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陶之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小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这人为啥找自己,直到倔老头说了一句话“这人是个倒斗的,晦气的很,能不沾尽量别沾。”

         “倒斗的?你这么一说我可能知道是谁了。”小小就和倔老头说了一下强子家的事一听“绝对就是他们,想是招惹了什么厉害的鬼物脱不开身了,想找懂些门道的帮帮忙。”

         “那咱们帮不帮?”

         倔老头挑眉“当然不帮,非亲非故的沾那晦气干嘛。”

         这晃荡晃荡的往山下走军大衣还醒了“帮帮忙吧,求你了。”

         老头知道他是听到自己和小小的对话了,把军大衣放在地上“小子撅人家祖坟的事还是少干,不管发生了什么自认倒霉吧,往前走就能看见村子了。”

         说完拉着小小又往山上走,那军大衣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前辈您知道四爷么。”

         为什么下了很大决心?因为江湖上混久了有朋友也有仇人,这关系拉错了没准备就把命搭上了,加上他们这行朋友可不多,这场赌局输面太大。

         老头身子一僵“乔四?”小小看老头表情也该没仇,那就是故人喽。

         小小看出来那军大衣自然也看出来了“前辈求求你救救我师父吧。”

         “多大岁数了还做发财梦呢?早就劝他别发死人财。”

         “都是我们不好,师父是为了救我们才受伤的。”

         老头想了想“小小你回家吧,我去看看。”

         小小知道倔老头是不想自己沾这事,但是这也不是倔老头强项啊“二爷爷我也去,这方面你还不一定如我呢。”

         “你去干啥啊?乔四人不咋地但是怎么说也算帮过我,我去结束一段因果罢了,你莫要沾这事。”

         “二爷爷…………。”

         “回去……。”老头的脸又撂下来了。

         小小知道二爷爷这么说她是去不成了,想给二爷爷测个吉凶但是血罗盘却没有能量“那我先走了。”

         小小离开倔老头直奔村东头的乱死岗子,血罗盘的能量不一定非得吃东西补,第一次那几个小鬼的能量也不少。

         雪化没了地刚播种,草也没咋长出来周围一片光秃秃的,乱死岗子坟包不少,却没几个有墓碑的,就算有几乎都是烂了一半的木头板。

         大白天的其实不太吓人,小小四处看,连个鬼影子也没找到,但是她发现了乱死岗子中心位置有一团黑雾。

         血罗盘接近它就会发出震动,小小就琢磨着这东西估计血罗盘能吸收,颠颠颠的跑过去。

         果然,小小看见那黑雾朝着血罗盘汇聚,她能感觉到血罗盘中能量在一点点充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心惊的感觉,就感觉危险在一点点接近,突然脚下一阵晃动,一口棺材竟然就那样直挺挺的从地下冒了出来。

         小小妈呀一声撒腿就跑,这是活见鬼了啊。

         小小两条腿使劲的倒腾,奈何腿太短根本跑不快,没跑几步就听见拉吧一声,回头看是那棺材盖开了。

         棺材里一道人影闪出,小小只觉得自己腾空而起,接着就是窒息的感觉。

         视线开始模糊,但是她还是看到了一张毁了容的俊美面孔,为何是毁了容的俊美面孔?因为五官俊美坚强却一天天黑色的脉络突出。

         小小本能的用手去抓卡在脖子上那铁钳一般的手掌,奇迹就这么发生了,当血罗盘碰到那手掌事小小听见一声痛苦的咆哮,接着空心重新涌入她的胸腔。

         痛苦的咆哮一声接着一声渐渐的减弱,小小能感觉到血罗盘中的能量正在以一个变态的速度增长,这要是直接进入她的身体那就是分分钟爆炸的事。

         小小的左手就像是黏在那人手上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直到咆哮声彻底消失,小小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头发直达腰际光亮如锦缎,皮肤白皙细腻,双眉如剑双眼狭长睫毛浓密,鼻梁高挺,唇薄如刻似笑非笑。

         如不是那眉毛小小绝对认为这是个人间罕有的大美女“啊…………。”

         这人睁开眼睛倒是吓了小小一跳,不过这人醒来之后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双眼充满了迷茫。

         突然血罗盘传出一声叹息“陶之你好自为之吧。”

         这声音小小听过,可不就是之前昏迷教她知识,还给她开了天眼的大叔么。

         男子身体绷直喊了一声“师父。”但是一直都没有回应,终于他的视线汇聚在了小小的身上“你是谁?”说话的同时还皱了皱眉。

         小小现在的形象真是不怎么雅观,衣衫凌乱不说,头上还绑着个绷带,头发的长度让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小小瞪着眼睛“你又是谁?”话说这棺材里出来的不是僵尸就是吸血鬼,这是闹的哪一出。

         男子松开小小的手,小小又惊叫一声,这本来看起来有一米八二十来岁的男子竟然瞬间缩水,现在看也就是个十来岁的男孩罢了。

         男子对于自己的变化没有太多的意外,而是盯着小小的手心“血罗盘怎么会在你这?”

         小小一翻眼睛“我还想知道它怎么在我这呢。”然后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没事我就先走了啊。”

         “站住。”

         “干嘛?”

         男子,不站在应该说是男孩了,来到小小面前“这里我不熟悉。”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要跟着你一段时间。”

         “凭啥?”

         “你吸收了我上千年修炼得到的所有能量就不能回报一下么?”

         小小咽了咽口水“上千年?”

         男孩点了点头,小小想了想既然他是那人的徒弟那也算是自己的师兄了,应该跟着自己几天问题不大“你叫陶之?”

         男孩点了点头。

         “我叫小小。”

         陶之身体僵了一下,小小要拉着他离开“怎么了?”

         “没什么,你有没有合适的衣服?”

         小小看着陶之身上不知道大了几号的衣服偷笑,真是有点滑稽呢“你看我像有的样子么?”

         陶之从腰间拿出一个小荷包“我这有些金子,你带我去买吧。”

         “金子?”小小嘴角抽了抽“大哥,现在我们用人民币,不过你这金子也能换些钱。”

         “好。”男孩看起来话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出土的关系。

         乱死岗子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路上无聊小小就问“你一直在这?”

         “我一直在一个古墓中沉睡,前段时间有人进了古墓拿走了我的佩剑,我从地下追寻着他们的踪迹过来,这里阴气重就在这停留了一段时间。”

         “哦哦,那个咱们修的不会是魔功吧?”小小一直觉得自己是道家传承,可是这陶之也太吓人了。

         “是我自己入了魔,师父留下血罗盘也可能就是为了让我得到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