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8|146.134
        没想到被阮爸当面被催婚了,阮哥不由哑然失笑,目光扫了冬冬一眼,沉稳地说道:“您不用担心我。”

         阮爸早就拿着这个大儿子无奈不得,催了一句话之后,他也只好打住了话题,“你有成算就好。”

         再看一旁的冬冬,这个娃明显就是一个小吃货,全心全意地埋头在饭碗里,用肉嘟嘟的手指和细长的筷子作斗争,将面条顺着碗边扒拉到自己的嘴里,吃得欢快极了,全程都没有抬过头,自是对他们的对话一无所知。

         阮青青不由笑着将鸡汤烫熟的小油菜加到他的碗里,嘱咐道:“多吃点青菜。”

         这娃弯着眼睛冲她笑了一下,倒是个不挑食的,开开心心地夹起了青菜,吃得津津有味。

         这副专心致志的吃相,让她情不自禁地就扬起了笑容。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阮爸就将家政公司的阿姨全部找来,急匆匆地对餐馆进行全面清扫,确保每块地砖每个角落都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等到十一点,靳老先生就正式出现在了阮家餐馆的门口。看到整洁发亮的大门和玻璃,他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稍稍扬起了眉梢。

         阮爸听到声音,急忙迎了出来。“靳老先生,您好,里面请!”

         他一抬头,赫然发现今日前来的不止是靳老先生一个人,张明濯亦在其列。阮爸不禁有些疑惑,不知道张明濯到底是什么身份,单单看来并不止是阮青青的合作对象那么简单。

         于是,阮爸的面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欢迎道:“张老师,您也来了,里面请。”

         张明濯回笑着同他打了招呼,一面向餐馆的楼上走去,一面忍不住频频向一楼的一口大铁锅看去。锅底下噼里啪啦地烧着柴火,正热气氤氲地散发着浓郁的香气,鲜香开胃,勾人食欲。

         他头一次来这里,倒是不好贸然发问,极力地按耐住了好奇心,敛神走到了楼上。

         在包间里面一坐下,两边就正式地拜会交流了一番,阮爸终于知道张明濯是靳白的亲生父亲,只觉得有些出乎意料,这等的情况实在是他想也未曾想到的。

         然而,张明濯的态度始终是如沐春风,让人在交谈中不知不觉间就放松了下去。等到正午时分,阮爸已经彻底地放开了心态,与他热热乎乎地称兄道弟了起来。

         在阮哥的提醒下,阮爸看了一眼表,一拍脑门,沉声道:“哎呀,这一谈就忘了时间,老哥你们坐着,我这就给你们上菜。”

         来之前,靳老先生和张明濯就对阮爸的手艺有所耳闻,在谈话之中更是隐隐约约地一直闻到楼上的锅灶中飘散出来的浓香味道,彻底地被勾起了好奇心。此时终于等到上菜,所有人的心思霎时间就有些提了起来。

         四道小凉菜首先一亮相,鲜艳的色泽、清爽的口感,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同一般。而阮爸的拿手菜蒜烧鲶鱼上桌时,更是爆发出了浓郁的香气,引得包间里面的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就抬起了头来。

         说起来,鲶鱼并不算是上好的鱼肉,但吃起来肉质肥嫩,鱼刺较少,别有一番风味。阮爸用大铁锅熬炖的方式,将鲶鱼炖得十分入味。夹起一片鱼肉,鱼片爽滑,麻辣鲜香,嫩白的鱼肉却是吸满了汤汁的微辣咸香滋味,咬到嘴里弹性十足。

         配上淡淡的蒜香味,更是增添了一番香气,恰到好处地解开了鲶鱼的腻,让人回味无穷,百吃不厌。汤汁里,甚至还浸泡着一块块老豆腐,软糯的豆腐里面浸满了汤汁,满满地都是鲜美的滋味,让人忍不住一吃再吃。

