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黑芝麻糊豆花
        借着张一茹的坑爹事件,阮青青在网上小火了一把。

         先前,网友怎么骂阮青青的,现在就怎么还到了张一茹的身上。#张一茹滚出娱乐圈#的话题,立刻被顶上了微博头条。

         时代传媒公司顶不住网友们的巨大压力,只能把被黑成翔的张一茹雪藏,将她手头上的各项工作都暂时停下。

         而事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阮青青,却借由网民关注的契机,顺势开通了自己的个人微博。

         她的第一条微博,就放上了一张美食图片。

         一个粗瓷大碗里盛满了嫩滑的豆腐脑,上面洒满了虾皮、紫菜、榨菜、葱花,淋上浓香醇厚的鸡汤,配着烧饼、油条,阮青青笑容爽朗,大口吃得畅快淋漓。

         网友们还没来得及感叹这姑娘性情直爽、吃相豪放,就发现靳白紧跟着发出了一张截然不同的照片。

         靳白的微博图片上,放了一碗白白嫩嫩豆花,豆花表面堆满了煮得软绵的花生瓣、椭圆爽滑的地瓜团、软软烂烂的红豆粒,在深褐色的红糖浆汁儿的映衬下,让人食欲大开。同时,他写下了一句话,“我只吃甜的。”

         网友们顿时炸了。

         “豆花当然要吃甜的,咸豆花是什么鬼?从小到大没见过!”

         “在大学食堂里面吃过一次甜豆花,直接倒扔了半碗,从此以后就手动再见……”

         “怎么大家都只关注甜的、咸的,没有人支持辣的吗!豆腐脑上面浇上一勺子红彤彤的辣椒芝麻油,才是真绝味!!!”

         这场甜咸大战沸沸扬扬,当天就上了微博热搜。而阮青青的人气,也随之不断攀高,连带着《深夜食肆》这部网络剧也开始未播先火。

         张导的心情大好,接连几日在片场都是笑呵呵的,带着全剧组上下都轻松欢快起来。

         在这种氛围下,阮青青的表演状态越发娴熟自如,找到了前世得心应手的感觉。

         “!”

         细雨淋漓的深夜,彻骨的寒气透过门窗缝隙悄然侵入,丁小碗无聊地坐在吧台后面,忍不住朝着手上呵了口热气。

         老丁走出厨房,看见此景,不由皱着眉敲了一下她的头顶。“怎么不开空调?”

         丁小碗嘿嘿地笑了两声,“又没有客人,省点电费嘛!”

         老丁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你呀——”

         他打开空调,调高温度,摸到空调口里徐徐吹出了热风,才转身走了回来。

         不一会儿,丁小碗就暖和了过来,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奕奕的状态,三步两步凑到了老丁身边。“老丁,冰箱里不是留了一小盆豆腐花吗?反正今晚没有客人了,我们热热吃了吧?”

         老丁见她像只小猫一样跟在自己身后,哼哼唧唧地软磨硬泡,不由就想发笑。但他偏偏又想逗她一逗,所以故意在脸上板出一副固执冷硬的面孔,就是不开口答应。

         “老丁——”丁小碗说得口干舌燥,却怎么都得到不回应,不免有点泄气。

         恰逢此时,食肆的大门被推开了一小个口子,屋外的冷气顺着门缝席卷而至。只见一把雨伞被收起,一个背着书包的中学生站在了门口,抬眼看到没有客人的空荡景象吓了一跳,半只踏入屋内的脚犹豫得不知道要不要退出去。

         老丁拍拍小碗的肩头,“快去招待客人。”

         丁小碗委屈地耸了耸鼻头,走到吧台前招手道:“欢迎光临,伞放到门边的箱子里就行。请这边坐!”

         温暖和煦的灯光下,丁小碗活力满满的笑容震得男生有些发懵,按照她的指示一步一个动作,不知不觉地就坐到了吧台前面。

         “想吃什么?”丁小碗递上一杯热茶和餐具,问道。

         他局促不安地挪了挪屁.股,涨红了脸问道:“最便宜的是什么?”

