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110.102
        靳白怒极反笑,沉沉地望了张明濯一眼。却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身后反倒是传出来了一句轻笑,“哈哈,张老师说的对极了,你是需要吃点药。”

         一只手掌果决有力的一推,霎时间就将他毫不留情地扔出了门外。

         “啪!”

         房门抵着他的后背被狠狠地关上。

         靳白整个人都是一愣,不可思议地扬着眉眼惊讶道:“这都是跟谁学的?”

         紧闭的房门当然无从回答他的问题,可见屋主阮青青果决的心意。

         靳白只好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即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个人型的大块阻拦物还守在自己的门口,就连他想视而不见都不可能。

         “劳烦请让让。”靳白垂眸低声道,脸色微不可见。

         张明濯下意识地听从他的话,往旁边退让了一步。紧接着意识又快速地反映了过来,立马往原处踏了一步,结结实实地将房门堵了个严实。“小宝,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身子虚不虚?明天我给你带点人参、鹿茸补品来?”

         眼见这人要说个到底才罢休,自己是躲不过去了,靳白干脆双手插兜,抬起头道:“不用您费心了。”

         他说的格外客气,更是显得两个人生分。

         而张明濯显然是不会被这一点冷淡所动摇,笑呵呵地接着他的话道:“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靳白:“……”

         怎么都觉得越发头痛,某些人简直是牛皮膏药,打都打不走!

         “哒哒哒——”一声轻快的脚步声似是小马达一样,顺着走廊跑过来。靳白不由闻声望去,只见助理李圆圆拎着一大袋子散发着香气的食物盒,满脸是汗的跑了过来。

         他顿时眸光一沉。

         李圆圆在他的严厉视线之下,莫名地缩了缩身子,试图将自己圆滚滚的身体缩成一团,化作走廊的背景,让他看不到。

         可这显然是不太可能。所以,她能做到的,也只是将手中的食物袋向身后藏了藏,试图掩盖在自己的身体之后。

         靳白不觉叹了口气,问道:“阮青青让你买的?”

         李圆圆顿时警觉地摇了摇头,牟足了劲道:“是我,我想吃夜宵。”

         “……”

         虽然这妹子傻了点,但好歹是个忠心的。于是靳白便抬手放行道:“好,去吧。”

         这一声发话让李圆圆不由自主地长舒了一口气,急忙点点头,转身沿着原路跑走。

         靳白一时无话可说,回眸对上自己身上的这个高大的人型障碍,只好道:“休息吧,晚安。”

         这和缓的话语让张明濯也颇为不习惯,半天憋不住来一句,“晚安。”

         “啪!”房门已经在自己门后被关上。然而,张明濯的心情却渐渐欢快起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最终演变成春光明媚的大笑。

         “哈哈,小宝跟我说话了。”他开心地笑着念叨,一边开心地在走廊上蹦起来脚,一边飞快地奔跑着向着楼梯走去。他激动的心情已经彻底爆表了,必须下楼跑上几圈才能够完全抒发出来。

         他欢快的跑步声慢慢远离,而房门内侧站着的一个身影却有些凝固。时至今日,靳白仍旧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

         从前,他一直以为分隔千里、各自安好便是最好的选择,而现在张明濯跨远千里而来,想要重新找回的东西显而易见。这能够成功吗?

         靳白不知。他微微垂首默然,想起张家、靳家那些越来越多的动作和交锋,顿觉得未来不可预测。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第二日电影剧组里就发生了意外。这一日前面的拍摄相当顺利,演员都在状态,好几幕戏都是一次过,让所有人都以为万事顺利,可以放轻松等待早早收工。

         不少人已经暗暗在心里计划着,一会儿约上几个朋友吃个饭,收工后去澡堂子泡个澡好好放松什么的。不知不觉间,神情间就带上了一点放松。

         却没想到,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

         彼时,阮青青饰演的许明月刚被许明朗从关着房间里救出,想赶往县衙,即被一伙黑衣人紧追不舍。

         匆促之下,明朗驾着马车,将许明月藏匿之后,自己匆匆引开了大部分的追逐者。但还是有漏网之鱼,追上了许明月的步伐。

         最终,她被逼向了一处高崖。

         面对着数道雪亮的刀锋,许明月不愿屈辱受俘,便只好决然地选择只身跳崖。却没有想到,在跳崖的这一刻,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紧跟着她一跃而下。

         竟然是展鸿!

