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 搬走了
    陈文婷到了学校的宿舍,把自己的东西收到了一起。

     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些衣服裤子,还有生活用品。

     跟宿管阿姨道了一声谢谢后。

     打电话给刘梦琪说了自己租房的是在一中的附近。

     刘梦琪吵着闹着要跟陈文婷一起去看看。

     没办法陈文婷只能在宿舍等着刘梦琪过来。

     就在空闲之际,就把小说更新了。

     现在她已经不想那么拼命了,每天能有更新就成,而那个世界的小说,也每天在更新,但是不太乐观。

     看见小说的评论都是统一说道:“逮住那只小萝莉了吗?”

     而且全部都是土豪的留言。

     刘梦琪的版主把土豪的评论都加了精,“看见没这才是干活的。”

     陈文婷压根不知道逮住那只小萝莉是什么意思。

     干脆没有多想,直接关掉电脑。把电脑包装起来。

     此时。

     一栋高档的别墅里面。

     大厅沙发上。

     李佳佳躺在沙发上。

     旁边还有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

     男孩叫凌贤,长得白白净净的,但是穿着短袖,手臂漏出一根根青筋,而且还有小帅。

     李佳佳说道:“你不是说你在都城可是人脉广得很呀,现在叫你找个人都找不到,真没用。”

     “我这不是正请人找去了嘛。”凌贤也是第一次找个人找了这么久。有奇怪道:“这人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你猜我昨天找到她家看见了什么?”

     “你都找到她家了,还没找到人?”李佳佳疑惑。

     “你不知道,我托侦探公司调查知道她家的地址,但是她家里有一对夫妻拿着铁锹跟黑社会干架呢。”凌贤说出来估计李佳佳会觉得好奇。

     “啊,那是不是她的父母啊,还能跟黑社会干架?”李佳佳好奇问道。

     凌贤道:“你不知道,那对夫妻老厉害了,一铁锹一个,后来警察来了黑社会才走。”

     李佳佳道:“那她到底有没有住在哪里啊”

     “我问了她的邻居,她的邻居说不是她的父母,她的邻居说是哪个房子被陈文婷这个女孩6千元给卖掉了。”凌贤说道。

     “真是个败家子。”李佳佳鼓着嘴道。

     “话说你找她干什么呢,你们好像并不认识吧。”凌贤好奇道。

     “你不知道,我跟人打赌说是找到她再拿到小说的版主呢,拿不到就得做他女朋友呢。”李佳佳道。

     凌贤一下子跳起来来了,道:“你这是胡闹,那有打这种赌的。”

     两家现在是邻居,而且还是中学同学,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还玩过过家家呢。当时就对李佳佳的这种行为表示不满。

     李佳佳“嘘”声道:“小声点,别让我爸听见了,所以你快找到她吧!求你了。”

     “那好吧,”凌贤想了想又道:“那小说叫什么名字,说不定可以从这方面来侦破呢。”

     “就是斗破苍穹呢,也是在顺着大神才知道她的理科考了满分。才知道她的名字。”

     “那斗破是她写的?”凌贤不可思议道。

     因为他自己现在也在看这部小说。

     李佳佳道:“是啊,我开始没说吗?”

     “没,你就说了名字,跟她中考的学校,还有考号。”凌贤脑子一转道:“她会不会在学校里呢?”

     “还真有可能,你叫人去问问看。”李佳佳说道。

     凌贤很快拨出去一个电话道:“你们等下就去这个学校看看有没有人,找到人别乱来,这是我一个朋友。”

     电话那边恭敬的回应道:“好。你就请放心吧。”

     凌贤很快发了一个短信。

     这是一个初中学校。

     几辆车在转弯口一转就朝着一个学校驶去。

     陈文婷这时候等到刘梦琪来了学校。

     跟在这个学校住校的第一天一样。

     就多了一台电脑,其他还是那些东西。

     还是那个帆布袋。

     这次他们打了一个车,东西就这样提着就做公交车也挺麻烦的。

     的士车在小区停了下来。

     付了车费,就到了自己租房的地方。

     刘梦琪“哇”一声道:“你这里还不错嘛,多少钱租的。”

     “两千一月,租了半年。”陈文婷说道。

     “好贵啊。”刘梦琪道。

     陈文婷用自己的被子铺好床后。

     刘梦琪往床上一扑道:“真舒服啊。”

     然后舍不得下床,刘梦琪把头埋在被子里。

     陈文婷也躺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而几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一所学校里,只有两个黑色西装革领的下车去到学校里。

     现在的学校根本没什么人,有几个小孩在学校的操场打着篮球。

     还有一个妇女提着一个菜篮子从一栋楼走了出来。

     两人迅速上前询问道:“大姐,你这里有一个叫陈文婷的女孩子吗?”

     宿管阿姨看着这两人的打扮,还知道一些陈文婷的事儿,当时想是不是有人找陈文婷的麻烦呢。

     就表现得随意道:“我不认识,提着菜篮子就走了。”

     但每走多远,一个装着保安服装的老大爷走来道:“秀芳啊,那个女孩走了吗?”

     宿管阿姨恨不得把这人的嘴给缝上道:“你脑袋不灵光了吧,大爷啊,你快回屋躺着吧,上了岁数,就别乱走。”

     但是两个西装男并非傻蛋立即问道:“大爷啊,你认识陈文婷吗?”

     老大爷耳朵不太好,没听清道:“陈文什么?”

     西装男:“陈文婷。”

     老大爷:“什么文婷?”

     西装男:“陈文婷啊。”

     老大爷:“陈什么婷?”

     西装男不赖烦了道:“行,大爷你脑子真的不灵光了,这位大姐说的对,你还是回屋休息去吧。”

     “好勒。”老大爷又对着宿管阿姨道:“秀芳啊,你说陈文婷这孩子走了,也不给我老头子打声招呼,怎么说我也帮她取了一回快递吧。”

     “你说陈文婷走了?”西装男立即问道。

     老大爷道:“可不是嘛,今天刚走的,才走还没1个小时呢。”

     “那知道去哪里了吗?”西装男刨根挖底道。

     老大爷回答道:“我哪里知道啊,这孩子又没得个屋,刚刚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一起走的。”

     宿管阿姨看不下去了,在问下去就该把刘梦琪给供出来了。

     宿管阿姨以为陈文婷现在应该是去刘梦琪哪里住下了。

     等下等这个老头子说出来,又得给人家小姑娘添多少的麻烦。

     “好了,就闭嘴吧。”宿管阿姨恨了一眼这个老头又道:“我告诉你们吧,她现在好像在蓬化县,你要找她去哪里吧。”

     宿管阿姨想把他们支开,然而宿管阿姨自己就是蓬化县的,所有说谎连草稿都没有打。

     西装男现在努力了半天看着终于有点线索了。

     还高兴了半天。

     道了声谢,出了校门坐进车里打了一个电话道:“凌少,这个陈文婷已经到蓬化县了,我们还要不要去蓬化县。”

     电话那头就道:“去,必须得去啊。”

     “好,我们这就出发。”

     几辆车先后就往蓬化高速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