         丁小碗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眼,眼神在他洗到发白的旧校服和书包上一转而过,瞬间兴起了一个念头。“黑芝麻糊豆花,天冷吃这种热乎乎的东西最好了,3元钱一碗,可以免费续加。”

         中学生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到她笑意冉冉的目光里充满了真挚和欢快,不由放下了戒备,舌头打结地说道:“那、那就来一份这个吧。”

         “好的,请稍等。”丁小碗高兴坏了,蹦跳两下就往厨房里面蹿。

         看到老丁在后厨里忙活的背影,她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故意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客人点了黑芝麻糊豆花,因为是中学生,所以我招待他可以免费续加。”

         老丁手头的动作停顿了一秒,哪有不知道她的小心思的,明明是想借着续加的由头,自己偷偷喝上一碗。他忍着笑意没有戳破,答应道:“好。”

         丁小碗顿时乐呵呵地咧开了嘴,看到老丁转身急忙又收起了笑容。

         “我帮你吧?”她挽起了袖子,正了八经地说道。

         老丁也没有拒绝,将一小袋黑芝麻递给了她。“帮我炒下黑芝麻。”

         她熟门熟路地开了灶火,放上一口平底锅,用小火烘干了锅里的水后,倒入黑芝麻,用木勺慢慢翻炒。在小火烘焙下,一粒一粒黑芝麻被炒得黝黑发亮,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丁小碗才关掉火,将炒好的黑芝麻倒入了一个干净的搅拌机里,碾碎成粉末。

         老丁接过平底锅,继续在火上细火慢炒着糯米粉,直至炒到微微发黄后,才和黑芝麻粉掺和在一起,加入白糖和少许冷水调开,然后又倒入沸水冲成稠稠的芝麻糊。

         洁白的瓷碗里放入一大勺豆腐花,兑入半碗热气腾腾的黑芝麻糊,黑白相衬,引人注目。

         丁小碗将黑芝麻糊豆花递到了男生面前,浓郁喷香的味道立刻勾起了他的食欲,肚子里面顿时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咕噜一声。

         丁小碗忍不住咧嘴笑了一下,急忙用手掩住,返回了后厨,没好意思打趣满脸通红的男学生。

         看到老丁背对自己正在收拾厨案,丁小碗偷偷摸摸地顺了一只碗,盛了大半碗豆腐花,又浇上了满满一勺黑芝麻糊,然后捧着碗点着脚尖溜了出去。

         老丁转过身,看到她轻手轻脚的背影,摇头低笑了一声,拿起一盒白糖和一把勺子跟了出去。

         走到厨房外面时,丁小碗捧着一大碗豆腐花捧得手都酸了,“啪”的一声将碗放在了吧台上,震得吃得正欢的中学生抬起了头。

         他看到那个明显比自己的大了一圈的碗,嘴唇蠕动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丁小碗有些不好意思,眼神俏皮一转,说道:“这豆花是我们自己也吃的,保证真材实料。”

         中学生尴尬地点点头,继续埋头苦吃。

         她松了口气,心思又转回豆花上,才发现自己办了件傻事。

         竟然紧张的没有拿勺!难道让她用手吃吗?

         在重新回厨房拿勺子和被老丁严厉批评之间踌躇了一小会儿,丁小碗悲痛地端起了碗。

         不就是没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直接就着碗边,大口大口地喝起了芝麻糊。香浓爽滑的黑芝麻糊刚一入口,就绽放出浓郁的香气,舒缓了味蕾,然后在嘴里一抿而开,化成一股热乎乎的细流,熨烫得全身上下都暖和了过来。

         丁小碗吃得投入满足,而一旁捧着空碗的中学生已经看呆了,没想到俏皮可爱的她吃起来如此豪放不羁。

         老丁走出厨房,看到这样子,不由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好看的纹路。

         他将一柄勺子悄悄放在她身前的桌子上,接过中学生的空碗,又走回厨房替他盛了一碗。

         中学生急忙起身谢过,好奇地与他闲聊道:“老板,这是你女儿吗?”

         老丁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丁小碗已经放下了碗,接口道:“我是来打工的。”

         中学生不可思议地望了她一眼,看着她青春活力的脸庞有些怀疑,“你多大了,不上学吗?”

         小碗顿时愁眉苦脸的拉耷了下来,配着嘴唇上方的一圈黑芝麻糊,看起来格外喜感。

         中学生忍不住扑哧一笑。

         丁小碗气得拧着两条眉毛瞪他。

         “卡!”张导立刻高喊一声。

         扮演中学生的年轻演员蒋少东干脆放声发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指着阮青青道:“哎呦喂,你脸上的表情太有意思了,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喜剧天赋呢!”

         蒋少东是阮青青大学四年的同班同学,相互之间特别熟悉,倒不存在放不开的问题。但熟人之间搭戏也有麻烦,那就是特别容易笑场。

         阮青青一脸无奈,将两条眉毛换着拧了一个方向,“蒋同学,严肃点行不?我看你都快笑岔气了!”

         蒋少东狭促地做了一个鬼脸,“岔气了你给我揉揉?”

         阮青青呵呵笑了一声,转手将喝过豆花的空碗掀翻扣在他脑门上。“想的美!”

         旁观的靳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