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强子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突然已经进了里屋的男子走了出来,神色特别紧张“你知道什么?”

         小小头都没回“干什么了自己心里有数。”然后拉着老神婆就往门外走。

         “站住。”男子几个大步走到小小前面关上了大门“不说清楚今天谁都别想离开。”

         小小看着眼前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满脸的胡茬,眼里满是血丝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蜡黄,很明显他每天过得都很煎熬,没有一点点衣锦还乡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小小也怕他是个穷凶极恶之人,她可不想把小命搭在这里“我又不是神仙,我只能算出来你的钱来路不正,具体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强子你干啥啊?”老太太拉开儿子眼圈有些红“我家强子以前不是这样的,这出去几年回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人长时间处在焦虑的状态脾气自然就会很差,强子瞪着眼睛“我的钱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什么来路不正,你妈没教你怎么说话啊?”

         小小皱起了眉头“不管你的钱怎么来的,和我没关系让开。”

         老神婆面对此情此景有些凌乱“这怎么回事?”

         小小压低声音“回去和你说。”

         “爸爸,爸……。”

         说话的一直坐在一边的三个十多岁的女孩,三个人长的特别像年龄也一样应该是三胞胎,之前只觉得她们安静,开了口小小这才发现他们貌似不太正常,也不知是智障还是自闭症。

         听到女儿的声音强子心情稍微得到了缓和,盯着小小和老神婆说了一个字“滚……。”

         这态度老神婆可吃不消“哎,我说你这人………。”除了破四旧那些年,其他时候她可都是很受人尊敬的,不说尊敬吧,起码没人敢对她不敬。

         小小拉住老神婆“走啦。”她可不想把自己放在这么危险的一个人物面前,万一他突然精神病了呢。

         “咣…………。”两人一出来房门就被狠狠的关了起来,老神婆吐了口吐沫“这他奶奶的算怎么回事?”

         小小耸了耸肩“不是什么正路货,他的因果咱们还是不沾的好。”

         “咋个意思?”

         “估计是个倒斗的,走,边走边说……。”

         出了大门口小小觉得气氛瞬间轻松不少“那个什么强子身上沾了不少死气,而且细闻还有一股子土腥气,加上突然间有了这么多钱十有八九就是个倒斗的。”

         老神婆夸张的掸了掸衣服“晦气……。”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这种人咱们还是找搭理的好,人家祖坟都敢抛还有啥是他不敢干的。”

         “糖葫芦……,冰糖葫芦…………,糖葫芦…………。”

         听到吆喝声小小迅速的找到了声源,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老神婆“我想吃糖葫芦……。”

         “你还有心情吃?这么大一单生意都泡汤了,我可是盯了很久的。”

         小小嘿嘿一笑“生意没了可以再找么,人生在世可不能亏了自己这张嘴。”

         老神婆嘴里嘟囔着“钱没挣着我还得搭你点。”“卖糖葫芦的……,这边……。”

         “来嘞………。”“圆的扁的黑枣的橘子的要啥样的?”

         小小咂了咂嘴“要三串圆的。”

         “好嘞………。”

         老神婆眼睛一瞪“还三串?”

         “是啊。”小小看着老神婆“不要那么小气么。”

         老神婆不情不愿的“多少钱?”

         “三串一块五。”

         “拿四串吧。”

         “成,来您拿好。”

         小小接过糖葫芦递给老神婆一串“您老这么大岁数了还吃糖葫芦,不怕把牙掉了?”

         “不是你说的么,人生在世怎么能亏了这张嘴,咬不动我还不能唆溜啊。”

         两人找了个小三轮“师傅前进村走不走啊?”

         “你俩三块钱。”

         “咋这么贵呢?人家都一块钱,这么点的孩子不要钱。”

         “就拉你俩,要是嫌贵就等一会凑凑车。”

         “那就等会吧。”

         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钟又来了俩人,车都要走了有人猛的一拉车门喊到“下车………。”

         小三轮是后开门,车门一开嗖嗖的往里面灌风,小小定睛一看来人可不就是强子么“你有病啊?”

         开车的师傅也是一愣“你们还走不走?”

         “走………。”

         “不能走………。”强子拉着车门,这车根本走不了。

         小小翻了个白眼,以后出门真应该给自己算一卦。

         老神婆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了几圈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你让我们回去干嘛啊?刚轰出来就往回找,当我们什么人呢?”

         这时强子他妈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老姐姐啊,你可帮帮忙吧,强子知道错了。”

         这边说着,冷风嗖嗖往里吹开车的师傅有些不耐烦“走不走啊?说话下去说就这么点热乎气都让你们放没了。”

         强子他妈见小小和老神婆都没有下来的意思,推了一把儿子“强子……。”

         强子咬了咬牙“对不起是我不对。”

         小小看见老神婆得意的挑了挑眉,人就是这样如果对手开始就服软觉得没意思,可是开始硬气的人对自己低头那么自信就会瞬间满格。

         小小知道老神婆心动了,所以她再一次强调“这活我不想接,要接你自己接。”

         老神婆也没给准话,拉了拉小小“下去说。”

         这要是一下车就说明老神婆松口了,小小却没什么心情“你下去吧,我自己回家。”

         老神婆撇了撇嘴“自己回家不怕让人卖了啊?”

         小小也撇了撇嘴“我怕有命挣钱没命花。”

         司机师傅快要崩溃了“我说你们怎么回事?要说下去说。”

         可是强子拉着车门,小小不下车,这个问题就是无解的,当然最后小小还是受不了司机大叔的咆哮下了车。

         小小下了车跟在神婆身后一言不发,这事她不想沾,死过一次的人比任何人都要惜命,说白了就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犯不上。

         一路上老神婆都在数落强子“我多大岁数了?我比你妈都大你骂我不怕折了寿?这是教养……………………。”

         强子只是听着也不说话,可是老神婆好好的得意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