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拦路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陆想的没错,小小在家里一直都在努力的表现出和自己年龄相当的状态,但是毕竟心里年龄摆在那,稍微不注意就表现得像大人一样。

         小小都能感觉到有时父母看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担忧,所谓过慧易折,小小的表现还总是那么不同寻常。

         小小回房间把父亲叫了出去,张海这次可是和马陆聊了很久,要不是不放心小小和小虎那就直接出去把手续办了。

         张海回来小小能看得出他很高兴,也不知道马陆是怎么忽悠的,张海什么也没问小小,这下小小的心也算放下了。

         家里走上正轨她就能开开心心度过自己的童年了,那正是她梦寐以求的。

         但是想的挺好,她通过自己的能力给家里带来了生机与安逸,那么她就要承担更多,因果循环她想闲也不一定闲的下来。

         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马陆把小小他们送回了家,到家听妈妈说赵大妮他们吓得不轻,估计最近都不会过来找麻烦了。

         小小和大姨睡里屋,折腾一天睡得挺香甜的,外屋张海和媳妇聊了半宿。

         张海因为惊喜没想太多,宋翎羽琢磨琢磨那马老板没事闲的上赶子租房子啊,听说那商场从开起来就红火的不行,一般人想租都租不到。

         最后两个人还是觉得可能是小小的关系,但是小小干了什么和马老板到底什么关系他们却不清楚。

         宋翎羽叹了口气“海哥,你有没有觉得自从我被妇女主任带走之后开始小小就不太对劲了?她才五岁啊怎么可能这么聪明?要说是天才学东西快机灵,可是这为人处世又是怎么会的?”

         “是不太一样了,那天也把我吓一跳,可是那天要不是小小咱们儿子可就没了,你也得受不少苦,变成什么样不还是咱们的孩子。”

         宋翎羽拍了老公一下“你咋一点不担心呢?”

         “不是我不担心而是干着急也没用啊,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睡吧不早了。”

         张海就是这样,人有点直心眼不多,对家里人特别好经常和稀泥,对外人吧就有点冲动了,但是正因为这样宋翎羽才觉得他有男人的担当。男人就该有脾气去外面用,家里和和美美的。

         果然几天过去了老贼婆在没过来找麻烦,小小几天都没出门他们心里没底,这要是伤的太重不得赔钱么,那可是脑袋。

         最主要的是他们听说小小家在城里搭上了贵人,天天车接车送的,到时候别张霞没找回去把自己搭里。

         几天过去了二爷爷又下来接小小了,小小在山上呆惯了,不在的时候倔老头还觉得挺没意思的。

         倔老头了解了一天这几天的事叫了声好,就是张海要去城里做生意他不太开心,这在城里发展好家就搬过去,以后小小过来就不方便了,还有他大孙子也离得远了。

         老头晃晃荡荡的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都别动。”

         树丛里窜出来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手里拿着枪,小小心里一紧,老头身上肌肉瞬间紧绷“小子,几个意思?”

         “老头没你事,我要这丫头和我走一趟。”

         小小本来以为这人是倔老头的仇家,没想到竟然是找自己的,可是这人她不认识啊。

         倔老头看了看小小“你认识?”

         小小摇了摇头,爷俩交流着那边军大衣还挺急躁的“别TM废话了,赶紧跟我走,不然崩了你俩。【ㄨ】”

         老头假装怕怕的样子“她和你走我咋办啊?”

         “你TM愿意上哪上哪,赶紧滚……。”

         “我滚我滚………。”老头像是慌不择路的逃跑,却在不经意间接进军大衣。

         “啊………。”

         老头找准时机一掌劈过去,小小在一边仿佛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老头勾了勾嘴角,看着刚夺下来么手枪“枪不错。”

         军大衣躺在地上捂着手腕打滚,他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乡村老头身上功夫这么了得。

         老头不知怎么把手机拆的彻底然后四处扔了出去“小子,要是几十年前冲你之前那几句话我也非得废了你不可,好自为之吧。”然后拉了拉小小“走吧。”

         小小回神“不报警啊?”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想经官,再说他也没有杀心放他一马。”

         小小嘴角抽了抽,手腕都折了还叫放他一马。

         军大衣忍者剧痛站了起来“两……,两位留步。”

         老头回身挑眉“几个意思?”

         “我想请她救人,前辈想来你也是道上的没准找几辈咱还有关系,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哦?拉关系啊,老头我不吃这一套。”

         “求求你了,帮帮忙吧,性命攸关。”军大衣跪在地上梆梆绑的磕响头,但是老头根本不吃这一套“我不想和你们扯上任何关系。”

         听这话小小觉得老头已经猜到他们的来路了,但是她没有多话,乖乖的跟着老头往山上走,而那断了手腕的军大衣就这样磕磕绊绊的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老头皱眉“你在跟着别怪我不客气。”

         “前辈是我出言不逊,只要你们能救我师父怎么着我都行,我求求你了。”军大衣又跪了下来,眼泪都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疼的。

         小小看这人脸色发白,好像随时都可能晕倒似的有些不忍,但是她不会出口表达什么。

         老头面无表情,领着小小扭头就走,军大衣又起来摇摇晃晃的跟着。

         又走了一段小小听到哐当一声,知道是军大衣倒了,之后一直没有声音,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军大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小看了看倔老头,又回头看了看“二爷爷…………。”

         老头停了停,似乎有些犹豫,小小拉了拉倔老头的手“把他扔在这不太好吧?”

         虽说现在天不那么冷冻不死人,但是这人身上有伤啊,再者这山上还有有不少食肉的野兽的,平时小小都不会单独出门。

         倔老头叹了口气“真是人一老了就心软,咱把他送山下去。”

         老头走过去一搭手就把这么个一米七多的大小伙子扛在了肩膀上。

         小小跟在一边“二爷爷,你说他找我干嘛啊?”

         “人是找你的,我没问你你反倒问上我了。”

         “我也没得罪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