         除了这道蒜香鲶鱼,阮爸还做了不少清淡口味的菜肴,清蒸鸡、干烧海参、冷吃兔、白灼虾等等,各式各样的美食摆满了餐桌,奉上了一道极致的美味大宴。

         这样美味的一顿饭吃了下来,就连靳老先生这样威严的人也不禁缓和放松了下来,他亲切地与阮爸商议了两个孩子的婚事,倒是没有什么争执分歧的地方。

         只因为阮爸的态度实在是好说话,不管靳老先生说什么,他都极力地配合,点头应了下来。在他的心里,靳家事务繁忙,张明濯更是日程忙碌的大明星,当然要多照顾对方一些,配合好他们的安排。

         但宾主尽欢地谈到了最后,阮爸却是出人意料地坚持提出了一个要求。“这些我都同意,但有一点,我希望婚礼前后不要再给小靳和青青安排工作,让他们彻彻底底地享受这一段时间。”

         阮爸的提议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阮青青在微怔过后,霎时间就体会到了阮爸的关怀之意。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竟然不是从婚礼怎么办来的,而是真切地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一个美好的过程和体验。

         这句话,瞬间就让阮青青忍不住有一些眼睛酸涩,泪意潺潺。

         她起身环抱住阮爸的肩膀,应声道:“爸,你放心吧,最近没有工作,我这轻松着呢。”这样不自觉间流露出来的亲昵神态,却最是让对面的两个男人心生感慨。

         靳老先生和张明濯齐齐望向靳白,眼神之中默契地都带上了一点点渴望和温暖,让靳白无法视若无睹。他泰然地为两人倒上了一杯茶,虽然没说什么,但这暖情的举动倒是给予了他们不少的安慰。

         两家商量好婚事之后,阮青青就践行了对阮爸的诺言,彻底地将自己的这段时间空闲了出来,没有再安排任何工作。反倒是靳白这段时间,神出鬼没了起来,总是见不到人影。

         阮青青心想,他多半是在忙着《闺蜜合伙人》后期制作的事情,眼瞧着暑期黄金档即将来临,电影要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就此上映才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她也没有过多地打扰靳白的工作,反而在这段休息的时间里面,在阮家餐馆里帮忙,一时间所有的餐馆老顾客就欣喜了起来。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像阮青青这样声名鹊起的大明星竟然还会亲自承担起端盘子、递菜单这样的工作,齐齐地不禁为她点赞。

         许多影迷们更是冲着一睹她真容的目的,一起奔向了阮家餐馆,霎时间餐馆的门外大排长龙,好评如潮。

         阮爸和阮哥□□乏术,简直就快要忙到三头六臂,晕头转向。阮青青一见此状,径直将外场的工作交给了服务员,自己系上围裙踏入了后厨,亲自帮忙制作起菜肴来。

         立时,餐馆的老顾客就从菜品中发现了不同,这种突然出现的细腻口感顿时赢得了不少人的好评。微博上,更是掀起了新一轮轰轰烈烈的热议。

         “这道菜真的是二青做的吗?好吃到爆了!”

         “眼馋……二青的好厨艺先前在《厨神争霸》节目中就展现过,和专业级的大厨不相上下。”

         “这些菜不仅是好吃,更是良心价!阮妹子炒得菜,和原来餐馆的定价都是一样,并没有加价。何况她家的菜肴一向是走量大实惠味道好的风格,不贵又好吃,真真是良心餐馆!”

         “麻蛋!楼上说的我也好想去,排了好几天就是排不上号,你们到底都是几天去排队的,太不科学了!”

         “说实话,早晨五点,餐馆没开门就在门口等着了,但是绝对值得期待!”

         网上的评论火爆如潮,更加是吸引了更多的人冲着阮家餐馆慕名而来。阮爸和阮哥在忙得脚不沾地之后,终于作出决定,必须要再次扩大规模!

         对此,阮青青当然是双手赞成,准备揽下这个活儿,帮阮爸分忧。但没想到她刚一行动,助理袁朗就捧着一个文件盒递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这个眼熟的文件盒,阮青青不禁有些莫名的熟悉,恍然想起了当初靳白在山顶求婚递给她的那个盒子。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沉静地接过了文件盒。没想到,里面的东西出乎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