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4|134.123
    对靳白来说,刷存在感从来都不是一个难事。所以当他终于走出船舱,踏上甲板的时候,所有人一时都吃了一惊。

     肩宽腿长,浓眉大眼,身材劲瘦,虽然在外国人看来体型偏瘦,但是丝毫不能掩盖他的气场。

     行走之间,赫然是一个大写的荷尔蒙。

     何况,这人格外精心打扮了一番。硬挺的西装,笔直的长裤,立时就让甲板上的外国人就不吝啬欣赏之意,齐齐发出了赞美。

     “噢,这男人真帅!”

     “真是极品,我可以去要个电话吗?”

     “……他身边的女人是谁?!”

     靳白长臂一伸,将阮青青的腰间搂住,明晃晃地昭示自己的主权。

     阮青青一呆,不禁转首看向他,只见他回了自己一个明朗的笑容。

     “……”

     长得好看有理啊?敢不敢把爪子从她腰上拿开!

     不论阮青青在心里如何吐槽,靳白已经达成了他的目的。等船踏入冰冷的海面,就连呼出的空气也是凌冽的气息时,靳大经纪人已经彻底地同船上之人打成了一片。

     时不时地打个桥牌,来个沙龙聚会,一起谈天说地,小日子过得正是惬意极了。

     正当他全然摆脱晕船状态,准备重新考虑起某些事情的时候,南极大陆却是悄然而至。冷冽的空气,巍峨的冰山,静谧的大海,猛然让人所有的心神都沉静了下来,更何况还有摇摇晃晃的企鹅等萌物,更是让人精神振奋,大为惊喜。

     哪怕是严寒和冷风,也抵挡不了这样的喜悦。阮青青看得满心欢喜,让人沉醉,瞬间就像是来到了世外桃源一样,脱离了所有的烦恼和忧愁。

     更何况,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没有镁光灯,没有摄像机,没有随时随地跟拍尾随的狗仔和记者,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放松了下来一口气,沉浸在大自然的愉悦当中。

     阮青青一如靳白所想,满心满怀都是纯然的愉悦和放松,眼眸里赫然都是惊喜交加,他便知道这趟南极之旅来的没错。靳白第一次拿起了摄像机,亲自执导拍摄一部纪录片。他的镜头仔细记录着风土人情、每一点景致和风貌,就像是一个摄像大师一样,沉浸在了镜头的艺术中。

     他找到了新的乐趣,反倒让阮青青蓦然松了一口气。每天晚上同睡一床什么的,压力不要太大,简直就是把刀尖悬在了她的头顶上,让她战战兢兢,不敢放松警惕。刚上船的那段日子,由于靳白晕船,每日的身体状况欠佳,所以阮青青并没有多大的压力。

     而现在,靳白的身体全然已经好了,彻底地让阮青青提起了心。她生怕招架不住靳白的行动,所以每晚都把自己在被子里裹得紧紧的,像是一只蚕茧一样层层地包裹了起来。

     这样的小心翼翼反倒是让靳白不禁摇头失笑。他便遵从着她的意思,没有硬生生地戳到她的敏感处,而是用更加春风化雨般的态度软和地对待她。

     殊不知,这彻底地让阮青青汗毛耸立!

     靳大经纪人天天对她笑得一脸温柔,是怎么回事?怎么看都是在盘算着某些主意啊!

     在这种颤颤巍巍的警惕心之下,终于南极之旅到了最后的终点,阮青青和靳白双双返回了国内,踏上了华夏的土地。冷冽的空气,瞬间转换成了微微有些燥热的天气,让人倍感怀念。

     而阮青青一下机之后,倒是发现蹲守在机场周边对自己围追堵截的媒体和记者们少了许多,先前热哄哄一拥而上的采访大军遥遥不见,这让阮青青霎时间就起了不解之心。难道新闻热度散的这么快?

     她回到工作室一问,才发现最近娱乐圈里赫然发生了一件大事——过气了n年的华夏女明星蒋芳菲主动站出来,说出自己曾和国际影星张明濯有一段情。

     阮青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

     站在她面前的助理李圆圆,说的兴致盎然,唾沫横飞,“这件事太有意思了!蒋芳菲自己主动跟媒体爆的料,并且将两人的交往细节说的一清二楚,就连在床上曾经用过什么姿势都大大咧咧地说了出来。这下子,彻底地引爆了圈里的关注!现在无数的媒体正东追西跑地跟在了蒋芳菲身后,想要采访到更多的料呢!”

