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5|134.123
        听到她的声音,张明濯回首露出了笑容。

         阮青青猛然松了一口气,和靳白一起抬步走了过去。凑近了才发现,他的面前赫然正摆着一桌的相册,正在和靳老先生坐在一起翻看。

         “青青来了啊!”靳老先生含笑招呼道,“快来看这个,靳白小时候的照片。”

         阮青青顿时眼前一亮,快步走了过去。只见桌面上琳琅满目的相册,包含了从靳白婴儿时期到青年时期的全部照片。既有板着脸沉默看着镜头的小小少年,又有咧着嘴笑得开怀的大头娃娃照,眉眼间依稀可见现在的影子,但是神态举止完全不同。

         “哈哈哈——“阮青青笑得一时停不下来,这些照片简直是太魔性了,让人捧腹大笑。

         靳白:“……”

         “啪!”他扣上了相册,收到了一边。

         阮青青顿时忍不住笑道:“嘿,我还没看完呢,再多看一会儿吧。”

         靳白咳了一声,轻声道:“晚上给你看。”

         有他的一句承诺,阮青青这才笑着放过了他。“张老师,您今天是特意来看照片的?”

         阮青青问的小心,张明濯却是答的坦然。“是啊,小宝一岁之后的照片我都没看过。”

         这句感慨,瞬间让人回想起了他的坎坷经历。自靳白一岁以后,便被抱回了靳家抚养,张明濯也被迫离开了华夏,重新回到了r国。之后,两人再无交际。

         张明濯又何能亲眼见证靳白的成长过程呢?

         想到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沉默,一时间气氛也重新冷了下来。

         阮青青有些后悔刚才自己问错了话,此时不由打圆场说道:“时间过得这么快,眼见就晌午了,你们想吃什么?”

         老中青三代人齐齐望向她,眼神都是出奇的一致,全都是一副哑然失笑的神色。

         阮青青却是神情自若,笑弯了眼睛说道:“你们不说,我就自己决定了。”

         三人同时点点头。

         完全同步的动作让阮青青不禁粲然一笑,按照自己的想法走进了厨房。

         靳家老宅的厨房空间甚是大,老五和几个师兄弟正猫在厨房里面,一人拿着一条水灵灵的黄瓜啃得兴致勃勃。

         一见阮青青走进来,顿时一惊,仓然把剩下的一截黄瓜往身后一扔,一起站了起来。

         老五急忙问道:“他们谈完了?”

         阮青青摇摇头,把摆在外面的菜篮子和冰箱里翻翻看看了一通,并未说话,霎时间就急得老五一脑门的汗。

         “哎,嫂子,他们到底谈的怎么样?有没有吵起来?还是说动手了?”老五一连串地发问道,跟在她的身后团团转。

         阮青青被他晃得头晕,“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一句话,让喋喋不休的老五终于沉默了。

         为了照顾老人家清淡的口味,阮青青并没有做什么重口味的菜肴,反倒是做了一些家常口味的清粥小菜。

         清灼菜心,香菇油菜,清炖羊肉,鲜鱼汤,都是最最鲜嫩的食材,亦是最简单的口味,但是餐桌旁的人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尤其是那道鲜鱼汤,鱼汤清澈奶白,鱼的鲜度和嫩度都是正好,一点点葱花和胡椒点缀,却让人回味无穷。

         就连一向少食的靳老先生也多喝了几碗,忍不住赞叹道:“这么舒服的口味好久没有喝到了。”

         张明濯也同意他的看法,“吃多了外面的饭菜,倒让人觉得这样家常的味道最是怀念。”

         靳大经纪人虽是没说什么,但是一脸满足。

         一桌美食下肚,很好地和缓了现场的气氛。几人没有开诚布公地谈起张明濯最近大火的绯闻一事,反倒是说起了阮青青和靳白的婚事。

         这边,靳老先生念叨着要尽快去亲家那里,拜访一番。那边,张明濯就说起来要给两人的婚礼全权出资,将一应事务包揽下来。

         话赶话说得飞快,简直让人拒绝不得。

         阮青青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两人已经谋划好要生几个孩子,接产的医院选在哪里,贴身照顾的保姆要挑选什么样子的人,等等,赫然已经将计划做到了数十年后。

         两个长辈兴致勃勃,说得高兴,倒是让阮青青不好意思插话,只能面上扬起淡淡的笑容,餐桌下狠狠地冲着靳白踢了一脚。

         “唔。”靳白顿时吃痛,回首看过去,只见她正悄然打着眼色,示意他开口停下这个话题。

         靳白不由一笑,在餐桌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拢在了自己的掌心里,温热的气息顿时就通过他的手掌传递了过来。

         阮青青:“……”

         她彻底呆住了,只想知道他在干什么啊?这么明目张胆地吃豆腐好吗?

         见她马上就要炸毛了,靳白低首一笑,凑近了她的耳旁,轻声说道:“长辈赐,不可辞。”

         这句话让阮青青彻底无奈了。她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就因为如此,她才特别不好开口打断靳老先生和张明濯两个人的谈话。

         许是看出了两人的无聊,靳老先生笑呵呵地说道:“你们不用陪着我们两个老头子了,有事就去忙。”

         阮青青看着张明濯囧囧有神,他明明高大帅气,外形俊朗,说是三四十岁也有人相信,却没想到被靳老先生的一句话就打入了老头子的行列!

         就连张明濯本人亦是哭笑不得。但他还是好脾气地对两人笑道:“放心,你们先回去吧。”

         一听此话,靳白干脆利落地就起身告辞,带着阮青青直接离开。

         然而阮青青却是对张明濯怎么搞定靳老先生,让两人相安无事、和睦相处十分的惊诧,险些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

         殊不知,两人离开之后,一场大戏才迟然揭开了序幕。

         眼瞧着,一场混战即将上演。

         靳老先生收起了唇边和煦的笑容,一双微阖的眼睛直直地对视着张明濯,沉声道:“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