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白虎煞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小和父亲一进屋宋翎羽看见这大包小裹的吓了一跳“咋买了这么多东西呢?”

         “这么回事……………。”张海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和老婆说了一下,宋翎羽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啊,又把小小抱过来这摸摸那看看的。

         “妈,我真没事。”

         “没事就行,那个什么死劫真的过去了?”

         “嗯嗯。”

         宋翎羽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就不用上山了?”她总觉得那老头不靠谱,想要带坏自家女儿。

         小小从兜里掏出那个碎了的罗盘“妈,死劫过去全靠二爷爷给我的罗盘。”

         “咋回事?”

         “我也不知道,架子是没砸到我,可是架子落下来这罗盘就碎了,应该是它帮我挡的劫,二爷爷说这是他师父留给他的。”

         “这…………。”

         张海也知道媳妇舍不得孩子在山上待着,但是既然都这样了他又劝道“小小上学就好了,上了学也就没工夫上山了,这两年跟着二大爷锻炼锻炼身体也不错。”

         宋翎羽瞪了丈夫一眼“行,你们都比我厉害。”

         收拾收拾东西吃了晚饭小小就回了小里屋,看着手里破碎的罗盘她才反应过来后怕,要不是这罗盘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砸死了?不死估计也得落个残废。

         感觉掌心一震,碎罗盘上出现一些星星点点的亮光被她掌心的血罗盘吸收了,木木能感觉到血罗盘有一丝满足感,就像之前吸收了小鬼时一样。

         至今为止除了那天帮助她画符,小小还没有发现血罗盘的其他公用,也不知道是因为能量不够,还是它只是个罗盘而已。

         就这样又过去几天,大鱼终于上钩了,老神婆颠颠颠的跑过来和小小商量对策,其实也没啥好商量的,到底是风水的问题还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都得去了看。

         老神婆煞有介事的说道“咱们的吊着他们点,争取把价钱抬高一些。”

         小小挑了挑眉“到那看看情况,麻烦自然就得多要点,要是没大事也别要太多。”

         小小跟着神婆又去了利民镇,还是和上次一样四处转着找找问题,找到问题才能演戏要钱。【ㄨ】

         鬼物毕竟是少数这次仍然是风水问题,所以一到这就从风水入手,小小发现这户人家房子修好没多久右边高地就开始动工建学校。

         左青龙右白虎,这白虎煞也就是右上方动土的情况,凡事犯了白虎煞的重则有人伤亡轻则家人多病或因病而破财。

         白虎煞可是要比蜈蚣煞厉害多了,破解的办法也难一些,需要在受冲煞位置的墙边放置两串五帝白玉,如果比方同时犯上流年凶煞则是要放上两只麒麟和明咒葫芦。

         这些都是自然而然存在于小小脑子里的知识,需要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闪现出来。

         对比蜈蚣煞的瓷公鸡,这次五帝白玉难弄的多,五帝钱有大五帝钱与小五帝钱之分,大五帝钱指的是秦半两、汉五铢、唐朝的开元通宝、宋朝的宋元通宝和明朝的永乐通宝,现在说的五帝钱一般是指小五帝钱,是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

         五帝白玉那就是无敌钱和白玉串成的,白玉可以买到,这五帝钱就不知道哪有了。

         不用说大五帝钱,就说这小五帝钱也不常见啊,不是说多稀有,而是根本不知道谁有。

         小小把情况和老神婆说了一下,老神婆眉毛一挑“五帝钱我有啊。”

         “两位大师可看出了什么?”

         屋里人不少,户主是个中年大叔,房子里还住着他母亲和三个孩子,问话的就是那老太太,要说这里最信鬼神的也就是她了,对小小和神婆可是尊敬的很。

         和人交流自然是神婆的事“这房子确实有些邪乎,难办啊。”

         “你们可一定要帮帮忙啊………。”

         老太太信不代表全家都信,那中年男子冷声“说吧,多少钱……。”

         神婆故作高深“这不是钱的事,你们家房子冲了煞,阴气重……………。”反正就是怎么吓人怎么说。

         男子却不吃这一套“开个价。”

         小小抬眼看了看男人,只觉得他身上黑气缭绕,这可不就是死气么,这死气和之前小小身上的不同,小小是体内散发的,这男子却是外界沾染的。

         老神婆被打断了两次心里不悦“脾气挺冲啊。”

         老太太吼了自家儿子一声“强子!”然后谦卑的说道“大师不要见怪,他就这臭脾气。”

         老神婆对于老太太的恭敬还是很受用的,淡淡的对男子说了一句“小心祸从口出。”

         男子脾气却着实大的很“少废话,说清楚拿钱走人……。”

         小小暗自叹了口气,她差不多猜出来男子身上的死气是哪里来的了,拉了拉神婆“咱们走,他们家的风水不看也罢。”

         神婆心里正不愤呢,小小这么一拉跟着就走,两人往外走老太太却不干了“大师大师,你别生气啊,有话好好说。”然后对儿子说道“你进屋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小小态度还挺坚决“您们家这活我们不接了,另请高明吧。”

         神婆以为小小在玩欲情故纵,也很配合“是啊,你们家这活我们接不起。”

         “两位大师,大师,别走啊,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老太太眼见得靠不住人赶紧跑到一个桌子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钱,神婆扫了一眼怎么也有四五百。

         老太太那些钱就往神婆手里塞“帮帮我们吧。”

         老神婆迟疑,看着小小想让她拿主意,小小眉头微皱暗地里启动了幻符。

         老太太只觉得眼前的孩子浑身散发着光明的气息,就像是观世音菩萨一样,让人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小小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可知道你儿子做的是什么买卖?”

         老太太听到小小的话心里一紧,他儿子不和她说自己是怎么挣到的钱,但是看他之前一起回来的几个同伴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她总怕这钱来路不正天天提心吊胆的。

         这盖了新房搬了家祸事就不断,老伴好好的突然脑出血死了,接着养了十来年的猫竟然从房上掉下来摔死,活了这么久哪里听说过猫能自己摔死的,她越想越不对晚上总是睡不着觉,前几天听了侄女说请的神婆挺灵,就赶紧托人去请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