     阮青青一听,敏感地抓住了她话语中的漏洞,飞快地问道:“媒体只跟着蒋芳菲,那张老师呢?”

     李圆圆叹了一口气,“张老师也不见了,媒体从海关那边了解到他并没有离开华夏,可是偏偏所有人都找不到他的行踪。”

     这句话不禁让阮青青心里一怔,震惊的同时亦是担心他的状况,倒是对这种博人眼球的新闻真实度一点都不相信。

     然而,当她看到靳白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却发现他是始终沉着脸,一语不发,神情严肃,立时就让所有人自动消了音,该干嘛干嘛去。阮青青心里一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安慰一下,只见工作人员小丁轻手轻脚地端来了热腾腾的一杯茶,递到了她的手里,努力拜托道:“老板娘,麻烦您把这杯茶送进去吧。”

     阮青青:“……”

     对着小丁诚恳拜托的眼神,阮青青的嘴唇蠕动了几次,却最终收住了话头,接过了茶杯。

     “叩叩!”

     刚敲开靳白的办公室,一句冷峻的话就抛了过来,“出去,别打扰我。”

     阮青青怔了一秒,脚步坚定地将茶杯放在了靳白的面前,反身向门口走去。一直低垂着头的靳白这才意识到阮青青的到来,他仓促地起身,一手拽过了她离去的身影,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抱歉道:“对不起。”

     阮青青刚才被他拽的那一下子,手腕有些生疼,心知他的心情实在是不好。于是,她干脆就顺势坐在了沙发上,抬起眸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靳白轻笑了一声,摇首道:“没事。”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对上阮青青始终直视的眼神,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将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她。

     阮青青拆开文件袋,赫然发现里面竟是一沓子照片,全都是数年前的老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显然就是张明濯和蒋芳菲。那时,两人都年轻气盛,青春靓丽,即使是在这么多年的照片封尘下,亦是掩盖不了两人的姣好容貌和灿烂笑容。

     尤其是两人之间那种轻松愉快的笑容,不知不觉间让人有些怀疑他们的关系。

     阮青青一一翻看着这些照片,呼吸停滞了一秒,问道:“这照片是真的吗?”

     她知道娱乐圈里ps作假的事情不在少数,所以这些照片完全可能就是某些有心人故意造假的。

     然而,靳白却是垂眸低声道:“我找人鉴定过了,是真的。”

     阮青青一惊,却听见他又接着说:“而且这些照片的拍摄日期,都是他在华夏待过的那段时间。”

     这句话才是最为致命的关键!

     张明濯在华夏待过的时日不长,但是早早就和靳白的母亲成为了恋人。如果照片上的事情是真实的话,那可就说明彼时的张明濯根本就是脚踏两条船。这怎么可能?

     纵然和张明濯接触的时间不多,但阮青青亦知道一些他的为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会作出这些事情来。她急忙问向靳白:“你联系张老师了吗?他怎么说的?”

     让她意外的是,靳白竟然是缓缓地摇了摇头。“他手机关机了。”

     阮青青一愣,恍然想起自己好像有张明濯助理的电话,立时从手机中找了出来,打过去一问,只听助理急急地说道:“张老师一个人去靳家老宅了,你们快赶过去吧!”

     “!!!”

     这个消息齐齐让二人一惊,全然想不到这时候张明濯去见靳老先生做什么?外面的传言如此混乱,恐怕靳老先生早就暴怒不已,等着找他的麻烦了。怎么他就自投罗网,径直找上门去了呢?

     靳白蹙紧了眉头,飞快地拉着阮青青开车前往靳家,走到宅院里的时候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紧张,所有的师兄弟们都赶回来了不说,更是沉默地守在了院子里,低头聊着什么。

     见两人走过来,老五快步迎了上来,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听到消息了?”

     靳白微微颔首,面上不动声色。

     阮青青却悄悄感觉到自己被握住的那只手,有些生疼,可见他的心里并没有面上那么的平静。

     老五深呼吸了一口气,道:“那你们快进去吧。”

     这句话让阮青青的心里蓦然一紧,不知道屋里有什么在等待着她。拔剑张弩还是分庭抗礼?

     然而进屋之后见到的情景,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所料。

     她惊诧道:“张老师,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