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进京
        “没什么。宋翎羽笑的很勉强,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手表盒递给尚聪聪“这是舅舅舅妈送你的。”

         “谢谢舅舅舅妈。”两家人不会怎么客套,长辈给的就收着。

         知道宋翎羽不想说也就没人追着问,一顿饭吃的都很高兴,回了家宋翎羽就一个人进了卧室,张海也跟了进去,小虎瞪着眼睛“妈妈怎么了?”

         “没什么,乖写作业去。”

         “哦。”

         小虎好糊弄小小自己心里还琢磨呢,妈妈除了工作上的事很少有不顺心的时候,但是工作的事她不会太影响情绪。

         难道是家里那边?那边除了林萱和他哥哥林华这么多年也没人过来的,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这要是别人小小立马就掐算掐算,可是她自己亲妈她算不了啊。

         过了会张海出来,小小赶紧过去“爸,我妈咋了?”

         张海揉了揉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没啥,咱们去京城旅游吧好不好?”

         还说没啥,本来是要去海边的,改成京城绝对有原因但是小小知道问了也没结果“好啊。”

         但是小虎在一旁有些失望“不是去看大海么。”

         张海摸了摸小虎的头发“下次再去看大海好不好,京城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呢。”

         听到好吃的小虎眼睛都亮了“有什么好吃的啊………。”

         小小悄悄地跑进卧室,发现妈妈正在抹眼泪“妈,怎么了?”

         宋翎羽见小小进来赶紧擦干眼泪“没什么事,哎……,说了你也不懂。”

         “我都要上高中了不小了,和我说说大姨,说说妈妈以前的事好不好?”

         小小妈妈擦了擦鼻涕深深吸了口气“其实挺简单妈妈的身世和爸爸挺像的…………。”小小听了妈妈的话觉得,父母的身世说是像但是妈妈的却复杂的多。

         宋翎羽父亲家境好,母亲却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女子,两人相知相爱,父亲家里却不同意,年少轻狂两人私奔了,接下来几年也就有了宋翎羽姐妹。

         在私奔前宋翎羽的父亲就订了婚的,两家都是望族因为这个合作出现了裂痕,宋翎羽那时才断奶一些事只是听说,只知道妈妈去世了,父亲又回了家取了那个订了婚的女人。

         他们姐妹回到那个家自然不受待见,吃苦倒不至于,但是心里那被排斥的感觉还让人难受,姐妹二人关系一直很好,但是随着长大总会出现一些问题。

         宋翎羽觉得姐姐越来越势利,一切为了金钱为了全力,姐姐觉得宋翎羽不理解她,姐妹间出现了矛盾,最后因为一个事件彻底决裂,宋翎羽也就没在回那个家,至于因为什么事她没和小小细说。

         十多年没回家了,宋翎羽也想姐姐想父亲,但是总是越想越伤心,这次是林华给她打电话说她父亲身体越发的不好了,想见见她。

         小小抱着妈妈的胳膊“回去看看吧,就去串个门。”

         “嗯,回去看看。”宋翎羽看着一个方向出神,她离开时父亲才四十多岁,没有一根白头发看起来很年轻,一晃十多年过去了…………。

         定了火车票带了身换洗的衣服和一大包好吃的一家人登上了火车,一家四口正好一个软卧车厢,这还是小虎第一次坐火车,上蹿下跳的兴奋异常。

         两个大人一直心事重重的,小小也不知看着窗外的什么出神,到京城要三十多个小时,火车上的时间总是很难熬。

         “姐姐你在干嘛?”

         “噗………。”“啊………。”

         小小正用手指控制着元气画符,小虎突然扑过来扰乱了元气,一个气团直接炸开。

         小小赶紧看了看小虎的手“有没有伤到?”

         小虎吓到了,愣愣的说道“没有……。”

         上铺睡觉的张海和宋翎羽也吓了起来“怎么了?”

         小虎没受伤小小不想爸妈担心就说“没事。”

         刚才声音不小,把乘务员都吸引过来了“你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小小开门嘿嘿一笑“东西掉了,没事。”

         “东西掉了?需要帮忙么?”

         “不需要,谢谢。”

         小小关了门回头就看见小虎盯着自己“姐姐,刚才怎么回事啊?”

         “不告诉你……。”

         “告诉我么,告诉我么……………。”

         有了一次教训,小小一路也没再瞎折腾,不过快要下车的时候小小出去上厕所,走到门口时迎面跑过来一个人。

         那人看见她就伸手要抓,她条件反射的扣住那人手腕然后一掌拍过去。

         男人撞到门板反弹摔到地上,这时几个乘警一拥而上把人控制住。

         弄得小小莫名其妙的,听到外面有声音宋翎羽开门看,看到小小现在那就问“咋不进来?”

         这时一个空出手的乘警对小小说道“你好同志,感谢您帮助我们抓捕小偷。”

         “不客气不客气,我就是正当防卫。”

         这时宋翎羽才注意到周围的人,穿鞋起身“怎么回事?”

         “这小偷一连几个车厢作案被我们抓了个现行,被发现后一路逃窜到了这个车箱,可能是慌乱中想要抓这个小同志做人质,却让小同志给打懵了。”

         那小偷确实是懵了,没回过神来就被拷上带走了。

         宋翎羽才不关心小偷而是拉着小小左看看又看看“伤没伤到?”

         小小摇摇头笑到“没事,要是让那三脚猫伤了我二爷爷还不杀了我啊。”

         乘警觉得自己一点存在感没有“那没事我先回去了,真是太感谢了。”

         小小点了点头“回吧,没啥事。”“啊,对了,几点到京城?”

         “两点三十五。”

         “谢谢。”

         乘警也就二十多岁,小小和他笑笑他还有点不好意思“不客气。”

         小小进了屋,宋翎羽微微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到了哪都不消停。”

         “我多乖啊。”

         “你乖你一个小姑娘把五个小伙子打医院去?”

         这事算是小小在学校的成名战,马跃平时在学校太高调,终于让人逮到机会堵住打一顿,小小正好路过怎能不帮忙啊,结果就是小小觉得自己下手很轻了,但是打人的八个人有五个进了医院。

         小小鼓了鼓嘴“那不怨我。”小小都是自己跟着倔老头练武,最多和倔老头过几招,其他基本不和人对战,所以下手才没轻没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