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血罗盘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不觉间张小小趴在父亲肩膀上睡着了,在醒来天都黑了,快过年了天黑的也早,说起来也才五六点钟。

         小里屋里没有别人,也没开灯,张小小撑着身体想要起来,突然左手掌心传来一阵剧痛,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晕了过去。

         “没想到血罗盘继承者是个小丫头。”

         听着隐约有人说话,但是张小小又觉得睁不开眼睛,张不开嘴,但她还是说出了话“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想给血罗盘找个主人而已,既然它选择了你我便不会有任何意见。”

         “你说什么呢?”

         “年岁不大智慧倒是不低,血罗盘既然认你为主,你就不能太过平庸,传你入门功法,助你开得天眼,来日有缘再见。”

         “喂?你谁啊?喂……。”再没有了回应,张小小觉得自己有有了行动的能力,不过还没睁开眼睛头部传来剧痛,撕心裂肺的疼叫都叫不出来,衣衫瞬间湿透。

         接着便是眼睛,感觉两只眼球被火烧了一样,张小小觉得自己绝对是瞎了,不过貌似上一辈子过的太惨,这一生老天也不想再如此折磨她。

         疼痛减轻,张小小睁开眼睛,她觉得过了很久,现实中不过是过了几分钟而已,坐起来她最小看的是自己的左手,她不会忘了一切的开端。

         左手掌心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红色印章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上面有着细密的图文,揉了两下图文不散,她知道这是长在她身上了,就像胎记一样。

         “血罗盘。”嘴里轻轻念叨了一句,手上拿图案竟然转了一转,又闪了一闪,可不就是个罗盘么,中央指针还在晃荡“我的妈呀……。”

         听到喊声小小的妈妈推门进来“小小怎么了?”见小小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怕是发烧了,额头倒是不热,就是发现衣服也湿了“这衣服咋还湿了,等着妈给你拿套干的。”

         小小的妈妈又出去了,她伸开紧紧攥成拳头的左手再次仔细一看,可不是中间那指针又动了一下。

         接着脑子里开始时不时蹦出来一句话“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坎上坤下,水天需…………乾上坤下,地天泰………。”

         “小小,小小你怎么了?”“小小你说话啊,你可别吓妈啊,小小……。”

         张小小的妈妈拿着干衣服进来就看见女儿呆呆的坐在炕上,最唇上下嘎巴嘎巴也不出声音,说什么也没反应。

         一天两天,医生也看了,大仙也请了,张小小还是那呆呆的模样,只懂得吃喝拉撒,嘴张张合合却不出个声音,慢慢的整个村的人都知道张海家的姑娘傻了。

         这下计生办的人也没办法了,国家政策并非那么不通情理,头一胎如果是残疾是可以申请生二胎的,这样一来有人就说张小小是装的。

         可是见过张小小的人又觉得,一个四岁孩子能装什么,那模样真是傻了,这样是装的那也太真了。

         而张小小到底是怎么了?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人强行塞进了不少东西,并且还强迫她去理解,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她对身外之事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根本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ㄨ】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小小这样子他们家年都没过好,小小她妈眼看着就要生了,家里没个人帮衬着,张海一天天忙的焦头烂额。

         又过了半个月小小妈突然感觉肚子疼,一股血从棉裤渗了出来“啊……,海哥………肚子疼……要生了……。”

         张海扔下手中抱着的柴禾“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来不及了,快去叫刘婶。”

         “我这就去,这就去……。”张海把媳妇扶到了炕上就跑了出去,张小小从小里屋走了出来,还是双眼无神,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张小小母亲下身血液越来越多,厚厚的棉裤上有血往下滴答滴答,脸色惨白意识越来越模糊,身边没有其他人她努力的呼唤着女儿“小小……,小小………。”

         终于张小小无神的双眼中有了一丝波动,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掉进平静的湖面,波动越来越大“妈………。”

         小小的妈妈本来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听小小这么一喊又来了精神“小小,你好了,小小………。”

         张小小看着母亲下身一直往外渗血整个人呆住了,但是仅仅呆住一瞬间她反应过来抬起左手,盯着手心中的罗盘。

         罗盘指针一同开始旋转,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小小的妈妈只看见她盯着手心出神,然后嘴里念叨着“大凶,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然后整个人魔怔了一样,嘴里捣鼓着一下别人根本听不懂的话,小小的妈妈心里又是一凉,这孩子没好啊“小小,你是怎么了啊啊?”

         突然就像想到了什么,张小小咬破手指神经兮兮的走向她妈妈,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小小,你怎么了?”小小的妈妈没有力气,肚子还一阵阵的剧痛,根本动不了,眼见着姑娘走过来爬上了炕,让后用手指在自己脸上划了几下。

         张小小在母亲脸上画完,又在自己脸上画了相同的符号,整个过程说不出的诡异,小小的妈妈简直就要崩溃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天爷有什么事冲我来啊………。”

         而张小小画完符号整个人就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小小………。”小小妈妈一声惨叫,整个人从炕上滚了下来,眼看就要一尸两命了,门外跑进来一个胖胖的身影。

         这胖胖的身影正是张小小的大姑“翎羽啊,翎羽………。”这时张小小的爸爸也带着人回来了。

         张小小被人抱出了屋子,如果有个开了天眼人在这,那他就一定会发现,浓浓的死气已经从张小小母亲的身上,转移到了张小小自己的身上。

         小小的大姑抱着小小,看着孩子脸上还粘着血吓了一跳“小小的脸这是怎么了?”

         小小的爸爸不能进产房等在外面,听着姐姐的喊声跑了过来,赶紧摸了几把,发现血是蹭上的才放心些“估计刚才在翎羽那蹭的。”

         因为这段时间张小小随时随地倒头就睡,倒没人知道她此时此刻是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