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小小神婆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海去袋子里盛了半碗小米准备做早餐,看似不经意的和女儿提起“小小,你真的打算跟着老神婆?我和你妈怎么琢磨那都不是正常人干的事,咱不弄那个成不?”

         “爸,我才五岁反正平时也没事干,每天瞎玩还不如挣点钱,上了学我就不整了。”小小这是给父亲一颗定心丸,意思就是我这是随便玩玩不当正事干,过两年就好了。

         张海将信将疑“咱家不用你挣钱,爸还能养得起你们娘仨,我寻思再种两年地攒点钱进城做个小买卖啥的。”

         “嘻嘻你挣饭钱,我挣零花钱。爸你没放水。”

         “啊………。”张海差点把米直接倒进热锅里。

         不管怎样,吃了早饭小小就跟着神婆去了前进镇,这是个三口之家,小两口岁数都不大孩子也才一岁多。

         是个小男孩,瘦瘦弱弱的哭起来都没什么力气,夫妻俩也形容憔悴的,估计是跟着孩子着急上火闹的。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信鬼神,这是四处看病吃药打针的不见好,实在没招了才报着试试看的心态找了神婆。

         一看这来的一老一小还挺像那么回事,木木也大概看了看他们家的情况,六七十平的房子有个不大的小院子,地理位置不错算是小镇的中心地带。

         看摆设就知道家里条件不错,打听了一下两口子一个老师一个个体户,生意做的还不错卖粮油的。

         最主要的是这家和神婆盯了很久的那家人是表亲,怪不得神婆这么上心呢。

         一老一小到了人家家里就开始里屋外屋的溜达,四处观察观察,这孩子闹腾不是病很可能就是家里风水出了问题,要么就是沾染了鬼物。

         路过窗户的时候小小特意踩着凳子上去看看,风水说的可不止是自己家屋里的事,屋外的东西形象也不少,这次可不就被小小发现了,屋外那个电线杆子就是罪魁祸首,这就是蜈蚣煞。

         所谓蜈蚣煞就是孩子房间附近形状像蜈蚣一样的事物,电线杆水管之类的都有可能,这户人家就是窗外新装的电线杆,冬天有人在上面钉了铁条挂了不少东西,也因此起了煞。

         小孩子体弱所以引起了肠胃不适的感觉,因此哭闹不止还不爱吃东西,化煞的方法也简单就是在窗口摆放一只瓷器公鸡,鸡嘴对着‘蜈蚣煞’就可以。

         看着简单但是小小和老神婆才不会这么轻易就下结论,小小偷偷指了指窗外,老神婆当然也懂些风水之类的,一看就知道了。

         一老一小使了一个颜色,老神婆说道“事情有些复杂,我们要请神上身。”

         这户人家也不太懂这些,只是一味地点头,接着老神婆就开始念念有词手舞足蹈的,架势做的倒是很足,小小觉得差不多了就启动幻符。

         “妈呀………。”

         小小面目瞬间变的青紫,吓人的很,小小幻符最多也就能坚持和十来秒她瞪大眼睛指着窗口大喊一声“大胆妖物速速褪去。”然后面目就恢复了过来。

         其实这一幕老神婆也吓了一跳,但是仍然装作很淡定的样子。

         小小闭上眼睛大概有二三十秒才睁开,睁开眼睛就说到“妖物已经被我压制,你们买一只瓷公鸡放在窗口,鸡嘴对着电线杆,过几天孩子就好了。”

         小小的表演太逼真,把人都震慑住了,两口子捣蒜一样的点头“是,是,是。”一个五岁孩子突然间面色青紫僵尸一样,还有那神态言语都不同以往,狰狞尖利。这一幕真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亏得人是他们请来的不然以为闹鬼了呢。

         这户女主人是个老师,老师在小镇上也算的上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之前她是不赞成请神婆的,她可是无神论者,最后还是紧张孩子只能有病乱投医,哪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戏演的差不多了就该谈钱了,这事老神婆负责小小不想掺和,小小出了门看着西边那个二层小楼,别说修的还不错,这年头修成这样没个十来万也下不来,真不是一般的有钱,怪不得老神婆盯了那么久。

         最后出门老神婆手里多了一百块钱,一人五十,小小把钱折好放进了衣服上的小包包里。

         回去没坐驴车,而是找了个小三轮,三轮就负责送到村口,一老一小下了车溜溜达达进了村,老神婆看周围没人终于忍不住问到“刚才那下你咋整的?”

         小小就猜到老神婆会问,得意的笑了笑“吓人吧镇得住场面吧,二十块钱一张符,要不要?”

         “你钻钱眼里去了?”

         “不要拉倒,那蜈蚣煞不严重两三天就能见效,你也运作着点,鱼饵撒下去了,但是也不能这么干等着,我过些天还要上山呢。”

         老神婆抿了抿嘴“放心,这局已经成了一半了,咱们刚出来我就看见有人进去,进去的人看着眼熟我仔细一想可不就是那个万元户。”

         “万元户?估计几十万都有,他们家干啥的?”

         “谁知道,听说是在外面做生意发了财回家盖的房子。”

         …………………

         小小溜溜达达回家,一进屋就把五十块钱掏出来给了妈妈,宋翎羽一脸紧张“你跟着神婆去骗人了?”

         小小瞪大了眼睛“怎么能是骗人呢?看病也得要钱啊,我这是劳动所得。”

         “这都很谁学的,还一套一套的。”

         张海也接过话“小小,你整那些真有用?不是骗人的?”

         “真有用,爸妈我真不是骗人,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总归有些用处,不然哪能流传这么久,就像老神婆她也是会一些中医风水之类的,只靠骗早就被拆穿了。”

         “你厉害,都说不过你。”宋翎羽皱了皱眉头,她就是接受不了女儿干这个“过两年上了学就别胡来了听到没?咱们家不用你出去挣钱。”

         小小抱着妈妈的胳膊开启了撒娇模式“知道了知道了。”她就是想让家里过好一些,赚些钱家里周转的开就行,她也不想因为这个惹得爸妈不高兴。

         然后探出头“爸你啥时候上街啊,我也想去。”

         “那就明天吧,咋滴,怕我贪污你钱啊?”

         “可不是,那可是我的血汗钱,我的看紧点。”

         “哈哈还血汗钱,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这零花钱挣得比我的饭钱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