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事了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了屋这次三个女孩不在,应该是去了卧室,老太太忙着沏茶倒水“坐下说,坐,坐……。”

     小小也不知声一屁股做了下去,就听着老神婆和强子他妈嘀咕,听着听着觉得这户人家也不容易。

     强子本来也是双胞胎,不过哥哥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之后他妈也就没再生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

     强子长的不错长大了娶个媳妇,可是他们家里条件实在不咋地,还生了三个弱智,媳妇也跑了。

     勉勉强强把孩子养大,前两年经人介绍出去打工,自此音讯全无,去年突然回来还带了不少钱。

     要说有钱了应该过得不错,老太太也以为是苦尽甘来了,盖了房子买了地,家里用的都买最好的,可是日子却越来越不顺当。

     特别是强子回来之后整天疑神疑鬼的,半夜还经常做噩梦吓得喊出来,老太太问了几次强子什么都不说。

     同情么?对于他们小小是挺同情的,也知道老太太在打感情牌,但是小小也确实被说动了一些。

     老神婆听了但是没有太大感觉,岁数大了经历的多了,比这惨的多的她也见过不少“这房子风水问题我们已经看出来了,一千块钱不二价。”

     强子现在还真是不差钱“钱不是问题,不过收了钱最好让我看到效果。”

     老神婆斜眼看了看“效果一定会有,不过除了煞之后你也出去住吧,你身上死气太重影响家人。”

     老太太一听儿子身上有死气吓了一跳,虽然听不懂但是她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死气?大师你可得帮帮强子啊,我们给你钱。”

     强子也看着老神婆,谁能不惜命。

     老神婆这次坚决“多少钱也不行,先交一半定钱明天带着东西来给你们家化煞。”

     老太太拿出之前的五百块钱递给老神婆“强子严重么?”

     老神婆收了钱“你可以找别人给他看看。”然后碰了碰小小“走吧。”

     老太太还想说什么,强子叹了口气“过几天我搬出去,给你找个保姆。”

     趁着功夫老神婆和小小已经出了门,出门们小小伸出手晃了晃。

     老神婆嘴角抽搐“干嘛?”

     “钱,干嘛,风水我看的主意我想的,这五百给我,明天你自己来拿拿五百。”

     “那我的五帝白玉。”

     “白玉让他自己买去,五帝钱算你一百,给我四百五。”

     “你咋这么会算呢?”

     “给不给?”

     老神婆看着手里还没捂热乎的钱,咬咬牙给了小小四百五“死要钱。”

     小小把钱揣进兜里“回家,打车,我请你。”

     小三轮颠颠颠小小总算到家了,和老神婆分开小小说道“过几天我就上山了,有事别来找我啊,强子家的事适可而止,有命挣钱可得有命花。”

     “行行行,进去吧。”

     小小一开门吓了一跳,原来宋翎羽看见姑娘的影子就站在门口偷听了“你们啥有命没命的?”

     “没啥没啥。”小小把妈妈推进屋里拿出钱自己留了四十多零钱,把整的都递给了妈妈“给你钱……。”

     宋翎羽接过四百块钱“你干啥了?咋能这么多?”

     “也没干啥,这活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估计之后碰不到这好事了。”

     宋翎羽一直锁着眉头,脸色也不太好“妈这心里总是突突的,你走半天我这心就一直悬着,小小你才这么大点不要总出去乱跑好不好,钱爸妈能赚。”

     “最近我都不出去啦。”其实小小今天也被强子吓到了,有些事她太想当然了。

     “真的?”

     “真的!”

     宋翎羽把小小抱在怀里“真是妈妈的乖宝宝。”

     小小和宋翎羽一直站在门廊里,屋里张海半天没等到人问到“你们娘俩嘀咕啥呢?咋不进屋?”

     宋翎羽推开门进屋“你就是个和稀泥的,当着你面说你又劝劝这个说说那个,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张海抱着小虎做炕上喂芝麻糊呢,嘿嘿一笑“不是我和稀泥,这不是你们谁我都惹不起么。”

     小小笑了笑把手里的糖葫芦递过去一串“哈哈,爸爸最好了,奖励你个糖葫芦。”然后又给了妈妈一串。

     张海一手抱着小虎一手拿着勺子,根本没办法接,小小直接送进他嘴里。

     张海咬了一口,嘴里咕噜咕噜的“你也吃啊。”

     “我吃过了?”小小说着又喂给张海一口。

     宋翎羽也咬了一口糖葫芦“你吃点啥都给我们带一份,当我们小孩子啊。”

     小小吐了吐舌头“本来就不大。”

     “贫嘴……。”

     这事也就告一段落了,有这四百块钱家里能撑一阵了,爸妈也会想办法赚钱,小小突然不太想当神婆了。

     几天过去,倔老头特别准时的下来接小小,见面就瞪大了眼睛“过了?”

     小小点了点头“过了。”然后拿出来那碎了的罗盘“就是………。”

     倔老头接过碎罗盘“哎,也算是物尽其用,你没事就好。”

     正巧这时候小虎睡醒了哭闹起来“哇………。”

     倔老头一脸献媚颠颠颠跑过去“我大孙子怎么了?二爷爷抱抱。”

     “哇…,哇………,哇哇………。”老头过去小虎哭的更厉害了,只能尴尬的让开让宋翎羽抱着。

     小小站在一旁偷笑,张海看见瞪了她一眼。

     倔老头没看见小小偷笑,还是盯着小虎看“是个练武的苗子,这练武的从小打基础,过几年也送山上来我好好调教调教。”

     宋翎羽心里咬牙切齿的,但是面上还的过得去“行,等大一大的,太小了也经不起折腾。”

     “臭小子怕什么折腾,谁不是摔摔打打长大的。”

     “二爷爷咱们走吧。”小小怕这老头再待下去和妈妈吵起来。

     “呦,你还挺积极的,走。”

     这次上山小小又带了不少东西,吃的用的都带了不少,最主要的是还拿了一捆大葱一罐头瓶大酱。

     上山路小小还是不停的摔跟头,擦了擦睫毛上结的霜,一看老头都走挺远了“二爷爷你等等我啊。”

     走走走小小突然感觉脚下一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