         他为什么会这样做?许明月心里充满了不解。

         这段跳崖戏当然是在片场内部所拍,用威压吊在演员的身后,然后用绿幕背景上跳下,后期用合成的方式还原真实场景。

         按理说,绿幕的跳台不过三米高,从上跃下的危险性并不大,只需要演员在滞空的短短时间内作出漂亮好看的动作和表情。

         而威压下降的速度并不快,就是为了让演员们有充分的时间表演。

         所以,当看到威亚上的阮青青霎时间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急速地往下坠落时,所有人都傻了眼。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之内,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和反应。

         “青青!”

         幸好紧接着跳下来的张明濯身上的威压并无问题,手疾眼快之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衫,阮青青下坠的劲头顿时一滞。

         她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但是薄薄的纱质外衣并不结实,在一个人的重量牵扯之下,猛然间“唰”的一声裂开,眼见那半边衣袖就要沉势往下坠去。

         张明濯紧急地往前一扑,揽住了阮青青的身体,但两个人的猛然下坠的速度极快,那根纤细的威压吊绳根本就阻拦不住。

         只见轰然中间,两个揽在一起的身影就急速地砸向了地面。

         “砰!”

         两人重重地落在地上的保护垫上,发出沉闷的重响,静止不动。

         “快,救人!”

         “快快快!”

         “叫救护车!”

         片场众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七手八脚地想要把两个人抬起来,却发现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痛呼,顿时就不敢下手了。

         “张老师?”

         “青青?”

         “怎么样,能动吗?”

         离得最近的现场导演急急地问道,却猛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斜歪,被人大力地推到了一边。他怒火的心情刚想开口喝斥,回头就见到那人是一脸铁青的靳导演,靳白脸色难看的让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众人在他的指挥下,轻手轻脚地将身形覆盖在上的阮青青小心搬开,只见她双目紧闭,一脸惊惶,直至被抱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才缓缓地回过了神。一睁开眼睛,就忍不住问道:“张老师呢?张老师怎么样了!”

         她十分清楚,刚才摔下来的时候若不是有张明濯为她垫在下面,那么轻则受伤,重则可能危及生命。三米的高度虽然不高,但是猝不及防跌下来可不是小事。以往,亦有小心大意伤到脊椎和颈骨的事情,都给演员的后半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张老师,您还好吗?我们能扶您坐起来吗?”剧组众人提心吊胆地围在张明濯周围,小心翼翼地问道。反倒是对他躺在地上的身体,不敢轻易移动。

         “没事,扶我起来吧。”张明濯脸色苍白,微微哑着嗓音说道。

         众人一见他精神状态还好,分明是能够自己说话,全都松了一大口气,仓乱地齐齐伸手将他小心地扶了起来。

         却没想到,张明濯刚一坐起来,脸色就更加惨白得厉害,就连额上也冒出了涔涔的冷汗。偏偏他的表情毫无异样,却在轻轻地呼吸一口气的时候,仍不住突然咳出了血沫来。

         这一下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张明濯缓缓伸手在唇上擦了一下,低沉着声音道:“没事,可能是断了根骨头。”

         !!!

         这怎么能叫没事?!

         一时间,所有人都慌了神。有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有匆忙为他做应急措施的,还有紧急疏散人群封堵消息的。要知道片场周围可是埋伏了不少的娱乐记者和狗仔们,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还不闹翻了天去!

         什么“两大主演身负重伤,《女医》电影拍摄告急!”,什么“剧组安保措施不到位,导致重要演员纷纷受伤”,等等。要是这些消息传出去,电影的拍摄可是彻底完了!

         一惊之下,所有人都纷纷忙碌着各自的活。唯有靳白揽着阮青青坐在张明濯旁边,沉默不语。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已经是波涛汹涌,狂风欲起。

         阮青青冰凉的手脚恢复了一点点力气,忍不住向张明濯那里凑了过去,带着哭音说道:“张老师,谢谢您救了我。要不是我,您也不会受伤。”

         哪知道张明濯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但似乎这个动作亦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脸色顿时白得不见血色。

         “没事,我保护你是应该的。”

         “别说话了。”靳白脸沉如水,看着张明濯脸上犹然浮现出来的笑容,恍然觉得心痛到麻木,似是一根根尖锐的针尖在不断挑动他的脑弦。

         “你——”