘转来转去的,见小小拎着东西等在门口就问“你要下车?”

         小小点了点头“嗯。”

         由童面色凝重“你不能走。”

         “为啥?”

         “你开天眼看看周围。”

         由童这么说,小小还是开天眼看了看,她发现火车上的死气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由童发现小小没有任何动作直接就向四周看去“我没猜错,你真的是先天天眼。”

         天眼有先天后天之分,先天不需要外力,后天的需要通过一些方式启动,就像由童之前那样,先天天眼是极其少见的。

         不过小小也不算是先天,而是那个鬼大叔强行帮她开的。

         小小皱着眉头“这车要出事。”

         “所以你不能下车。”

         小小一瞪眼睛“要出事我还不下车,我有病啊。”

         由童拉着小小“车上多少人呢?多少条性命,现在只有我们能救的了他们。”

         “救他们?你知不知道命抵命,救了他们我们哪有那么多的命去陪?”

         “不不不,不用陪。”由童咽了口唾沫“这车之前好好的,是那人死了之后才开始出现死气的,也就是说这一切的导火索只是因为他而已,这是个意外,我们可以修正它。”

         “那个人?”小小咬了咬嘴唇“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小小想先听听由童的意见,如果可行也不是不可以帮忙。

         虽然说不想管闲事,但是这可是一火车的人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